ZENLET 不只會設計很潮很好用的行動錢包,也關心社會議題,認同「在多元平權的路上,沒有人是局外人」。

為了以行動支持與響應 11 月 24 日的婚姻平權-兩好三壞的公投,ZENLET 團隊特別選在這個別具意義的月份,推出了「We&ME 分享愛」系列企劃,以「愛」為出發點,探討「多元平權 #loveislove」、「女性自主 #tothegirls」、「無差别的愛 #equallove」三個主題,推出了「月夜 Moon」、「白晝 Blanche」、「絢彩 Hue」三組 ZENLET 2 系列面板設計

在社群號召票選自己最喜愛的面板設計,除了配合抽獎活動之外,最高票勝出的「月夜 Moon」設計更是得以於 11 月正式量產上市;吸引了逾千名網友的熱烈參與,成功帶起大家對於多元平權議題的關心及宣導。

三款面板設計分別為:「月夜 Moon」(上),「絢彩 Hue」(中),「白晝 Blanche」(下)

ZENET 深信希望藉由這次有意義的活動,為這個已漸植人心的產品與品牌,加添更貼近時事的設計,拉近與消費者之間的距離,體現出關懐社會、大膽創新、不斷求變的精神。而在 We&ME票選活動中勝出的「月夜 Moon」款面板與錢包,也將於 11 月 1 日起於 ZENLET 官網與部份實體店面同步販售。

We&ME 面板票選活動由「月夜 Moon」拔得頭籌

跨領域專欄作家-簡維萱分享對於愛的定義與想法

簡維萱,相信有些人不陌生,卻也不似那麼瞭解。藉由這次企劃讓 ZENLET 團隊有機會再度與跨領域專欄作家-簡維萱合作,透過專訪的方式,帶領我們更深入了解有關「簡維萱」這個人以及其對於愛的定義與想法。

以下是 ZENLET 團隊(以下簡稱:Z)專訪再次和 ZENLET 團隊合作 We&ME 分享愛系列活動的跨領域專欄作家-簡維萱(以下簡稱:維)的完整專訪內容。

Z:請簡單自我介紹一下,讓大家更能認識你

維:大家好!我是簡維萱,我會認同自己是一個出櫃的男同志,我從 20 歲的時候開始寫男同志的專欄,專欄的主題主要是跟性別平權相關,有時跟動保相關,(註:簡維萱為台大獸醫系畢業)因為現在想做不一樣的事情,所以現在是在藥廠當一個上班族。

Z:個人部落格「交患練習」當初成立的契機跟命名由來?

維:「交患練習」主要是因為我去法國交換之前 2014 年所成立的。那時候我寫的比較是關於自己在私人情感的一些想法與經驗。交患練習的「患」我使用的是「患難」的「患」,我認為其實焦慮是我們人組成的非常基礎的一個成分,有時候我們的這些焦慮,它可能其來有自,但你也不知它到底是從何而來,但是你就是要學習去跟它相處,要如何學習去跟這種患難或是焦慮去打交道,這就是「交患練習」的由來。

Z:最近喜歡或關注的作家或是作品?原因是?

維:我昨天看了一部「誰先愛上他的」,就是台北電影節的影后以及影帝的作品。我覺得這個故事,它其實處理了三條軸線,包括:同志婚姻、同妻、還有同志父親。它不是用一種非常宏大的敘事去鋪陳,反而是用一種小人物的情愛,去把那些細節很仔細得描繪出來。

我認為它在這個時代裡面很重要的意義,可能我們都知道婚姻平權或者是平等、民主,其實是很政治正確的說法,但是我們並不知道,這些東西如果在我們真實人生,它到底會是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它到底會有多重要,它到底會讓我們之間的情愛發生什麼樣的關係,所以我蠻推薦大家可以進去電影院去看的。

Z:這次的心系列面板主題都是圍繞著「愛」這個字,你個人對於愛的定義以及看法?

維:我很喜歡的一個作品是「背離親緣」,它是美國的一個報導文學作者(安德魯・所羅門)所寫的,這個作品是去採訪了很多的,各式各樣不同的家庭,有些可能是精神分裂、有些跨性別、有些是不能夠說話的人。他們雖然每個小孩都是大相逕庭,非常不一樣,異於平常人的小孩,他們的家人要怎麼樣能夠去組織,並且能夠去發展超乎常人的愛?。

他在作品的最後就有提及到,他認為愛,它是一個不斷擴張,可以無限複製的概念。他認為:如果我能夠獲得上帝的愛,那我同時也能把獲得上帝的愛去愛同樣各式各樣不同的家庭。那我認為,這就是我覺得蠻呼應到我自己對於愛的理解跟想法。

Z:講到自我認同的部分,在這一塊的成長經歷跟經驗。中間有沒有遇到什麼比較挫折、打擊比較大的事件,而最後又是怎麼樣的轉機讓你對於自我認同更加明確?

維:我在還是身為一個同志青少年的時候,我對於自己的認同其實還不是那麼的清楚明白,我甚至還在高中時交過一個女朋友,但那段關係的結束並不是說非常的愉快,我對她造成了很大的傷害,我自己也是非常難過,我現在回頭去檢視那段關係,我並不會說那時候的愛或是情感都是假的,我反而是想要去指認出說,那時候,並不會因為這段關係的失敗,就表示說她是一個很糟的人,或是我是一個很糟的人。

而是要去看說,為什麼這個社會會讓一個同志青少年選擇去跟一個女生在一起,去交一個女朋友,去證明自己好像不是錯的,是跟大家一樣的,這樣就是好的呢?

所以,直到高中畢業,我到了大學,接觸到了大學裡的很多同志社團或著像一些女性主義的課程,我才發現到,其實我的生活中有很多的同類,有許多人是跟我一樣,我們講同樣的語言;分享著同樣的文化;承襲著共同的歷史,我們有一個需要去共同奮鬥的未來。這對那時候的我來說,算是一個建構自我認同很重要的過程。我會知道我並不孤單,我身旁有同類跟我一樣,會一起長大。

Z:在自我認同這塊確立之後,又是什麼樣的時間點,讓你覺得我除了自我認同之外,還要站出來在社會大眾面前,去公開宣導、支持、參與這些跨性別與婚姻平權的活動或議題?

維:那時候蠻重要的一個點是當時的台大男同志,台大男同性戀社社長小白,他也是好幾屆同志遊行的總召,因為他那時候當社長,他想要找我去當他們的幹部,其實我一開始有點半推半就,就覺得我也想當一個自己好就好的人,我不用去管其他的同性戀。

但是後來我就發現,直到真的加入我才理解到,其實有一個地方能夠讓同志族群去發展自己的認同,去讓他們找到同類,知道他們在一路上是有同伴並不孤單,這是非常重要的。

我也發現到,如果這個社會不進步,個人能夠獲得的幸福是有限度的;也讓我再去回想,過去作為一個同志青少年,我這一路上是非常孤單,我缺少了一個同志成人來告訴我,其實你並沒有錯,你之後也會長大,你會找到某人去愛你,你也能夠去好好的愛別人,所以我認為,既然那時候我有這樣子的缺憾,那現在的我是不是能夠出來成為那個同志成人,去告訴所有的還沒有長大成人、還沒有力氣去對抗這個世界不公不義的同志受害人說:「你別怕!你可以成長得很好的。」成為在他們背後很堅定的那個力量。

Z:也就是因為這些想法,開始做了這些舉動,相信這也引導你去年以「當一個永不道歉的同性戀」這樣子的主題,站上 TED X Tainan 這樣國際性的舞台,在此講座之後,對於你自身生活有什麼影響?週遭的朋友、甚至家人有給你怎樣的反應跟回饋?

維:先說我家人好了,我家人算是一直以來都蠻開放民主的家庭。所以不管我做什麼或是想成為什麼,他們都是蠻自由接受的,我覺得對於這件事情,他們大概都知道,也並不會做太多評論,我相信他們也是為我驕傲的。自己覺得比較訝異的地方是在職場上,雖然我在職場上是有出櫃,但也有一些人,那時候聽到我(在)TED X Tainan 的演講,像是我前老闆,他就會來告訴我,他覺得我做這件事情很勇敢,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我覺得很意外的是,我原本以為這對我來說並不是一個太困難的事情,但是對於很多人來說,你的現身就會讓很多人知道,工作環境裡其實是有同志的,他的表現就跟其他人一樣,所以也不需要特別的訝異,我反而覺得:現身,就是一種力量的說法。

Z:這次推出的新的面版系列叫做「We&ME」,從自身把愛擴散,分享愛的概念,包括三個主題「多元平權」、「女性自主」、「無差別的愛」,請你分別給這三個主題副標,會是什麼?原因是?

維:

多元平權

我覺得如果是要給多元平權一個副標,就會是「沒有平等,沒有明天」。其實平等是當代民主社會中非常重要的記事,如果我們認為人人都是平等的,我們就應該給每個人相同的權利,如果一個社會會因為人,不管是他們的性向,或是他們的喜好,而給予差別待遇的時候,這個社會我們就會很難想像,將來到底會帶領我們到什麼地方。所以我認為平等是當代社會很重要的基礎,而同志的權利當然也應該被納入其中,所以我會給「沒有平等,沒有明天」。

女性自主

「女人需要屬於自己的房間,一筆屬於自己的錢,才能真正擁有創作的自由。」 — 維吉尼亞・吳爾芙

對女性自主這一塊,我想要給的副標是「妳值得自己的房間」。自己的房間其實取自吳爾芙的書名《自己的房間》。過去女性其實一直被認為在公領域裡面是沒有自已的一席之地的,如果妳今天有了自己的房間,有了自己的書房,表示妳對於自己的生活領域有了主控性。

「房間」一詞當然除了物質上面是一個空間的定義之外,它更加反而是一個思想上的自主性,妳自己就是妳自己的主人,妳自己的房間裡面,妳想擺什麼就擺什麼,妳想放什麼就放什麼。我認為當代社會的女性可能比一百年前或兩百年前來說好上很多,但是,如今女權真的是已經跟男人完全平等了嗎?我覺得還不盡然。所以「妳值得自己的房間」這個副標是希望每個女性都能夠為自己站出來。

無差别的愛

無差別的愛我想要給的副標事「愛沒有等差」。那回應到一開始我很喜歡的那位作家安德魯・所羅門在「背離親緣」說的,愛它是一個不斷擴張的概念。你可能會認為愛它是非常有限度的,我們可能只能給某些自己認為比較好的人,給他們比較優越的愛,但實際上並不盡然。我覺得人應該都值得平等的愛,平等的去分享,所以我認為「愛沒有等差」是我給這個主題的副標。

Z:產品使用經驗分享。因為這次是跟 ZENLET 二次合作,在第一次合作有提供一個 ZENLET 2 的錢包,這段時間在實際使用上面有什麼想法跟回饋?在 ZENLET 錢包的特色功能中,你最喜歡哪一點?原因是?

維:我自己最喜歡的是它的簡約設計這部分。因為它整體的外型、大小就像是一個非常優雅的盒子,以我過去使用錢包的概念,它其實就是把所有的鈔票啊、零錢啊、卡片啊、收據發票,各式各樣的雜物都往錢包裡面放,它就變得很大一個,鼓鼓的。

但是我覺得在使用 ZENLET 這樣的一個行動錢包,它就是給我一種,設計上面是簡約的,同時也傳達出你要如何去收斂你的生活的一個訊息。學習如何去把我的生活用減法進行更好的收斂,不需要那麼多的零錢或是收據塞在錢包裡面,應該是每天做分類。它反而給我一種在生活裡面不斷去提醒我的一種提醒物吧!

就像是跟我說:簡約生活就應該長得像這樣子。

ZENLET 2+ 雙層設計,滿足你的收納需求

Z:ZENLET 2 Series 的三種規格(ZENLET AL, ZENLET 2, ZENLET 2+)中,哪一個最符合你的日常使用需求跟習慣?

維:我目前還是會說 ZENLET 2+,因為它可以裝比較多東西,我自己會比較有安全感。

Z:可否給 ZENLET 一些建議,在未來可以做什麼樣的延伸的功能及設計?

維:就我自己使用上會覺得變成是組合(空間)的形式。一個是專門給卡片的(卡夾),另外一個是專門給錢包的。

我有需要的時候,可以用磁吸的方式把兩個(空間)組合在一起。或者是我今天出門,我就只想要帶著我的卡片,我就只要帶我的卡夾就夠了,兩個(空間)就可以獨立使用,也可以合在一起使用。

Z:針對面板設計的部分,新系列的三款面板的設計,會讓你直接聯想到要表達的三個主題嗎?

維:我覺得會。我蠻喜歡這次的設計概念的。

因為像黑色的底(背景),其實有點像是在黑夜或者是一個茫茫的宇宙之中;中間的圓形圖樣的設計,代表的是光芒、或者是一個星球。我們能夠自體發光,是依靠我們自己的力量,而不是來自別人的折射,那我認為它其實就像是我們人生裡面遇到的一種隱喻,能夠在暗黑的宇宙之中散發自己的光芒。

這裡可以買ZENLET

跨領域專欄作家-簡維萱分享對於面板設計的想法

即將於 11 月 1 日正式上市的「月夜 Moon」ZENLET 2 系列面板及錢包

Z:如果現在要將 ZENLET 2 系列分享及介紹給朋友,會如何用一到兩句話形容?

維:我會說它是一個「能優雅收斂你生活的錢包」。

生活其實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狀態,有太多的煩惱和瑣碎的事情,但它其實可以不需要那麼的複雜,可以用非常簡約的方式,學習用減法去把你人生中不必要的地方去剔除掉。它就是這樣子的一個提醒物,不斷的提醒你說:「其實,你值得用更優雅的方式去收斂你的生活。」。

這裡可以買ZENLET

絢彩 Hue 款,雖然不會量產,但還是欣賞一下吧!

白晝 Blanche 款,雖然不會量產,但還是欣賞一下吧!

這裡可以買ZENLET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