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哲學家認為

語言本身,是世界上最容易造成誤解的溝通方式

因為之間的變因有太多了

溝通者A對語言的理解能力,語言本身的多樣性解釋,溝通者B對語言的理解能力

三者必須精確的在同一條平行線上,才能成就「溝通」

事實上,這也是數百年來

藝術家們嘗試著突破的一條限制 (boundry)

如何不使用文字,反映出最接近真實的真實

與任何一位 modern artist 無異

Fred Eerdekens 和 Mathias Schmied

也一樣在尋找着文字與事件的對應關係

只是這次他們從更抽離的方式來探討

追溯夢境和語言之間的矛盾性

夢境中不連續的畫面背後隱藏了什麼意義

特定的視角與投射所得知的語言訊息又代表了什麼意思?

V

如果夢中的畫面本身是一種記憶

而夢中出現的獨白 是否反射了閱讀者的淺意識

或 其實一切都是無意義的呢

Mathias Schmied

一樣用攝影與雕塑討論夢境和語言的當代藝術家

他習慣用繁複地扭曲來創作線性雕塑

看似無意義的蜿蜒

在光與影的對話中,沈潛著秘密地訊息

先「看」雕塑藝術自身的形

而後「讀」藝術品背後的意

看似無意義的呢喃

卻有淡淡地,帶有詩意的一種趣味性

誰說

當代藝術都很無聊?

有時候,是看你有沒有專心「讀」

: )

Image resource : Fred Eerdekens & Mathias Schmied

文章出處:一口bite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一口文画 / 1-bite 。繪本+插畫+動態視覺+出版+大小孩在真實世界的靈感心情救難包 = 一口文画。Story-telling in all forms. One bite at a time. / 故事萬千.一口一回 /// http://www.1-b-i-t-e.com/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