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Bravo電視台繼「Project Runaway」和「Top Chef」創下真人實境比賽的高峰後,今年夏天把矛頭指向一個嶄新的領域:當代藝術。「藝術之作:下一個偉大的藝術家」採取和其他節目同一套的競賽模式:十四位參賽者每週接受不同的挑戰,淘汰者就要打包回府。當廚師或設計師能從短時間創作出來的料理或服裝一較高下,藝術的評斷能套用同一種公式嗎?

早先英國大收藏家薩奇在BBC頻道開辦了類似的藝術選秀節目「薩奇學校」(School of Saatchi)引發多方爭議。此次Work of Art也不例外,但爭議也就意味著引起更多人的關注。

而這些「關注」很大的成份來自星光閃閃的製作團隊:慾望城市女主角莎拉潔西卡派克擔任製作人,全球第三大拍賣公司菲利普斯(Phillips de Pury)的老闆西蒙德普立(Simon de Pury),如同Tim Gunn在「Project Runaway」裡面的角色,擔任參賽者的老師兼顧問。三位評審,分別是來自New York雜誌的藝術評論傑尼索茲(Jenny Saltz),紐約下東城藝廊經營者比利鮑威(Bill Powers),和現任紐約行為藝術雙年展主席的珍格林伯蘿漢(Jeanne Greenberg Rohatyn)。

不過Reality Show裡最重要的角色不是主持人或評審,而是參賽者。Work of Art的十四位參賽者包含各種類別的藝術創作者:有藝術教育工作者、裝置藝術家、平面繪畫者、雕塑家、攝影師和綜合媒材創作者等等。每週的題目不僅是考驗藝術者的快速反應,也一次次驗證劇組和製作人是否了解藝術創作的本質。一連十個禮拜,每次都要在有限的時間內( 如48小時)以極小的預算(有低到美金$100者) 做出成品。最後脫穎而出的能得到美金10萬美元獎金和在布魯克林美術館舉辦個展的榮譽。

競賽題目大至戶外裝置作品,小至迷你的經典小說封面設計。第一集每個參賽者與指定的對手配對,以對方的個性與特質來創作對方的肖像畫。第二集以雕塑家約翰凱斯勒(Jon Kessler)的創作概念為題,參賽者必須將各種廢棄物重新組合,創作出新的藝術裝置。第三集出版商委託參賽者賦予經典小說如「科學怪人」、「吸血鬼」、「艾莉絲夢遊仙境」等新面貌。

第四集的主題是「震撼藝術」。靈感來源是因作品《尿溺中的基督》、「性的歷史」攝影系列在藝術界內外掀起軒然大波的塞拉諾(Andres Serrano),他同時也擔任這集的評審。第五集參賽者以作品反應他們在曼哈頓開車的經驗,非常簡單直接的命題,參賽者也端出缺乏想像力的作品。

接下來他們分組為紐約一個社區公園設計公共藝術; 以鉛筆、蛋彩顏料或通心粉等兒童的素材來反映他們的童年記憶。第八集,藝術家再度配對來表現兩相對立的元素,如天堂與地獄,男和女,秩序與混沌等。紐約塗鴉創作者瑞安麥吉恩斯(Ryan McGinnes)擔任這集的客座評審。第九集參賽者要從大自然汲取靈感,創作出以自然為素材或想像的作品。

前九集的比賽都像是打仗一般,參賽者給予非常短的時間來構思與完成作品。一路過關斬將的三位年輕藝術家在決賽終於有三個月的時間來發展各自的系列。作品在Phillips de Pury & Company的藝廊展出。最後贏得「The Next Great Artist」頭銜的,是年僅23歲、剛從賓州大學藝術學院畢業的Abdi Farah。當客座評審David LaChapelle宣布贏家時,Abdi不僅獲得豐厚的獎金、布魯克林美術館的個展,Phillips de Pury還「加碼」應允讓Abdi的作品在他的公司拍賣。

多麼大的榮耀!對於年輕的創作者來說,經由這樣的戰鬥式磨練,有藝術市場上的前輩指點,以及因節目得到的知名度已能替他們帶來更多展出機會,更遑論登上博物館和拍賣公司的殿堂了。但這樣一個商業性濃厚的另類藝術補助機制或藝術獎項,可預見地一開始便受到兩極的評價。

肯定者認為這個節目打破藝術的迷思,把藝術創作的過程藉由電視帶進一般人的客廳,也讓藝術圈外人了解從什麼角度、如何用行話來評論、欣賞藝術。對於大眾較不熟悉的當代藝術議題來說, 收視已經破120萬人次的Work of Art似乎成果不錯(雖然「Top Chef」每集就有270萬觀賞人次)。

Wall Street Journal Online和和著名藝術網站 Artinfo.com都闢專欄,鉅細靡遺地介紹每一回的「戰況」,還天馬行空地幫忙構思有趣且更具挑戰性的競賽主題。

藝術評論卻多是嗤之以鼻。他們認為藝術是長久個人經驗的反芻與累積,其負載不同層次的技術、情感、與生命經驗的融會貫通。一個好的作品動人之處在於作品背後深刻的意念,把藝術創作表現地太直線太簡單了。好的藝術往往進入到社會和人生的思考。不僅是技巧、視覺性的,還會進入到哲學、觀念的層次。藝術家的奇特、大膽、別出心裁,才是藝術震撼人心的原因。

綜觀十集的節目,觀念作品多不受青睞,節目前幾集被淘汰的藝術家從物質形式的探討轉向精神層面,卻因評審不買帳或藝術家不成熟的詮釋,落得回家的命運。此外,因為極短的創作時間,偶爾有視覺性高的作品,卻普遍沒有太引人入勝的內涵。時間的壓力沒有激發出爆炸性的想像力,而是成就一堆如同藝術學校課堂裡的作業。

其實不只是藝術創作,就連觀賞經驗有時也都需要一段時間的沈澱和反覆玩味,才能體會作品的真諦,或將作品意念和自己的生活經驗連結。另外,儘管「藝術是主觀的」這句話幾近陳腔爛調,當評審不喜歡某個人的作品時,主持人便告訴淘汰者:「Your work of art didn’t for us」。是不是有點太自負了呢?為什麼四個評審的觀點就決定一個人的作品成功與否?有人說過,藝術和娛樂的差別在於,後者給予觀者一種觀點,一個所謂的正確答案,前者卻是讓觀者自己去評斷和反思。Work of Art的處理手法就是奉娛樂為圭臬。

經由這樣的節目設計,Work of Art所呈現出來的藝術家群像,一方面好像替藝術創作者「洗白」:藝術家也穿得和正常人一樣,不都是穿著歌德風或破爛衣服,他們也有和常人一樣的社交生活等等。但另一方面,還是有受到強迫症困擾的Miles,或個性尖銳的行為藝術家 Nao,讓這個群像仍存在著些許大眾的刻板印象。

此外,經由攝影機的主觀取鏡和劇組的「用心安排」,如同其他真人實境節目,或許都在歌頌某一種專業,但鏡頭真的在做的,是刺探參賽者間的衝突和放大個人內心歷程。 曾有Reality show的製作人在訪問中表示:「有衝突才有娛樂性」。Work of Art似乎也逃離不了這個模式。

在所有的批評聲浪中,最尖刻的是布魯克林美術館將送給最後贏家一場個展。博物館是藝術金字塔的最頂端,能在博物館舉辦展覽就等於拿到進入主流藝術界的門票。對於布魯克林願意提供這樣的「捷徑」,Modern Art Notes 的作家Tyler Green說,「這就像哈佛商學院請來川普的「誰是接班人」參賽者當講師一樣糟糕」。

究竟Work of Art是不是一個成功的節目呢?他具備了真人實境秀的所有條件 :有刺激性的主題、美麗的主持人、參賽者的背後故事和鬥爭關係。但是藝術畢竟太主觀,藝術家和他們作品的價值也不能僅靠幾個評審的喜好來蓋棺論定。如果Work of Art在去除當代藝術迷思上有任何貢獻的話,他們同時也製造一個了新的迷思-藝術是直觀的、線性的、視覺效果重於內涵,還有人人都可以當不負責任的評論者。

Work of Art第一季已經播畢。 22歲的Abdi Farah拿下「the great artists」的頭銜。他在Brooklyn Museum的展 ““Libation”將展到10/17。看看這些像藝術科系學生做出來的東西,你的想法是什麼呢?

“Libation” installation view

文章出處/紐約解剖學 已刊登於藝術收藏與設計雜誌2010十月號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龐客和歌劇、獨立書店和香奈兒、塗鴉和Jackson Pollock、綠城市的口號和中國城的現實、夢想的發酵和破碎 – 紐約態度千百種,拒絕被任何一個名詞定義。 從2008 開始,我試著從裡向外一層層撥開紐約複雜的個性,從建築、藝術、劇場、城市政策做異人觀察,並時時站在顛覆的立場,看自己看群眾看世界 。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