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社會設計興盛,經歷社子島的議題後讓人更深刻的思考,何謂「社會設計」?

《延平北路789》邀請2015台北設計城市展策展人- 邱文傑帶領大家一起思考,社會是如何被設計;文化是如何被建構,而人民又如何矗立在這個變化快速的城市中。


延:剛結束台北設計城市展,在您心中對於「社會設計」的定義是什麼?

社會設計最重要的是如何凝聚共識,透過一種溝通機制把意見歸納成一個主流意識,並且讓大家相信這件事,以這個信念為目標作設計。

設計走到今天,各個領域之間已經沒有很明顯的區分,專業不只是單一領域的專精,必須涉略廣泛才能將專業做好,同時產出有效的設計。什麼是有效的社會設計?像你們,延平北路789已經涉略社子島的議題將近一年,相較他人,會更了解社子島當地居民的想法,由你們來做設計就會更貼近當地。社會設計泛指了解社會的需求並且做出對的設計,讓整個社會的品質提升。

社會設計這個觀念近五年較為興盛,近幾年的建築思考較偏向社會,但這樣的趨勢其實讓人又愛又恨,因為以現今當代的現象來說,專業人士容易鑽到某個窠臼,但不一定能跟社會產生共鳴。像我是很專業建築背景出生,就容易被過去的制度框架住。

為什麼社會設計重要?因為設計已經不再屬於個人的遊戲,美學的癡迷正在急速鬆動,時代有起有伏,我認為至少十年內社會設計會是主流。

 

延:有什麼建築與社會設計相關案例,是讓你印象深刻的嗎?

幾年前有位淡江的學生,博士論文撰寫深圳城中城的內容。城中城原本類似台灣的大安森林公園,擁有廣大綠地並被列為公園預定地,周圍也因此開始開發。開發自然導致許多工人進入此區,漸漸集中在公園預定地。周圍的建築蓋得越多,工人也就越多,不知不覺這片綠地成為工人的住所,變成違章建築的區塊,而且是非常大的一個區塊。隨著時間推移,這個公園預定地也開始有了混凝土的建築、大賣場等等,當然一切都還是違章建築。

那位學生躬逢其盛,建築背景的他到了當地開始幫忙管理水電問題,最後變成當地維修管理公司的領導。這樣的發展過程,有公平正義存在嗎?當初購買豪宅的投資者或住戶,預期的景色變成了工人聚集地,這是正確的嗎?這跟社子島的狀況很像,到底要不要開發?開發了要不要給容積?以台北的整體情況來說,當地適合給這麼多容積嗎?這些問題很難去算計,也無法以對錯去判別。

延:您認為哪個亦正值發展「社會設計」的國家/城市是台北值得借鏡學習的?

丹麥、荷蘭都不錯。北歐國家社會福利很完整,對於金錢的看法很不一樣,只要安分守己地工作,人生就能夠順遂的走下去。台灣社會運作的速度相對快很多,以正面的角度來看是非常有能量的地方,但北歐國家卻有種安定的力量。

台灣因為制度不佳,任誰到公部門工作都沒辦法執行到位。法律的不健全造成許多事件糾結,法律滾不動更遑論變革,但台灣現在正需要制度的變革,制度改善了,人才有辦法施力。我從不覺得那些在位者有什麼大問題,但被制度犧牲了。

因此才需要靠人民的力量啊!這就是為什麼318會成立,明明是不正確的衝撞為什麼會成立?這代表一個國家的制度有了大問題,才會讓這種搞革命的事情變成了正面的力量。類似的狀況全世界都在發生,資本主義已經走到要轉變的時候。誰改變的越快越孚眾望。

 

延:透過這次建築分區策展「他,翻轉偏見」,是希望傳遞什麼樣的訊息給大眾?

希望能打開觀眾的眼睛。專業內容不用太多,主要希望讓大家了解社會設計是隨時隨地都在發生,每個人都能參與,就像社子島這次馬上就要面臨 i-voting,需要快速讓民眾了解內容,這同時也在考驗執政者的溝通能力。

社會設計很大一部分需要跟居民溝通,倘若不會溝通便沒有人了解你在做什麼。很多社區營造花了錢,但沒有留下真正有用的設計,我想拉回這塊,設計跟社會應當是息息相關的,設計概念也是其中關鍵因素。

 

延:您認為建築在城市中扮演怎樣的角色?

建築就相當於一個城市的代表,紐約、香港、巴黎等大城市,有些城市我們一講就能產生很清晰的畫面,不過像美國很多城市都鬆鬆垮垮,但說到紐約,大家心裡的畫面都差不多。台北的樣貌還沒那麼清晰,台北設計城市展這次有講到街廓,像永康街、萬華,這些城鎮可能老舊破敗,但散發出一種能量,在這個尺度之下如果能去蕪存菁,已經敗壞的東西、不要濫情說是鄉愁民粹的產物,將其精緻化後,可以使產業的型態跟店更精緻多元。


延:在您眼中,台北建築最大的特點是什麼?您認為這是該保存樣貌還是該被解決的問題?

招牌跟違章吧!還有巷弄文化。建築單體的特點反而沒那麼清晰,其實外國人來到台灣也是注意違建的街景。台灣很少單體建築是經典的,這牽涉到整個建築學的發展,也和時間的累積有關。台灣還很年輕,歐洲已經經歷百年的歷史。歐洲一塊、美國一塊,亞洲則是日本不斷推陳出新搞創意。日本國家雖然不大但建築非常領先,最近中國經濟發展快速,大家才開始注意中國。而台灣建築師許多都出國留學,眼界其實很廣闊,但落實不容易。

建築的獨特性和比例需要拿捏,現在這個時代所有建築Super star都面臨嚴峻挑戰,特立獨行的建築會被測試,因為社會設計的浪潮正盛行,建築過程、使用行為可能都會面臨測試。蓋圖書館跟建造住家目的性不同,自然圖書館就會被認為有社會設計存在。

台灣的招牌跟違建所散發的有機紊亂活力需要被深化,我不認為鐵窗是不好的,但現在大部分的鐵窗都太廉價、太容易損壞、容易生鏽,會帶來環境髒亂。違章建築外表看起來很有情調,實際上任誰去住都住不下去,儘管散發的手工感非常親切。若更堅固、比例、顏色更有趣,多加一點美學,用藝術家的雙眼掃一次,不是把現在存在的違建精緻化,而是可以蓋一些將違建精緻化後的建築。

延:關於社子島目前的開發,您有什麼樣的看法?

第一個感覺應該是該保留生態環境,在那樣的環境需要的是謹慎的合作過程及適度的局部開發!台北市區還有很多空屋可以使用,當地可以單純形成生態園區,不一定要大規模開發?!

 

延:面對一個社區或是城市的開發,居民應該扮演怎樣的角色?

現在台灣似乎要用類似指革命的嘶喊才能成功,因為台灣的聲音特別難被喚起。政治複雜,人民需要使用非常手段,要特別用力才能夠被重視。

 

延:邱老師在社會設計的提案中聽過「延平北路789」的提案之後,對於這樣的想法有何建議?

我覺得很棒!但建議可以跟公部門結合,這是最有效的方式,你們可以當一個橋樑。

第一,你們不是本地人、也不是公部門的人,能夠以一個客觀的腳色把大家連結起來,以這樣的角度影響他人相信也是你們的初衷。

 

延:您的作品不斷在表現對於土地的關切,為什麼會特別關切這方面的議題?

關心社會並且跟人的關係近一點。在學習專業的過程不斷累積能力,但確實忽略了人的問題,因此累積到一定專業後,特別想要跟人拉近。

 

延:您會怎麼形容台北這個大城市?對於這個城市接下來在設計、建築上的樣貌,您有什麼樣的想法?

又愛又恨吧,有一種在地的味道應該被提升,LV的違章建築吧!

 

延平北路789的出現是令人訝異的,一個讓實驗變得更多元的因素,或許哪天延平北路789停止了,大家會驚訝你們不見了、某個元素不見了,這時候就表示延平北路789已經漸漸地改變一些人的生活。

面對城市的發展,大多數的我們依循著政府的腳步,但當人民有機會參與時,我們做好準備了嗎?也許不用太嚴肅,不用太專業,但一點點的關心跟參與,會讓這個社會的樣貌變得更美好,也歡迎大家一起參與「延平北路789」的計畫!

 

《延平北路789》社子藝術違建計畫 Flying V  | 延平北路789 粉絲專頁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ㄇㄞˋ點子特搜編輯

藉由靈感的蒐集,並結合你與身俱來的創意,可以變得更美好也充滿趣味!! 麥點子將資訊整合,並透過編輯夥伴的創意,為大家挖掘、淘選、遞送來自世界的創意與設計訊息,在你的心田上種下一顆顆充滿靈感的「麥子」。 設計雖說是門專業技能,但設計感與美感是可以透過每天一點一滴累積而成的,藉由麥點子每天的文章傳遞,相信大家都都能夠從中獲得靈感,提升生活品味並讓處處充滿樂趣與希望! 因為麥點子夥伴們就是這樣子的一群人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