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底的週六午夜十二點,寂靜的羅斯福路四段湧現一窩窩的人潮,穿著有嬉皮也有搖滾,有台灣人也有外國人,他們都在等著參加國際藝術雜誌《白木耳》(White Fungus)的第十五期發行派對,活動不僅邀請到美國紐約的表演藝術家 Whitney Vangrin 獻出她於亞洲的第一場演出,還有電子音樂、噪音及鐵克諾(Techno)藝術家輪番演出,現場將近四百人,從午夜狂到清晨,能不精彩嗎?

白木耳雜誌十五期國際發表派對上,Mark 位於後台音控。
Mark at the international release party of White Fungus magazine’s fifteenth issue.

東京的電子音樂先鋒 KK Null 自 1980 年代早期便是實驗及革新的後硬核音樂領域中的佼佼者。
The legendary Japanese experimental music artist KK Null returned to Taipei for the first time in years for White Fungus.

但《白木耳》又是打哪來的?其實這本刊物的故事比該晚的表演更精彩。這是一本獨立藝術雜誌聚焦全球當代藝術議題,默默耕耘 8 年後,終於在 2012 年獲得美國紐約 MoMA(世界最傑出的現代藝術收藏博物館)選為千禧年雜誌,是台灣唯一一本與世界其他傑出的百本獨立藝文雜誌齊名的刊物

隔年,《白木耳》終於和英國國際發行商 White Circ 簽約,夾帶台灣藝文新聞挺進全球二十三個國家,而這份名揚國際的雜誌,創辦人竟是這對紐西蘭兄弟:Ron Hanson 與 Mark Hanson。

紐約行為藝術家 Whitney Vangrin 曾於紐約 PS1 當代藝術中心和倫敦當代藝術中心等處演出。
New York performance artist Whitney Vangrin’s first-ever performance in Asia.

Whitney Vangrin 首次亞洲演出獻給台灣,張牙舞爪的直覺式情緒為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Audience at that night were overwhelmed by the emotional tension Vangrin generated via her physical movements. She cried, screamed, licked ice, and even burnt her tongue with a lighter.

當觀眾凝視表演者,也彷彿從表演者身上看見曾經的自己。
「Vangrin’s art employees various materials to a degree collapses apparent divisions between mind and body.」(Photo credit: Etang Chen)

鄭宜蘋 Betty Apple,多次在白木耳主辦的活動中演出,還曾受邀至舊金山與柏林表演。
Betty Apple is a composer, DJ, and sound and performance artist based in Taipei. She was invited to perform at White Fungus’ Depopulate event series. (Photo credit: Zito Tseng)

從第一本到第十五本刊物,走了十二年

從 2004 年在紐西蘭創刊、2009 年落腳台中續辦雜誌起,兩人至今都是靠著一邊教英文的收入來辦雜誌,出刊速度約莫是一年一本。由於關注的議題非主流,兩人埋頭做了十年,兩年前才終於被台灣主流財經媒體報導,迅速席捲媒體圈,一夕間知名度大開,台灣銷量瞬間多了近三倍,「我記得當時報導一出來,我是那篇文章第一個按讚的人,看著按讚數從一,一路衝到不知道幾萬,天啊,那真是太酷了。」Ron 說著,輕撫著跳動的心口。

最新的第十五期刊物,內容同樣包羅東西方的當代藝術,而文字與版面設計的要求更是升級,二十六頁的報導篇幅介紹台灣聲響藝術先鋒林其蔚,羅列介紹他的歷年作品,同時穿插精彩採訪內容,不論是九零年代噪音運動如何與台灣政治現象牽綁,或是 2004 年他發表由眾人組成的聲音演出「磁帶音樂」,都會徹底開拓你對聲音想像的制約,尤其是「磁帶音樂」,以迴響式的聲響表達密集的人聲,充滿前衛、實驗性與社會意識。

他們也寫到美國紐約的表演藝術家 Whitney Vangrin,描述這位極富才華的紐約女孩如何在表演舞台上詮釋她的情緒,一會兒哭泣,一會兒吶喊,甚至讓舌頭黏上冰塊,或用打火機燒自己的舌頭,將內在情緒像是轉開爐火一般,從微火轉到烈火,重複地曝曬最強烈的內在自我,直到她逐漸拉回意識,再轉向下一輪情緒,觀者客觀地凝視表演者的情緒,好像看見曾經陷入情緒的自己。而這一些文字,都是台灣媒體鮮少接觸,甚至難以精確闡述的內容。

白木耳雜誌的創辦兄弟 Ron Hanson 與 Mark Hanson
Founders of White Fungus magazine: Ron and Mark Hanson.

連結台灣與世界,是他們的使命

「白木耳」三個字逐漸成為一個品牌,不論讀者如何定位,只要說出你認識這本雜誌,就好像很酷。他們不但受邀去富邦藝講堂演說,連日本傳奇性實驗音樂家 KK Null 都在 Instagram 上為《白木耳》宣傳;他們儼然成了紐西蘭政府連接亞洲藝文圈的橋樑。不過兩人表示真正令他們興奮的,是他們逐漸建立起了獨立藝術圈的人脈,鏈結了台中與外地,更牽起了台灣與世界。

他們跑遍柏林、北京、香港、澳門等地舉辦活動,「我們要把台灣放進世界地圖上。談到亞洲藝術,多數人都想到北京、東京、香港, 我們希望未來台灣也是其中一。」Ron 滿臉興奮地說。最近一次接受英國知名雜誌平台組織 MagCulture 採訪時,他談到了台灣,也藉此宣傳了台灣藝術含量相當高的空間如 The Cube、朋丁、Boven等地方,「除了宣傳台灣,我更期待視覺藝術在台灣的成長。」

來自紐西蘭的他們,深刻理解台灣像紐西蘭一樣活處在世界的邊陲,不是一個「必去的地方」,但是相較於與世界無爭的紐西蘭,他們相信台灣更是一個藝文界的人「該去看看的地方」,他語重心長地說:「台灣一直都有新的事情在發生,只是世界上的人們不知道,也許哪一天人們會說『嘿,《白木耳》是台灣來的耶,下次去台灣看看吧。』」也因此,下一步,他期待《白木耳》能有一處自己的空間,一來是設立辦公室與強化品牌形象,二來是作為藝文界人才的聚集平台。」

我們想給予藝術家一個舞台,不只是一次性的報導或表演,而是藉由這一個舞台而牽起彼此,建立起長期的關係。我們也很喜歡接觸年輕有才華的藝術家,有時候硬給他們一點推力、逼他們上台表演,我們相信給他們幾年的時間,他們都會成熟的 。」Ron 直白地說,

人們常常在談人脈建立,事實上,你永遠不會知道和你建立關係的人在哪裡,唯一能做的,就是讓鑽研的領域更廣更深,在鑽研的過程中,自然會遇到志同道合的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自然會有機地拓展出去。

白木耳雜誌最新的第十五期刊物,內容同樣包羅東西方的當代藝術,而文字與版面設計的要求更是升級。
The feature of Vangrin in this issue gives us a closer look at Vangrin’s abundant works, analyzing the talented artist’s experimental performances.

紙本媒體的衰敗?Ron:要有耐心

創刊至今十二年載,兩人很希望能將雜誌當作一樁事業來做,而不再只是副業,但是現實依舊殘酷,當市場一片看衰紙本媒體時,他們不但堅持紙本發行,更不願意輕易向商業靠攏:「廣告一直是我們最弱的項目,而且廣告多半是想推一些很實際的東西,可能一雙鞋、一款衣服之類的,但是我們希望《白木耳》是在博物館展出的等級,是下一個世代會進去博物館拿起這本雜誌說『天啊這好酷』的層次,所以我們不能魯莽地轉向市售商業雜誌的品質。」

名聲的遠播並沒有讓兄弟倆變得「實際」,媒體的變遷沒有讓他們開始追逐速度——他們選擇繼續與現實拉扯,「這過程非常很掙扎,但人生誰不掙扎呢?」 Ron 聳聳肩,「畢竟,這一切都是從零開始的,想要實現什麼,都要有耐心,要有耐心啊。」

About Ron Hanson and Mark Hanson

來自紐西蘭威靈頓,《白木耳》(WHITE FUNGUS)雜誌總編輯 Ron Hanson 擁有維多利亞大學藝術史碩士學歷,而雜誌設計總監 Mark Hanson 則畢業於梅西大學設計系。兩人在中、小學時,在爸媽的堅持下休學一年以露營的方式遊歷美國 47 州,造訪各大美術館與博物館。

兩人於 2000 年初次造訪台灣,而後於 2004 年在紐西蘭威靈頓創辦《白木耳》,並自2009年起以台灣台中為總部。

《白木耳》主要聚焦全球當代藝術議題,並且帶著台灣藝術家出征,於紐約、柏林、舊金山、威靈頓的美術館與展覽空間演出,除了《白木耳》之外,還發行第二本獨立雜誌《潛意識餐廳》(Subconscious Restaurant),專注於介紹台灣前衛聲音創作藝術。

 

圖文出處/ Beyonder Time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