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場起源於畢業製作的計畫,為的是讓一個位居淡水河與基隆河匯居處的聚落,其歷史與文化延續下去。古蹟保存、聚落延續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仍有些人,為了這些事在努力著。這次就跟著團隊《延平北路789》一起來聽聽這一條路上的故事吧!

因為延平北路789計畫而接觸到「都市里人」,在這次社子島開發案件中扮演重要的中間角色。 在面對許多城市開發的議題,身為城市中的公民,我們應該怎樣如何觀察、如何思考?不管是稍有涉略還是完全不了解,藉由這段短暫的對談,一起認識我們生活的社會是如何發展的吧!

延:都市里人在從事什麼樣的事情?

都市里人成立兩年多,目前大約20個人,對專業環境規劃設計公司來說成長滿快的。現在公司內部分為兩組:一是傳統的都市設計和建築設計規劃,最近在台南競圖得了首獎,要進行台南中國城的整體改造和設計。而另一組就是做參與式規劃、社區營造,像是目前社子島、東區門戶(南港)的駐點工作室。

過去建築專業本位從上而下,進入到社區營造是從下而上,這過程中我們扮演的角色有點像翻譯,把專業的內容簡化傳達給居民、把居民的聲音系統化傳遞給政府。

 

延:目前執行的駐點工作室成效和狀況如何?

目前有東區門戶計畫、社子島等,台北市柯P新政府上任後,認為現在的社會氛圍需要開放政府、全民參與,把計畫公開讓公民討論,因此發起駐點類型計畫。

而公民如何參與討論呢?就要藉由駐點工作室開放大眾參與、意見蒐集,凝聚成公民跟政府之間有共識的計畫。

台北人對於社區規劃的專業議題還不了解公民社會的認知和銜接需要時間,也需要教育,而台灣才剛開始做嘗試。這沒辦法趕著做,就像社子居民會開始反應:希望i-voting延後、焦慮、不了解很多事情。現在的狀態是政府想要突破、公民社會的概念想要進步,大家都在努力,但需要雙方都認識環境、了解議題並且達成共識。

不同地區的駐點工作室氛圍迥異,收到的效果也大不同。例如大同萬華區有人代代居住在當地,居民都很了解文化歷史脈絡,也很有主見。東區門戶近幾年人口組成尚屬於流動的狀態,有些新搬來的民眾對於在地空間認識不深,不容易主動發表意見。就目前來說,社子島、南港、萬華是三個完全不同的溝通方式,但這些訊息都會透過駐點傳達給政府單位。

而駐點站的效益該如何定義?每天來訪人數很多是效益嗎?社子島來訪人數就不會是絕對效益,反而是發言的年齡層或是屬性更多元。

 

延:製作過許多都市設計的案件,都市里人大多是依據何種面向進行設計與規劃?

公司成立了兩年多,我們不算有真正完成都市設計的案子。都市里人成立的目標是希望至少在台北市都市設計的案子能夠擁有完整公民參加的過程,藉由討論過程讓公民了解什麼是都市設計、了解設計成果是公民社會未來30、50年,後代子孫所要居住的環境。

我們同事間偶爾會開玩笑,我們的工作某種程度是在嘗試扮演上帝,因為設計出來的環境是未來的居民要使用的,會是他們人生經歷的一部分。從這個觀點來說,都市設計其實是很嚴肅的議題,但台灣社會跟過去的教育並沒有針對這件事有成熟的發展。

(於西門紅樓舉辦討論萬華大同未來願景活動)

延:執行過的案件中最滿意哪一件?為什麼?

大同萬華是個滿意但還不是成功的案子,像這樣老舊社區的公民參與實驗,過去台灣從來沒有發生過,而這樣的嘗試在過去三年已經累積出階段性成果,已有一定程度地連結當地個人或是公民團體對於城市再生產生共同意識,並且願意站出來參與。

我們希望有更多公民參與討論,甚至是直接投入到這些公共議題。簡單舉個例子,有一位叫做邱翊的在地居民,開始推動「台北城市散步」,用導覽方式讓一群人認識台北老舊社區故事,這是使用軟性擴散城市再生議題,並試圖讓大眾產生興趣,這些人在聽完導覽故事之後,對於政府在進行的計劃會產生一些想法或疑問。這樣軟性勞動對都市設計過程具有一定程度的效益。

歐洲很多城市提出「2040願景計畫」,現在台北市提出的是「2050宜居台北」,大家都努力想把自己的城市環境改造的更好、更先進,可以處理未來20年、30年要面對的環境議題,也因此開始建立討論模式跟溝通橋梁,剛剛所說的駐點工作室就是一種橋梁,能夠產生對話和互動。

台北這樣的過程也會對台灣其他城市產生指導效應,執行的專業人士未來可能因為政治的改變流動會把台北經驗擴散到其他縣市、帶回喜歡的故鄉。

 

延:請您舉一個您認為都市設計進行完善的案例?

人的個性有很多種,宜居的城市也不只一種,假設信義區跟東區是很宜居的地方,但若是台北各地都完全變成這個樣子也不代表是宜居城市。靠山區的城市會有山的特色、靠近河流會有河流的特色、靠近市中心也會有它的特色,找到居住在其中的價值跟生活方式,才是宜居。過去台北的民生社區曾創造出還不錯的居住空間案例,民生社區自然發展下的成果是有機的,好的都市設計只要把基本居住生活條件做好,自然就會慢慢演化,逐漸演進成宜居的環境。

 

延:可否說說社子島的案件從開始到現在,目前做了哪些事情?

社子島是台灣新的都市開發範例,開啟了以前沒有的機會。

都市里人在這之中嘗試幫忙政府與當地社會溝通,甚至某種程度是教育大眾。需要花時間開說明會、駐點、發資料,接下來還有鄰里的說明會。

用大同萬華來對比社子島,大同萬華對於城市環境和城市議題的認知水準有一定程度,可是大同萬華是經過兩到三年溝通過程才有今天的成果,社子島居民的信任意識比大同萬華更薄弱、更脆弱,要讓這件事情能夠順利推展,需要讓政府執行政策的態度和信念得到當地社群的信任,有了信任以後才能建立共同價值觀。

延:在這些過程中遇到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社子島是一個活生生的政治制度或是都市開發的改革實驗工程,過去台灣都市開發都是循著都市計畫法,但是這個法令多年來未與社會變化共進,已應該要面臨結構性的檢討與調整。過去都市計畫在擬定過程中,專業者會先規劃分析,蒐集資料、畫圖、論述分析等等,一切完備之後才有說明會,說明會結束的一個月之內居民可以傳達意見,沒有表達可能就是錯過機會。但現在社子島的實驗工程直接在每個階段都開放意見的傳達,所以會面臨很多意見、挑戰和矛盾。由於沒有過去的先例,目前也只能邊做邊調整。再者,因社子島人口結構尚屬於保守、父系傳統的地區,要面臨這麼劇烈的工程一定會慌張,需要更多時間被教育並且適應、瞭解政府做事的方法,同時也要面臨很多認知落差。

 

這個溝通並不容易進行,它顯示了台灣社會存在的普遍課題:缺乏信任和共識。社子島被騙了五十年,台北市政府現在盡力想給予社子島居民最優惠的拆遷補償條件,政府可以做到的內容卻被法令框限住、居民要求的條件超出這個法令框架,價值觀落差便產生。要如何達成共識呢?需要時間跟法令框架的改變,但這在現實中難度很高,不同行政區的議員不一定會同意為了社子島修改條例。

這就是實驗的過程,實驗也有可能會失敗,以社子島來說實驗不成功就是維持現狀,倘若社子島不開發,都市發展與溝通的新方式若是在其他地方可以持續發生,其實也是另外一種形式的成功。

延:對於社子島的三個提案有怎樣的想法?

社子島居民還不了解三個方案,他們希望先把拆遷補償條件講好,解決居住基本問題,對於居住問題沒有解答之前很難去想三個方案如何發展。雖然我們期待公民參與能夠讓台北市有新的、好的未來,但同時也認為這個案子有些先後順序必須被解決。

延:對於延平北路789做的事情有怎樣的想法?認為對於社子的改變是什麼?

我自己是板橋人,這20年來,有人說板橋改變很多,高樓都起來了、進步了。但進步的定義是什麼?對部份人來說高樓和街景雄偉華麗或許是進步,但對另一些人來說,或許一個能夠舒服、安全散步的城市才是進步。生活的改變怎樣才是更好?這是一個我們身在其中的過程,或許現在沒有發現,但哪天走在路發現臺北的街道已經可以舒服地散步,不用跨過高高低低的騎樓,或是閃躲各種障礙物,或許就可以看見城市的一點點改變。

延平北路789的出現是令人訝異的,一個讓實驗變得更多元的因素,或許哪天延平北路789停止了,大家會驚訝你們不見了、某個元素不見了,這時候就表示延平北路789已經漸漸地改變一些人的生活。

面對城市的發展,大多數的我們依循著政府的腳步,但當人民有機會參與時,我們做好準備了嗎?也許不用太嚴肅,不用太專業,但一點點的關心跟參與,會讓這個社會的樣貌變得更美好,也歡迎大家一起參與「延平北路789」的計畫!

 

《延平北路789》社子藝術違建計畫 Flying V  | 延平北路789 粉絲專頁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