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左岸最著名的rue d’Ulm, 因為這條短短的小路上就有法國高師院、公學院、巴黎高等裝飾藝術學院等三所名校與居里夫人研究中心。路的盡頭是葬有大思想家伏爾泰、盧梭與法國文豪雨果、左拉、大仲馬等人的先賢祠。

 

很多人喜歡巴黎左岸的拉丁區,因為它有著知識分子的藝文風氣。也有很多人喜歡聖傑曼德佩一帶,因為那裡有許多精品店與全巴黎最便宜的藥妝店。如果我們拋開了這些,河左岸還剩下些什麼?

首先,河左岸的學術風氣來自於法國所有高等學府的地緣關係,法國高師院、政治科學院、高等美院、索邦大學…等全在左岸。但若不是在這些機構工作、研究或進修,根本不得其門而入,一般人或許就是到聖米歇爾大道上的書店感受一下這裡所謂的「學術風氣」吧。而這些在高等學府工作或研究的人,又有多少人能買得起房價在世界上屬一屬二的巴黎河左岸五、六、七區?我們可以在傍晚時擠的如沙丁魚罐頭的地鐵裡略知一二。

聖傑曼德佩一帶,是許多觀光客喜歡居住的一帶,因為它完全符合外國人理想中的巴黎:浸淫在藝術與學術之間,又可以同時逛街買LV和CD的包包(這裡是法國名店的集中區域之一),而且這裡阿拉伯人或黑人不多,「看起來」治安比較好。去除掉那些手裡拿著地圖、脖子上掛著相機的觀光客和晚上七點就打烊精品店,左岸到底還剩下些什麼?左岸剩下它的美名與死氣沈沈的藝文活動與生活。

今天,我在聖傑曼德佩一帶做「設計田野調查」。一個下午過後,除了觀光客和剛下課的學生之外,只聞到腐朽的氣味。離開了主要觀光大街,就剩下身穿皮草、手拿名牌包的老婦人,走在人行道上看著店內的櫥窗。沒錯,這就是左岸的真實景象:老布爾喬亞式的古董傢具行、暴發戶品味的設計連鎖店、繡有蕾絲花邊喬琪姑娘式的童裝店…等,沒有朝氣、沒有創意也沒有活力。

我們所懷念的六○年代沙特、波娃的左岸,早已被生氣蓬勃的右岸活動所取代。隨著龐畢度藝術中心的創立與各種新形態的藝文論壇的產生,咖啡館不再是知識分子聚會的場所。現在會取名叫「文學」的咖啡館,無非就是放書讓人閱讀,而不像過往是個文人聚會的場所。音樂表演的場地充其量也不過就是仿古懷舊供觀光客一圓六○年代爵士夢的高消費酒吧。藝術經營的轉變,早自二十年前,此區的藝廊就已被服裝精品店取而代之,而老一輩義憤填膺的知識分子也成為現在路上風燭殘年的老人。

相較於左岸的式微,右岸則顯得生氣蓬勃:龐畢度藝術中心終年大排長龍的年輕人、 各式講座與論壇、常有全球知名樂團表演導致大塞車的Elysée montmartre、舉辦攝影音樂節的Point Ephémère、前年開幕的104藝術中心…等。其中還有因應房價而定居於第十區、十八區與十九區的青年藝術家、設計師與創作者等,讓右岸成為年輕人聚集的場所。

很抱歉在這裡把許多人對左岸的憧憬給破壞了,我只是把巴黎的現況誠實地告訴大家。因為我自己就曾經抱著對五四運動的嚮往與對張愛玲小說的神往,到北京與上海「尋舊」,最後才發現只是自己的少女情懷,一切早已面目全非。事實上,不管你住不住在巴黎,其實都可以輕鬆的認識巴黎,只要你認識自己。

 

文章授權轉載出處 巴黎不打烊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旅法藝術家設計師,Active Creative Design創辦人之一,其藝術創作方向為數位藝術領域的新表現形式所引起參觀者的感知與媒材的革新開發與利用,作品常於歐洲與台灣展出。 由於對藝術與文化的熱情,2009年開始經營以巴黎各種藝術、時尚與設計展演第一手報導的部落格「巴黎不打烊」讓大家不用來法國也能擁有同步資訊。 雅砌雜誌Paris Blog專欄作家,並不定期為國內雜誌期刊撰寫有關歐洲藝文設計相關新聞,曾出版《婊子日記》(布克文化)與《柏林玩設計》(時報出版)。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