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種,《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說:「五月節,謂有芒之種穀可稼種矣。」是一年中最為繁忙的季節。

刺繡自誕生之時開始便與養蠶,繅絲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是傳統工藝中最為古老,留存最為久遠的傳承之一。精緻細微處顯露的不僅僅是華美的表象,背後穿針引線的都是手工職人的心血。

 

日本刺繡汲取來自中國的技術後,結合獨自對的美的意識同優雅形成日本風格。

傳統生活習俗中培育出各式圖案與紋樣,將家紋繡於和裝服飾上的傳統亦流傳至今。尤其是對四季變換的感性體察,誕生出多樣的裝飾紋樣。天象、花鳥、唐草,甚至來自西洋紋樣的影響皆成為裝飾的題材。春的櫻花、紫藤、牡丹;夏之牽牛花、錦葵、澤瀉草;秋的胡枝子草、菊、紅葉;冬之山茶、水仙、梅花、松等,無不顯現對變幻時光的深切且細膩的感知,而季節感也為人們的生活增添多姿的色彩。

刺繡的色彩源自豐富的絲線,釜染色的絲線曾有上千色之多,經歷現代染色技法也有萬色變化,可謂風情萬種。

 

 

我們在了解刺繡工藝針法,紋樣,色彩後,便可正式開始進行刺繡了。

刺繡的工藝大致分9個階段,首先須胸有成竹的構思出繡品的內容;之後先在紙張上設計描繪紋樣圖案;第三步需要選擇繡品的布料,綾羅綢緞不同質地即使繡法色彩一樣,也會呈現出迥異的效果;接下來則要把構思並設計好的紋樣草圖描繪於布面;隨後將布料繃制於繡台便於操作;傳統刺繡的絲線都為職人親自染色而成,在萬種色彩中做出選擇,並非易事,每個小心翼翼的決定,都可輕易左右呈現出的效果;接下來才正式進入刺繡的階段,依據紋樣以及所思表現的效果,選擇不同的針法;繡成之後經蒸汽加熱平整布面;最後從繡台上取下才算是完成。

通常一位熟練的繡工繡製一幅10cm見方的手帕,亦需要10~20小時方可完成。

 

 

愈是天然纖維織製的布料愈易磨損,時間久了也有褪色的可能,再經絲線繡製後,連同絲線保存更是難上加難。而走過千年之旅的刺繡工藝,作為承載傳統文化的寶貴遺產,不應也不能就此消失。刺繡修復應運而生。專事刺繡工藝修復的工房在日本也十分罕有,京都伏見區便有一家「和光舍 」。

沿襲京都的傳統「京洗」工藝,服務寺院的法衣袈裟的修護與清潔,其中設有刺繡修復的工房。秉承流傳萬代的理念,為將百年前的傳世之作更好的留存給後代,承接從寺社廟院的古物國寶到普通家庭手工繡品的修復工作。其中不乏百年以上稀物,更甚者有修復過三百年前遺存珍品的經歷,工房內的職人皆有著經年累月的刺繡經驗,可喜的是其中亦有年輕面孔。工藝技法絲毫不遜色於百年前的名工,每日都會有8名的繡工追隨百年前的線索,一針一線間復甦歷史的針跡。

 

 

金澤周邊自古就是傳統工藝的昌盛之地,留存的加賀繡因技法多樣與極其高超的表現力而享有崇高的聲譽,博得極高的人氣。纖細華麗的表現方式為高級和服錦上添花,亦成為點綴摩登披肩,提包等現代生活元素中的裝飾。金澤市內數間工房中「今井刺繡」曾為最古,譽為「加賀繡IMAI」。

認定為「傳統工藝士」的「橫山佐知子」師從於主宰工房的祖母「今井フクヱ」,是活躍的傳承人。而祖母自嫁入今井家開始,承襲傳統加賀繡60餘載,開設工房培育後繼者。只是近年對傳統刺繡工藝需求的減少,後繼乏人,與機織刺繡的衝擊,各工房也舉步維艱。不幸的是曾為最古的今井刺繡鋪今年2月倒閉破產,祖母也在上月他界,僅留下珍世繡品流芳。

 

 

我們常認為刺繡女紅多為賢淑女子的喜好,其實非也,也頗有些鬚眉不讓巾幗的架勢。「豬上雅也」是江戶刺繡的職人,近年受到各方的矚目。誕生自經營和服的家庭,身為次子似乎更多選擇的餘地,父母外出辛勞工作,陪伴他是自己的祖母,祖母刺繡的身影深深影響著他,小學時從家中找來碎布,將當時風靡的卡通形像以針線表現,顯露出對刺繡的喜愛與才華。後進入工藝高中學習設計,畢業後也曾訪問過數間設計公司,同時跟隨父親拜訪和服相關的傳統工房,散發橙色光暈的燈泡下,刺繡職人的身影讓他聯想到自己的祖母,觸動了內心,遂走上刺繡之路。

拜師從藝也非一帆風順,獲知受到嚴厲對待後,首先被父親阻攔表示反對,師傅又中途離世,先後跟隨兩位職人長達10年的修業,終於出師獨立。刺繡是個沒有正確答案的工藝,同樣的紋樣因不同職人的感性,不同的針法,不同的色彩,都會有不同的表現。磨練自己的感性奉為天職的刺繡,成為他針尖對麥芒一絕勝負的動力。

 

 

藝術家「清水あさみ(Asami Kiyokawa) 」還在文化服裝學院學習中便成為模特活躍於時尚雜誌,之後以絲線布料作為她表現的工具,嶄新的刺繡作品彰顯她的個人情緒。現在更將作品觸角延伸到衣裝、空間設計、影像、廣告、插畫等領域,受到各個年齡層的厚愛,去年於「水戶藝術館」舉辦題為《美女採集》的個展,亦因最年輕美女藝術家個展一度成為話題。

 

 

「 京東都 」則是出自代表日本傳統文化的京都,結合傳統刺繡工房,承繼古老工藝的同時融合現代文化,經由時尚發源地的東京,面向世界的雄心壯志。以有著400年曆史的京友禪染色技術和四季風月花鳥蟲草題材,表現出日本人幽玄的世界觀。結合現代年輕人的審美與生活方式,大膽做出刺繡更多可能的嘗試。

刺繡纖細光澤映襯著職人心中的原風景,古老技藝的傳承即使僅有一線希望,用生命感知的萬物生靈,亦會久遠。篤定心念絲絲入扣結成微光閃耀,縫製出自我的生命線。(圖片均來源於網絡,撰文_will)

後記:

感謝每位讀者陪伴我們共同走過,感知季節變幻,感受職人風物。在夏至時節聞香靜心,等小暑時搖扇聽著風鈴脆音,大暑時節遍遊東瀛各地品茗聊天,立秋時節提燈照亮遠行的旅人,處暑又在江戶老舖朵頤蕎麵,拿有田燒瓷接取白露的凝白,秋分蕭瑟中不畏鍛刀火光沖天,寒露時則清酒微醺賞月樹下,霜降時節將心境記錄於和紙之上,而立冬圍坐暖具應對空寂清冷的玄冥,年底的小雪用糖飴溫暖內心一絲甘甜,以鐵瓶煮茶的繚繞蒸汽勾勒出大雪素淨的世界,冬至入浴錢湯涅槃新的開始,待小寒新年時捧漆碗溫熱故鄉,大寒春回品味菓子上的生活物語,春曉遍插花卉迎接立春,雨水的早春沖刷硝子塵封的往事,驚蟄時節捕捉蟲蝕的友禪,帶著風呂敷邁出春分踏青的腳步,潔齊清明時節卻忙碌於印傳的煙熏中,也曾穀雨時節撐著和傘漫步京都街巷,編織竹光安神立夏,稍有盈滿的小滿時節浸泡於染缸,最為繁忙的芒種時節,我們走到了終點,種下一份尚未成熟,收穫一份仲夏希望。

一年的傳統工藝,也正是我們一針一線縫製的光陰物語。還記得我們啟程的初心,鄰邦的今天有我們獲知的明天,四季變化是生活無盡的輪迴,職人不泯的人性光輝,對歷史傳統的敬畏,更是淺顯旅程溫故的知新,藉此認知我們自己的未來。

 

延伸閱讀-

Voicer Weekly 日本風物|霜降之和紙(上篇)

 

文章來源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