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視覺設計網站Yatzer 對中國藝術家劉勃麟的獨家訪談,探討與了解他的作品「Hiding in the City」背後的想法。藝術家以他自己獨特的藝術表現形式反映當代中國社會的快速發展,以及它更深層的意義。
以下文字轉貼自 Yatzer

您創作的最初的源泉是什麼?最初是怎麼出現這個想法的?

答:在研究所畢業以後我經歷了一段沒有工作,沒有家庭,沒有關愛,沒有收入,沒有感情的四年,我在這幾年裡我感覺自己就像是被社會拋棄一樣,沒有社會裡的位置,我在環境裡可有可無,這是我情感的內因。

導火線是2005年11月16日當時號稱亞洲最大的藝術家聚居地「索家村國際藝術營」被城管強行拆除。我作為在場的藝術家,開始做了一系列城市迷彩作品,用來表達對政府暴行的反抗,我用我的行為作品來表現藝術家的不受保護的地位和藝術創作的惡劣環境。

你為什麼選擇這些城市的場景作為您作品的背景?對您有什麼特酥的意義嗎?

答:在我們有著共產主義理想的中國社會,在他的邏輯裡必須要有一些大字出現,來告訴和清洗大眾的大腦「我們需要的人是什麼樣子」。比如:牆體上會有統一思想,宣傳教育這樣的大字,這其實就是來愚弄大眾的方法, 最終的得益者是確定這些標語的人。

我的身體選擇這樣的牆面做隱身和被消失,這時候不是我和背景牆的關係,其實是我作為個體和這些以愚弄大眾的標語的關係。在中國我們對這樣的口號大都見怪不怪習以為常,我想用我的作品提示人們多考慮自己生活的環境。

您選擇這些場景之前有什麼特殊的篩選過程嗎?

答:我的作品在某一方面在記錄中國的社會發展歷程,在文革期間的一些標語以及習慣到現在我們還是在沿用。對中國社會問題的思考是我的作品的關注點,我其實在詢問:我們的社會怎麼會發展這樣?我們以後該如何反思我們現在面對的社會?我們的問題在哪裡?我們的社會該往哪裡去?

您如何感受把自己當作一張空白的畫布?

答:在實施作品的時候採取不動的姿勢,我有助手來幫我完成在身體上的彩繪,他們會盡力幫我把我的身體畫的的背景是一樣的顏色,最後由照相機記錄下來,我是靠堅強的意志來讓自己堅持的。在做城市迷彩作品的先期,我其實很享受這種過程,對自己命運的抗爭或許在那一刻凝結在我必須站立住、必須堅持的信念裡了。

您為何選用用攝影然後出片這種形式來表達您的藝術想法?

答:我的這樣的藝術形式在行為過程錄其實沒有太多的觀賞性,就是努力把身體上畫的和背景一樣,如果說有藝術感染力的話,最後拍完的效果才是最好的最有說明性的作品,所以由最後的照片作為作品的呈現方式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了。

您每一次拍照需要多久的時間?在您自己的身上畫畫需要多久?另外,在創造一件作品的時候,您大概需要多少外界的幫助?

答:我的作品從開始到最後結束,一般會持續3-4個小時,畫畫的工作都是由助手完成的,還有最後的拍攝也是由助手完成的,我的工作就是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很多人會有這樣的疑問:畫畫不是你,拍照片也不是你,那怎麼會是你的作品呢?我的工作是要挑選有意義背景,和選擇由那個助手來幫我畫畫和拍攝。

我一般在拍城市迷彩作品之前,我會先選擇幾個備選的地點,然後再選擇最合適以一個作為實際拍攝的背景。到實際拍攝的時候,我的任務就是站在那裡盡量不動,其餘的都是有我的助手來完成,比如像塗色和攝像以及最後的攝影,都是助手完成,會在其中指導他們盡快盡好的完成。在開始之前,我會先拍一張我站在這裡的照片,和助手分析哪裡是重要部分,哪裡​​要首先完成。再就是在調顏色的同時盡量要調的顏色和我身後的顏色盡量一致。最來就是一筆筆的塗色了,要把身體上面畫的和背景一樣,很重要的就是身體兩側的線要和背景一樣。

您通過您的作品想表達什麼訊息?

答:在我認知的是世界中,人是單個的人,同時也是脆弱的個體。因為一個人不能決定自己出生在什麼位置,不能決定自己呼吸什麼樣的空氣,也不能決定自己受到什麼樣的教育和熏陶,大腦裡什麼是你自己的呢?好像你再爭論時有自己的觀點。其實你的觀點也不是你自己的,也是別人拷貝給你的。其實人生來就是被複製過程裡的個體。人作為個體很容易收到外界環境的影響。在我的作品中所呈現出的人的無助感或者說疏離感,其實都是來自一個人的不能獨立的思考和不能把握自己的命運帶來的。

我的作品其實都是在探討這方面的問題:人如何才能找到真正的自己?

您覺得您是一個具有政治意味的藝術家嗎?

答:首先,我的作品裡含有強烈的政治成分我必須解釋一下,應該這樣說:因為我生活的環境裡充滿的政治的因素,才導致我的作品裡才含有政治的成分,因為我是生活在這樣的空氣中的,所以在我的作品裡才會有這樣的方式來呈現。我同意你的— 藝術可以對社會的變化起積極作用的說法,因為藝術作品在現今的時代的主要的氣質是:透過作品的反思和疑慮來提示人類,讓人們更清醒的認識到自己身處的化境和面臨的問題。

我也是通過作品來提示周圍的人,我想讓觀眾思考:我們生活的環境是什麼?在我的作品裡在一開始就伴隨這藝術家工作被強行拆除開始的,在一開始我的作品的內在的懷疑社會、對命運抗爭的因素起到了關鍵的作用,決定了這一系列作品的反叛的氣質。

後來作品裡出現的標語,一家人,拆遷,紅旗等等因素都是這種脈絡的延續。

您如何看待中國今天的崛起,發展?

答:中國的經濟發展為中國贏得了國際的認可,也慢慢吸引了國際這回的重視。但是我們的發展也是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比如貧富分化嚴重,環境生態破壞嚴重,人們盲目拜金等等社會問題,但不管怎麼樣,中國是在發展了,存在問題也是情理中的,我們藝術作品裡表現的反思和疑慮也是在想讓社會發展的更合理,更開放。

作為一個中國的藝術家,您覺得您面臨的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答:在中國選擇作為藝術家,等於選擇了苦痛和寂寞,作為藝術家的身份,在社會上是沒有你的位置的,你必需面對一無所有的處境。在中國,行為藝術作品有時候沒有辦法的選擇,因為你除了身體,你什麼也沒有,身體是你最後的一張牌,所以我必須更有毅力創作我的作品。

當您拍攝您作品的時候, 路人看見了,他們的反應是什麼?

答:非常好奇,他們開始都不會太理解我在做什麼,但,經過觀察和交流後,他們都是慢慢理解我的藝術作品,這也是社會大眾開始接受當代藝術的開始。

您覺得讓中國藝術家受到國際上的注意和認可是否很難?

答: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在中國當代藝術開始之初,還是以模仿和借鑒國外為主,但隨著對本國問題的關注,已經有慢慢成熟的感覺。我覺得有三點,這要做到了就會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

一、立足於中國的社會和生活,因為我們現在的生活沒有明顯的國界。

二、立足當代社會思考,把反思社會當做自己的責任。

三、忘記所謂的傳統,因為遵守傳統必定會束縛人的思考。












2011年6月,在紐約的Eli Klein Fine 美術館將舉辦劉勃麟個展。

文章出處:60 design webpick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關於室內設計,建築設計,攝影,平面設計,產品設計以及當代藝術的綜合資訊博客。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