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富士搖滾音樂節(Fuji Rock Festival)的陣容有點豪華,Gorillaz、The xx 還有 Björk……我和朋友又來到了新潟苗場,這個離東京兩個多小時車程的「山區」。


聽起來好像離城市不遠,卻是名副其實的山區。同行的朋友說,在遊戲《全面戰爭-將軍》裡,這一帶名為「越後」的地區是日本版圖上最難行軍的地方。難得跋山涉水來到這大老遠的地方,一行人決定在音樂節結束之後到附近逛逛。

富士搖滾音樂節的營區

下雨水是每年富士搖滾音樂節少不了的助興節目

用 Google Maps 在附近搜了一下,除了一個又一個的溫泉和滑雪場以外,找到了越後妻有里山當代美術館,這是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Echigo-Tsumari Art Field)的一部分。雖然今年不是三年展的年份,但每年仍有各種不定期的主題展和大量永久展品,這次正好趕上夏季的「玩山玩水博覽會」(Rolling-Rock Fair 與 Splish-Splash Fair)的開幕前夕,可以在這片農地上「遊山玩水」。

越後妻有里山當代美術館|十日町

被水圍繞著的美術館

從新幹線越後湯澤站坐半小時小火車,來到了十日町(Tokamachi)。這農業小鎮是世界最大、範圍最廣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的最佳落腳點。

十日町的越後妻有里山當代美術館

十日町站既是火車站,又是一個社區活動中心和遊客服務中心,一群學生坐著閒聊,在等興趣班開課。我們在這租了腳踏車,騎行七八分鐘就到了越後妻有里山當代美術館(Echigo-Tsumari Satoyama Museum of Contempory Art KINARE)。

這個美術館外表簡潔沉實,卻內有乾坤,和火車站一樣功能多多。它是美術館,也是圖書館,還有溫泉浴場和乘涼廣場全天開放,服務居民。

asoview! 提供的立槳衝浪體驗

雖然「玩水博覽會」還有幾天才開展,但美術館已經把館中最大特色——大水池,改裝成了嬉水池,遊人可以在美術館內玩立槳衝浪(Stand Up Paddle),穿梭於水池上的藝術品之間。或者可以試試當個忍者,在池中荷葉形、浮浮沉沉的裝置上疾走。

asoview! 提供的立槳衝浪體驗

右面的荷葉形裝置是 Suppose Design Office 的作品,左面兩個浮在水上的鵝蛋臉是 Risa Sato 的《鏡子》

除了玩水,美術館的二樓放置永久展品,當中包括桑久保亮太的玩具火車光影裝置《迷失六號》和山本浩二的炭化雕塑《燃素》等。同層還有一個夠你放空半天的咖啡店,呆呆看著水池與白雲,品嚐當地現采的蔬菜烹製的美食。雖然展品數量並不算多,但整座美術館充滿了生活氣息,讓人感受到小鎮生活的愜意。

渡邊康太郎與成田達哉(Takram)的《振舞》

二樓是永久展區

北山善夫的《致死者,致生者》

咖啡店裡的鵝卵石候餐牌

十日町交流館|十日町

在田邊的老旅館

十日町交流館

在音樂節的山谷中睡了四晚帳篷,一下子要回到城市,心情一定有點落差。如果有一張軟綿綿的床,又有田野風光,那就最好不過了。我們很幸運找到了離十日町站不遠的「十日町ふれあいの宿交流館」,滿足了所有願望。

這是一座四十多歲的傳統日式旅館,屹立於田邊小坡上。我們就在可以看得到田景的風呂洗澡泡湯,洗掉音樂節積了幾天的泥巴,真的要深深的嘆一句「Kimoji」~♨️

房間是傳統二進門的,窗外看得到田景

小前院

交流館外的景色

掌櫃已準備好為庭園鋪上新的苔蘚

掌櫃 Yoshiko 去過七次富士搖滾音樂節。她熱情又細心,令人重拾在城市漸漸消失的日式禮節和服務態度。第二天一早,她為我們準備了典型日式的早餐,豐富的農家小菜,吃完元氣滿滿!

日式早飯就是量大

松代鄉土資料館|松代

在百歲農舍爬上爬下

越後地區的火車班次不多,而且列車在部分線路上是單軌雙行的,也有很多站是無人站,所以記得查清楚月台與時間表。

我們從十日町坐一站火車,來到了松代(這地區的名字一般寫成平假名:まつだいMatsudai)。用清水模建成的火車站旁,有一座一百四十多歲的老農房,現在改建成鬆代鄉土資料館(Matsudaikyodo Museum)。

這個鄉土資料館陳列的並不是歷史照片展板,而是這百年來附近農社生活的點點滴滴。從近百歲的滑雪具到棄用不久的脫殼機,昭和時期的木塞槍遊戲到早幾年前附近村的女子足球隊照片,都被收錄在這古老大屋內。

看館的老奶奶十分熱情,還請我們喝茶和聊麻婆豆腐

老奶奶示範木塞槍遊戲氣勢不凡

日本居住土地緊張,但泡澡與浴廁分隔的傳統保傳至今

木製的機動脫殼機

農舞台|松代

種植屬於大地的藝術

農舞台的觀景平台上可以看見 Ilya & Emilia Kabakov 的《棚田》

為了改善地區日益老齡化的局面,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把大自然、農業、社區、藝術、商業與旅遊融合,在由 200 多個鄉村組成越後妻有地區,設置眾多藝術展點,吸引遊客參觀與藝術家駐紮生活。

農舞台與草間彌生的《盛放的妻有》

由於範圍廣大,作品量多而分散,很少人真的可以「看完」這藝術祭。但其實在鄉土資料館旁,就有藝術祭的重頭展點——松代農舞台(Matsudai Nohbutai),這奇怪的建築長得像只田間的大青蛙。

大西治與大西雅子的《晨起大合唱》,這些「青蛙」會跟農民一起上山「吃掉」田中的雜草

在越後妻有里山當代美術館玩過了水,來到農舞台擧個岩(asoview! 製作)

《黑板的教室》裡的同學(河口龍夫作品),三位小伙伴友情出演😄

農舞臺本身只有極少的展廳,但只要穿過館外的小川,你就可以飽覽填滿一座山頭的戶外展品,有些作品躲在山上的瓜棚小徑後面,有些作品藏在一層一層的棚田當中。

這些根落在農田之間的作品有一個共通點,它們都不止是「被觀看」的藝術品,遊人都可以走進去或爬上去,玩耍或是敲出樂章,名符其實的「玩山博覽會」。

在棚田裡的「農夫」

看來哆啦 A 夢也來過這裡(白井美穂的《西洋料理店山貓軒》)

用屁股彈奏木鍵盤(岩山亞希子與大場陽子的《聲音公園》)

Christian Lapie 的《砦 61》

田間小徑上的偽孩童

走了小半圈,山上突然來了一陣雨,馬上飛奔躲進農舞台。館內有一個不可錯過的地方——越後鬆代里山食堂(Echigo-Matsudai Satoyama Shokudo)。

在透心涼快的淺藍色中享受豐盛的農家菜

淺藍色填滿了食堂的每一寸地方,這個由呂克·維勒穆特(Jean-Luc Vilmouth)設計的有趣空間是為了讓用餐的人在濕熱的夏日感到透心涼快,而在冬天時享受食堂與越後雪景的完美融合。

透過餐桌的鏡面去看窗外的棚田,很想在冬天時再到這座位上看看這片被日本人稱為「雪國」的純白景像

冰浸黃瓜、一夜漬拌飯、野莓果凍……食堂以當季農產和野生食材為賣點,我們就在山景小川前享用新鮮豐美的自助午餐。

可能是工作的原因,很多時候去看藝術展都抱著一種閱讀和摸索的心態。而這次來到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遊玩在田園和藝術之間,像個孩子一樣,享受簡單而活潑的美。

文章出處/ Voicer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