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由Stellar Works組織於上海舉行的日本手作展上,有幸與京金網編網匠人辻徹相遇,本想對他的工藝多些了解,沒想被他嘻哈開朗的性格所感染,最終成為一段脫離工藝卻很愉快的交談,新一代匠人的所思所想略窺一斑。

「長大後絕不做這工作。」
「為什麼呢?」
「沒有與家人共處的時間、又沒有收入,工作毫無意義。」

我們從直率的一問一答開始。當我拋出一連串的問號後,沒想到得到的回答是如此的堅定。正處日本經濟高速成長期時,辻徹看著辛勞工作父親的背影,換來的卻是沒有家族旅行,沒有更多零花錢,渡過被忽略的童年時代後,他選擇了「逃避」無趣生活的現實,離開傳統工藝的工房。

成年後開起專營嘻哈服裝店,倒是頗有幾分辻徹玩世不恭的本性。銷售衣服雖然收入頗豐,日復一日的進貨銷售中畢竟沒有動手創造的樂趣。或許是遺傳因子的影響,一次遠赴牙買加的採購之行,離開京都的傳統街巷後,才有了重新審視父親工作的機會,從耳濡目染身心感受的傳統工藝中逐漸發現其意義所在。

「日本是個流行主導市場的國度,即便是經營成功的服裝店也有不測風雲。日本人喜好不假思索的接受流行事物,不斷的否定過去,不斷的創造新事物成為發展的趨勢。編網本來是為料理店專用而造,我現在更想讓這些用具成為對年輕人而言自然而然的存在」,辻徹如是說。「目前為止的傳統工藝依舊是傳統的模樣,我認為其結果才是傳統工藝,隨時代進化更新的’傳統’,但是日本當代的業內還有保守舊有形態的流儀。「

以前金網專為豆腐店而做,更適宜長年使用,現在很多年輕人也漸漸喜歡上這些傳統用具,理解其中的優點。「隨時代的轉變製作符合現代年輕人生活方式的生活用品才是我的使命,父親是工房的’​​老大’,我只是其眾多匠人中的一員,匠人的水平直接影響到工房的形象,我以前就不認真,討厭學習,但是喜好動手做東西,能滿足像我這樣喜好的,估計唯有工房吧。有的匠人有自己的自尊心,喜歡預設前提的做出判斷。而我卻不同,各地的風俗習慣不盡相同,一個形態的用具不可能全都適用,沒有到現場傾聽的心態,那樣的自尊心只能是自我滿足而已。「

「我不是藝術家是匠人,做完一個用具後,要保證持續做出同一品質才行,這才是匠人應艱守的自尊心。」 辻徹言說編制的用具並非事先設計而為,注重在實踐中自然成形,考慮怎樣才能長時間使用,同樣也兼顧怎樣才便於修理,結果在沒有刻意設計的意圖之下,產生了設計的結果。「我其實並不知道設計是什麼,但是最近開始意識到,銷量好的就是設計,為什麼這麼說呢,人氣用具必定是獲得了大眾的認可,沒有被接受說是好的設計恐怕無人會贊同。當然也不是金錢就等同設計這麼淺薄的認知,使用過程中認識並理解了用具的優良,體現出好的設計。我不喜歡有些設計師高高在上的作風,當我穿著嘻哈衣服在東京表參道,原宿等流行標地出入高級品牌店舖時,沒人搭理我,因為沒人會認為我有能力購買,但十年後我不斷學習磨練眼力後,對美的意識也逐漸有所提高。最初年輕人都是如此,看到我的用具都會說太貴,但是隨著人生的變化會逐漸了解到其真正價值。沒有人天生就懂得一切,再有名的設計師最初也是一無所知,如果從最初關上了門,那將不會有人能入門理解。畢竟我的客人不是人人好讀書學習,也不是人人都是設計師,讓用具自身去傳達自己的意圖是需要花費時間與精力的。」

京都是個傳統都市,因傳統手工藝而聞名,但傳統只是個結果不是全部的思想,他從未曾沒想過在從事的是推廣傳統工藝品的職業,更想扭轉大眾在這一思維上的慣式,傳統工藝實質是創意產業的一部分,也唯世界所承認和接受。「中國也有自己了不起的傳統工藝,歐洲同樣有傳統工藝,並不是說誰的更勝一籌,每種工藝都是當地生活習俗,歷經長年累積而成的,都是文化的一部分,相互的交流更具意義。」

京金網辻先後在京都的北山、高台寺設立了工房店鋪,而後又開始了網絡銷售,辻徹又是怎樣想的呢?「當時還處於參觀型工房階段,客人喜歡看著工匠製作,我卻異常厭惡這樣的做法,我們編網時是身心全情投入的,被自上而下的遊客圍觀打量,能做出好東西嗎?」辻徹說到此處略顯激動,可以感受到匠人對自己工作的炙熱之心。「工房也理應將負責銷售與負責製作分開,許多人認為傳統工藝還停留在,年長者秉燭勞作於寒風黑屋中的印象,然後去購買就像是為傳統工藝盡力了似的。能夠很好的將製作銷售分離,才能更好的服務受眾。開設網店其實也是出於此目的,但是僅僅是在網上看到即買,不是我所樂見的。我在網上也有提及不希望客人是通過網絡了解,用具只有在親手觸摸感受之後才能有了解,但是出於別的原因,無法攜帶或購買時再通過網絡購買,如果僅是因為有名或有人氣的跟風購買不是我所期望的。」

京金網主要用於料理用具,全盛的經濟增長期曾經有30多間工房製作,而今只剩下不到4、5間,其中尤以’ 金網辻 ‘經營出色頗受好評,就此辻徹又是怎樣說的。「許多工房都在經濟增長期追逐流行,將用具賣往物產店,迎合旅遊者的喜好被當作工藝品銷售。那些真正需要和使用的料理店卻沒有人應對,我的父親認為需要保持技術為真正需要的人服務,沒有趕這樣的潮流,所以才會有前文中他辛勞的背影,我也是從事了這份工作後才開始理解了父親。也正是父親當時的堅持,才能保護這門技術,才有今天我們在這交流的機會,才有了無法複製的獨有技術。話說回來,中國常有模仿「學習」別人的製品,我倒沒覺得不好,這也是一種技能,就好比最初的模仿是學習的過程,持續的模仿固然不好,但是從積極的角度思考,從此有所發展的話反倒是好事一樁。對我而言也是種促進,假若又有被模仿的用具,那麼好我要努力做出無法複製的用具,大度且積極的面對,形成良性競爭難道不是好事嗎?與其怨天尤人不如將精力放在磨礪技術上更為有益。「

「三年前母親去世了,她生前也為傳統工藝付出許多,健康的時候要為他人多著想是她給予我的教誨,相同生命的人類沒有人出生就是為了尋求苦難,怎樣讓世界多些歡樂才應是我們要思考的課題。中國人與日本人有不同的感性,但我們同為人類不應在這樣的地方有差別。日本是島國有固有的思維方式,存有害怕改變的思想。」

「匠人首先要成為受人尊崇的職業,比如開著法拉利去上班,晚上夜生活也很豐富,才會有更多的年輕人嚮往從事這項職業,當然這只是個比喻。中國目前可能是經濟科技等領域發展受到矚目收入頗豐,吸引年輕人朝向該領域,這是中國的發展之路。我認為傳統工藝不是為了保護,而是磨礪技術有所發展的。接下來地球村的世界,中國有善於銷售經營的人才,自然也會誕生善於製作加工的才俊。中國雖然沒有家族代代繼承傳統工藝的形態,但是中國的製造技術已經是世界水平了,怎樣發揮優點長處是應該思考的問題。亞洲各地雖然有不同的文化,卻有著相近的習慣,亞洲各地如果能連手發揮各自優勢,那將力量無窮,是時候讓世界關注亞洲了。」

曾經在上海世博會期間來過上海的辻徹,多次往返中感受到上海的活力,比起人氣旅遊地,他更喜好深入背街小巷,感受普通民眾的日常生活,他想要更多的學習了解中國真實的生活方式,或許誕生的下一個作品就是為中國而作。

最後為我們演示介紹金網編制過程的辻徹,愛開玩笑的炫耀起左右粗細不同的手臂,因為長年編制金網兩支手臂用力不同,才會粗細相異。金網辻的獨有技術中蘊含父子長年對生活細膩的感受與觀察,菊花紋是為了闔家圍爐撈豆腐時,光影微妙呈現出餐飲的歡愉。而年輕的辻徹不斷在否定「傳統」中磨礪自己的感性,迎接更多的挑戰。(特別感謝辻徹先生的協助,撰文_Will,部分照片提供_Stellar Works,攝影_趙小滿)

文章出處: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