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意Vol.6|大西巧 摇曳自然的燭光

大正3年(1914)創業於湖畔港町繁榮的日本滋賀縣,距今近百年的近江手工蠟燭老舖「大與 」,第四代的年輕匠人大西巧,因創新思維設計的米糠「和蠟燭」獲得當年Good Design獎,現代社會中的古老生活,年輕一代有自己的主張。

幼小時的大西君曾羨慕朋友有在普通公司工作的父親,憧憬穿著西裝上下班的上班族更加帥氣。棒球少年的時代沒頭沒腦的練習,亦未從想過要繼承家業,追隨父親成為匠人更是夢幻般的飄渺。大學三年級與父親的一次暢談成為巨大的轉機,逐漸認識到「和蠟燭」的魅力,而後拜師從頭學起。

近江「和蠟燭」是滋賀的傳統手工藝,與京都、石川的和蠟燭並稱三大產地。而「和蠟燭」與普通蠟燭簡而言之既是原料的不同,前者採用植物性原料,一般蠟燭更多的使用石蠟。「大與」的蠟燭使用野漆樹果實中採集的漆蠟與米中汲取的米糠蠟作為原料。

除此之外使用的蠟芯也不相同,蠟燭的燃燒是經由火燃燒產生的熱量,融化燭蠟產生蠟油,而蠟芯吸附蠟油進而燃燒。植物性的蠟燭,蠟芯的滲透力較弱,選擇採用和紙與燈心草的草芯捻捲成蠟芯可有效解決此短處。表面積變大後,吸收力也增強,燃燒便充分起來。而普通蠟燭原料因來源石油,自身滲透性較強,即便是採用線芯這樣細的蠟芯,仍然可以充分吸附蠟油進行燃燒。

原料之外製作的方法也有所​​不同,大西君娓娓道來。「普通蠟燭是澆築的方式將蠟灌至注型中成形,而『和蠟燭』則是直接用手攢制塗抹而成,當然『大與』的店中也有灌注成形的。米糠原料的蠟燭都是灌注而成,石蠟與米糠都需要更高的溫度才能融化,人手直接攢制的蠟液也要40度左右的溫度。」

「和蠟燭」的火光比起普通蠟燭要大不少,人所不能感知的空氣流動都容易影響到火光的變化,因此」和蠟燭」有著獨特搖曳的細膩表情,亦不容易熄滅。與採用植物原料有著直接關係,近代蠟燭原料多使用石蠟,而大西先生卻執意於植物的原因又是為何?

現今仍有些教會廟堂也使用蜂蠟,但大多數已經改為石蠟制的蠟燭。他執著於植物也因是「和蠟燭」,因日本本是石油資源匱乏的國度,歷史中逐漸自然而然形成之,既然是「和」蠟燭也必須有些日本風才好,大西君說到此處不禁笑起來。除此之外他認為更重要的是,這是個不知何時會枯竭的資源,與持續可能的植物能源作何選擇的問題。

「比起地下的能源使用地上生長的,況且是僅需1年便可生成,可持續使用的原料,何樂而不為呢」,如此簡素的主張。

在面對米原料怎麼可以用於製作蠟燭的問題時,大西給出瞭如下的答案。1970年代技術革新從油中分解出蠟的技術得以實現,石蠟便是其中之一,而米糠則是蠟本身的原料之一。

單一且100%單純的原料,更易製造,燃燒穩定,容易灌注的諸多優點促使他選擇米糠提高製作效率。「銷售中我自己也應明確,與普通蠟燭的不同之處,自然使用什麼原料製成,理應明確的傳達給消費者。」「米製蠟燭」不單純是「和蠟燭」附加個名字而已,大西如是說。

蠟燭曾是古老時代生活中不可欠缺的存在,現代社會中又是怎樣引用蠟燭的呢?「古老時代生活不可欠缺」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為何現代人遠離火而生活?是因為自然。自然是危險的存在,有發生一切未知的可能,而「未知的可能」更是都市生活男女所懼怕的,社會不斷追尋掌控的所在。

「都市化社會中失卻了什麼?感受能力,適應能力,和辨思智慧所下的工夫。」不斷的便捷同時逐漸失卻了獨立思考的能力,「放任置之亦可,無須思考也罷」的思想可以用氾濫形容。「人類與動物相較進化是因為學會使用了火,與其說是使用不如說是很好的與火相處。蠟燭是藉由火使人類生活更加富庶的道具,我也時常念想著此處而工作。」

功能與社會價值之外對設計也頗有想法的大西就我的問題也有話說。「蠟燭表面留下製作時手的印痕,有著特別的風味,這是為了證明手工製作嗎?」其實他倒沒有刻意而為,反倒是刻意想之了。

「本質上來說,表面形態無恙可以燃燒即可,沒有什麼問題。可是最近從有些銷售店里傳來’表面再認真下點工夫’的聲音,我也得照做的(笑)。這是個感性問題,手工的證明一事,可以以建築舉例,是毛草棚還是書院建築,都可以對應得了」,但蠟燭最基本的功能是「優美燃燒」的姿態。

現代日本社會得婚喪嫁娶、寺社佛閣等處還能看到蠟燭的身影,都是非日常的生活場景,大西又是怎樣區分非日常與日常的?大西說「使用蠟燭的機會就是非日常的時刻,日常生活中沒有非蠟燭不可的場景。我當然不是呼喚放棄使用電器回到蠟燭時代,變成日常,我從來沒有這樣想過。

蠟燭已幾乎沒有了照明的功能,我所思考的是使用蠟燭怎樣愉悅於非日常生活中,使用者又是怎樣思考,怎樣感受其中的。」

「和蠟燭」匠人的大西,從設計到策劃亦都親歷而為,又是怎樣平衡匠人與設計的分工?「我是和蠟燭的匠人也是經營者。像「大與」這麼小規模的鋪子營業額也不多,想要兼顧兩方並非難事。換言之,作為匠人認真工作,嚴謹的經營,實際就是對公司進行最好的設計、策劃,這理所應當是繼承人我的工作。

商品的包裝設計也委託過能夠很好理解產品的設計師,所思考的事情,想要傳達的事情,未來希望達成目標的事情,通過商品傳達給消費者,非常重要。雖然基本上一個人做到現今,但確實感覺到仍處在業餘水平(笑)。 」

大西巧因創新思維設計的米糠「和蠟燭」獲得當年Good Design獎

作為老舖的第四代繼承人,不得不直面傳統和變革做出判斷。「承繼了不少,自己也感受到許多,我認為這才尤為重要。非要說就變革而言,正確的展示方式、正確的傳達方法、可視化的設計發揮了巨大作用。對我來說就是變革。周遭環境不斷變化中,「和蠟燭」保持不變的殘存至此。

日本泡沫經濟崩塌,形成經濟至上主義,大量生產、大量消費的社會結構。對此持懷疑態度的同時,繼續長期徘徊萎靡的時代,況且此時遭遇前年的大地震,結果我們必鬚麵對到底怎樣才是「富庶」的生活,這也引發了更多人的思考。

我想「和蠟燭」是輾轉遲緩的領導者,曾經深信不疑經歷驗證後做出上述的判斷。」

充滿了自然氣息的彩色蠟燭系列

工作之外喜好研習茶道的大西君,至今也有10年之久,談到此處仍謙遜說知之甚少。閱讀亦是興趣所在,通過他最近一直在看的養老孟司《かけがえのないもの》(無可替代之事)一書中,其實也可感受到前文中提到的都市化概念即是養老先生的思想。

「僅有蠟燭是無從生活的,與同伴友好相處,是我希望實現的社會與公司,若實現這樣的生活方式,有相近的思想,自然就有意願共同前進的伙伴。」他還積極倡導參與「100萬人的燭光之夜 」活動,並非因他是蠟燭匠人,而是從地球的未來著想,還記得夏至之夜閃爍的星空嗎?

如今已虛無飄渺不可見。燭光下給孩子朗讀繪本的故事,餐桌旁情侶的燭光大餐,瞧古老的蠟燭就是這麼簡單的回來了。

 

(特別感謝大西巧先生的協助,撰文_溜達,圖片提供_大西巧)

文章出處: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