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京都清水寺前清水五條坂,總是會不由的被兩旁琳瑯滿目的精美陶瓷器所吸引,也因曾遍布陶房窯元清水燒就此得名。自稱只是上班族匠人的「藤田瑞古」在這條競爭激烈的清水道上,又有著怎樣與眾不同的過人之處呢?


五條坂口(插畫_ 藤木亙

京燒・清水燒既京都的陶瓷器,因陶房窯元能工巧匠聚集於清水寺周邊而得名,從桃山時代(1573-1603)開始以華麗優美的釉色彩繪著稱,同時京都的宮廷文化熏染下公家、茶人的極高美意識並存,也形成獨有的京都陶藝文化。陶藝名工百出競爭異常激烈,沒有些許自己獨特的設計與技藝,實在難以生存,京都亦因此成為日本陶藝的朝聖之地。

傳統工藝師“藤田義孝”雅號瑞古,出生在廣島,家業與京燒・清水燒可以說是毫無瓜葛,高中尚未畢業卻已拿到進入金融相關公司工作的內定通知。或許是命運的安排,當時,被祖母教誨說“人總要有門手藝在身”,隨後藤田便利用高三的暑假,前往祖母兄弟經營的京都陶藝工房,開始了一段就此改變一生的零工生活。


匠人想要出師有著不成文的規定,至少需要10年時間,但是藤田有著自己的「戰略」。高中畢業後直至44歲獨立的那26年間,他的生活簡直就是上班族匠人的每天。“時間”是他的意識中的要素,自認起步較晚,就必須如同上班族朝九晚五的絲毫不可懈怠。也許是曾有金融方面的潛質,理性合理不浪費時間的前提下,提高自己的技藝成為他的信條。通常別人一年所學的技藝他半年就要掌握,26年間一心玩轉轆轤的執著,從直徑一尺大的大皿到豬口小缽,不懼尺寸皆可對應磨練出的技術是他的武器之一。

拒絕與別人相同的不僅僅是在修業中,每日只睡3小時的日子也多不勝數,當其他匠人休息時,他依舊整日整夜的工作。有前輩曾說過“只有時間,不論貧窮或富有,大家都是公平的”,修業時代的勤奮成為他成就今日工作的武器之二。


步入他的工房,有著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之感,實際這也是戰略刻意而為。拿取工具、材料全部都在觸手可得處的設計,亦是下了番工夫的。在匠人間有「比起工作,工作的計劃更重要」的名言,開始工作前在腦中醞釀整個過程,是比實際操作更為重要的意思,正是於此他才將自己的工房設計成「便利8分,操作2分」的格局,相對較小使用方便,可更加有效使用時間成為他的武器之三。

藤田以製作瓷器為專又是他的一大武器,將瓷器的技藝發揮到極致一直是他的追求。不僅是清水燒,除此之外的日本其他瓷器流派,急須、土瓶甚至海外瓷器都是他潛心研究的對象。造形之美當不必言說,作為日常生活中的用具,所具備的功能之美而成的器形,更是他注重鑽研的所在。清水燒追溯上千年的漫長歷史中,無數能工巧匠日積月累才逐漸形成的現今所見的造形,可以以「完美」來形容。藤田一面是對此充滿敬意,延續京都的雅緻、優美與細膩,另一面心懷不搶奪料理的光彩,而做出設計。「料理是主角,器皿只是輔助,搶了戲份又想如何?」藤田如是說。


關於傳統藤田也有著自己的一番見解,「將自己繼承的技術知識,融會貫通的運用到自己的作品中,這才是傳統」,為什麼如此?比如,活躍於江戶時期的繪師「尾形乾山」,他將和服中的紋樣用於瓷器,當時這種手法稱作「非主流」,可是隨時間的流逝,證明此方法也會逐漸變為主流,成為當時人所熱衷的品類。「為當代而製作不止,隨後就會成為下個時代的原型」,傳統就是為下個時代而生的「傳統」,今天的作品會成為明日的傳


藤田的作品以纖細優美,將薄胎追究至極限的,施以優美華麗彩繪的食器為多。「京都是公家文化之地,無所事事的公家,尤其是女性不喜好笨重的器皿」藤田繼承京都傳統文化的同時,運用幾十年匠人經驗中培育出的技藝,才有呈現出透光薄胎的器皿。如今,藤田已不滿足僅用釉藥的彩繪來表現他的作品,將塗漆的技術引入其中,不斷挑戰的是藤田自己的創作慾望,磨練日臻成熟的獨有“武器”。(撰文_Will,圖片_ 淒婉職人街

 

文章出處: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