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募資計畫已經在世界多處的角落不斷發生。讓許多有夢想的人,可以透過募資平台、群眾支持的力量,進一步有實踐的可能。

處在這樣便利、資源豐富時代下的我們,是這麼幸運。夢想,不再因為資金、資源不足而難以去實踐。而是可以在我們認真用心準備好,一步一步去建造與述說故事的那一刻開始,逐夢成真。


ZENLET 行動錢包募資計劃的發起人 Ian,本身是機械系背景,了解一些機構原理,與製造端。喜歡吸收新的資訊,也喜歡閱讀創業、行銷的相關書籍。當兵時,知道了有募資平台像是 kickstarter 與嘖嘖。於是他開始去了解有哪些專案,會上募資平台。並決定在退伍之後,給自己一點時間,實際用募資平台去試試看。

從概念到設計、生產、製造與銷售的計畫。一路以來,從產品創造,到創業成立公司,甚至榮獲紅點大獎。這一次,我們來聽聽 ZENLET 的故事。

從了解募資平台開始,醞釀實踐心中想法的可能

Ian 退伍之後就開始一步步執行這些想法。首先他自己花了一些時間做產品的概念發想與設計,接著他找到可以負責平面設計的夥伴來規劃產品與整體的視覺形象。後來發現要上 Kickstarter 需要用影片來講述完整的訊息與內容。所以找到願意一起投入的影片製作夥伴。

就這樣一個是剛退伍有想法的 Ian,一個是正在攻讀研究所的平面設計師,一個是就讀影片製作相關科系的大學生。三個人為了這個「想法」帶著實驗家的精神,利用假日討論、發想、執行製作。

募資成功到榮獲紅點大獎_要知道觀眾是誰,懂得透過不同方式說故事。

無論是報名紅點設計獎或是群眾募資,都要很清楚自己的觀眾是誰。

今年最新的紅點大獎已經公佈,ZENLET榮獲產品設計類的 Winner。聊到這部分,Ian 跟我們分享,報名紅點比賽不在原本規劃的目標裡,是偶然知道比賽後決定試試看。也真的受到肯定。相信這對團隊來說,是很大的鼓勵。Ian 說:「我們能有機會獲獎的關鍵可能在於,我們有想辦法『讓產品自己說話』」。在送件前,團隊花了一些時間研究,要如何讓遠在天邊的評審們,可以在看到產品的時候就馬上就知道產品的特色。所以他們做了示意的各種卡片,仿造卡片的厚度,放入ZENLET裡。

在募資計畫裡,也是如此,要知道如何對觀眾說故事,是很重要的。(在下面我們也會聊到)

榮獲紅點獎對 ZENLET 有什麼影響呢?

Ian 說對公司來講,未來不會因為把獲獎做為產品開發的策略考量,因為研發還是要回到需求端去思考。他說就獲獎本身給他的啟發是「去觀察獲獎作品是怎麼述說產品,這是我們可以學習的地方」。還是要回到把產品本身做好,如果有機會參加比賽的話也不排斥。目前團隊也還不了解評審有什麼觀點與建議,未來若有機會,也可以再跟大家分享。

負責行銷的 Alex 也提到另一個獲獎帶來的影響「會是反映在通路平台對我們產品價格較高這件事,他們也許會比較能接受。因為 ZENLET 本身不是一個既有的產品,而且同樣是錢包,就會被拿來跟其他錢包比較。但其實產品本身就有很大不同了,有時候也很難解釋清楚。」

募資計劃呈現的要點之一_找到感性的需求,提供理性的解決方式

同樣的產品,在提案上的完整度,對結果有許多影響。而「完整度」並不只是著重在產品本身的設計、功能、特色等這些理性需求。很多時候,人在消費的那一刻,其實是很靠感覺行動的。對群眾募資來說,更是要去注意到投資者的「感性層面」。


Ian 分享他觀察到,其實在募資平台上的計劃八成大同小異,但是有些計畫能募到很高的金額,有些僅有幾百元的美金。其中有兩項因素,

其一是創建者是否清楚知道為什麼要創立這個計畫,以及如何做,又做了以後會造成什麼影響與改變。

其二是這個募資計畫是否找到提出牽動觀者想投資的感性需求,或是讓人覺得他投資了,代表他在參與一個有意義的行動。

印象深刻的過程_回想起來很有趣,但是每個當下都很煎熬。

我們聊到在這一路走來的過程中,是否有印象深刻的人事物呢?

「其實在每個當下,都很深刻。有時候甚至是掙扎的。一開始是要準備上募資平台前,有許多資源不足、也非專業團隊的情況下,用各種土法煉鋼的方式解決問題。」

例如:拍影片時需要有外國演員,但是團隊並沒有這樣的人脈,也沒有錢雇用真正的演員。就在一天 Ian 我們在台大附近的麥當勞發現櫃檯有法國人,他並靈機一動的決定要去和他們聊上募資平台的想法,希望能邀請他們來作為演員。沒想到對方也答應了,甚至找到其他的外國朋友。

再來是配音,因為上 Kickstarter 需要配外國人的聲音。一般如果去租用配音室的話,加上找到人,費用少說要一萬起跳,但是他們沒有這麼多資金。最後是在一個網站上花不到一千元台幣完成配音工作!

「當我們看到計畫底下的有些留言說:『這應該是一個公司的計畫吧!』或是有人會問『請問你們的影片團隊是誰呢?希望有機會可以找他們製作』。」

想起來都讓 Ian與夥伴們在電腦前笑了。因為大家都不曉得,其實影片就是他們兩三個人自己拿著數位相機, 找到各種鏡頭、包含為了省錢,找可用的資源所完成的配音。

募資學到的經驗之一_要做客製化之前,一定要想過製造流程與製造的可能性。

募資結束後,離預計發貨日是間隔半年多。對團隊來說已經是多預留的,卻沒想到還是發生許多突發狀況。這些情況導致出貨時間還是非常緊張,有種「被投資者追著跑」的感覺。

當初因為希望給投資者有更多參與的意願,所以在募資計劃上提供了許多客製化項目。然而因為沒有實際的生產經驗,一路上也都自己在摸索。結果,最後的客製組合竟然多達 200 多種組合。這些是工廠沒有辦法一一組裝的,所以團隊只好向工廠租一條生產線,自己找工讀生來裝。

募資與創業的不同

募資時期只要想著「把影片拍好、產品做好、圖文資訊呈清楚」。而公司成立後要考慮的點就變得很廣,像是跟通路、製造、顧客關係等等。對 Ian 來說,這就是一個很大的不同。同時,團隊的夥伴也隨之增加。大家開始從各個角度去檢視研發的產品。在這之中會有很多討論溝通,但是大家的共同目標都是為了讓產品更好。

募資帶給自己的收穫與心得

Ian 說他從募資開始,就在驗證。驗證過去學到的、聽過的、想到的、看到的知識與想法。很多經驗就是在實踐的過程裡累積來的。這是收穫之一。

「我是工程背景出身,實際經歷後,我學到:別認為自己有技術背景,自己才是主角,要有團隊工作的認知。」這是另一個 Ian 體會很深的部分。

他說:「像我們學技術、或是工程背景的人就會覺得,技術完成就表示案子已經完成了八九成。我們過去的思維完成一個技術,就想把它套在一個產品上。最後才去加入設計與包裝、行銷。但我實際經歷過後,體會到,真的並非如此。很多不同的考量,包含設計應該是從一開始就加入。而且產品設計應該是要從需求端出發。」

ZENLET  禪與徠特,未來會怎麼進化?

Ian 跟我們分享他期許自己可以建立一個可以是兼顧設計與機構互相溝通與合作的環境。
取名為禪是因為東方禪學追求純粹的精神。徠特則是取自西方的意象。

「我們希望可以用更少資源,做更好品質、容易使用的設計。而「徠特」則是從萊特兄弟來的,他們是西方重視實驗精神很重要的人物。我小時候就希望可以像他們一樣。」

Ian 希望可以融合東西兩方的精神,作為 ZENLET 未來發展與進化的依據,去開發各項產品。目前團隊有三個產品正在如火如荼的規劃中。其中他們聊到一樣是重視巧思以及整合度高的產品,Ian 強調仍然會是極簡的。

Website | Kickstarter | FlyingV

設計想法從零到一,從一而後,每一步都需要心思。

後記:

和團隊聊完之後,更是覺得每一份用心與認真的專業,需要越來越多人用更開闊的心去支持。很多東西的「價值」並不是只用價格來看,價錢是有形的,還有許多「無形價值」像是專業能力、心思、每一個環節開發的成本等等。因此,對於許多新事物,我們可以用不同角度去理解背後可能存在的用心與認真。


簡單,表示更好的品質、更易用的設計、更友善的售價且使用更少的資源。我們認為,這些才是您真正在乎的,也是我們所追求的。 然而當今多數產品,習慣於過度滿足顧客需求,因而忽略了簡單的力量。

化繁為簡,並不簡單。究竟何以達成?

我們相信,禪學中追尋純粹的精神,就是最好的答案。 我們借鏡禪學思路架構設計原則。期望透過賦予些微的禪意,以最少的設計,帶來最多的美好。於是乎ZENLET也因此而誕生了。

 

直覺式單手操作,一秒拿到卡片。
到靈感品物上看更多 >> ZENLET  系列產品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長期經營台灣的設計媒體,關心年輕設計人的發展和未來。希望透過持續的努力,結合各地的能量和資源,讓生活變得更美麗、更便利、更有趣味。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