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氣積久而寒,月初寒尚小,故云。小寒是氣溫最低的時節,此時雁北鄉,一路向北遷徙,回往那到不了的遠方。即刻鵲始巢,鵲遂可為巢。我們亦該歸鄉,思念一縷透窗而入,落入手中一碗熱故鄉。

經過一周的休整,我們離開京都前往臨近的和歌山縣,那是紀州漆器的起源地。和歌山縣海南市的西北部「黑江地區」為主產地,據說源自室町時代紀州的木地師們移居至此,豐富的紀州柏樹成為製作素地的原料,以加工木地澀地碗而始,現在當地「根來寺」的僧侶們依舊使用著碗,盆等寺用用具,可謂現世的紀州漆器的起源,並以此寺命名為「根來塗」。

 

所謂「根來塗」,最初是在已施黑漆的漆器表面之上再繪朱漆,相比一些駕輕就熟的僧侶來說,初來乍到的小和尚就沒有那麼老練了,手下的漆器朱漆滲透出黑漆來,無心插柳的反成一大特色,竟也不失一番趣味。現在則以紀州漆器之名傳承,是日常生活用具的主要加工源,簡約又不失堅固的設計留下深刻印象,溫潤恬適的雅光,正迎合日本人的喜好,根來塗所顯現的色彩之變也為生活平添一絲光亮與樂趣。

 

離開和歌山一路向北,來到日本海一側的福井縣,越前漆器的故鄉。起源約1500年前,古墳時代第二十六代天皇的時候,下令片山集落(今福井縣鯖江市片山町)的漆塗師修理冕冠,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小事,發明了漆器木梳的三方町漆塗師將冕冠修理好後,一併獻上了黑漆木碗,天子看後感動異常,以允諾准許片山集落製作漆器作獎勵。以七葉樹、櫸樹等樹的木材,縱向轆轤旋轉成型,塗漆時刷毛的痕跡也保留其上,乾燥後顯露出木紋與漆紋的技法是越前漆器的特點。

在加工好的木地上施以柿澀地炭粉,混合松菸後反复塗抹,中塗,再上塗,後精漆,沈金與蒔繪加以裝飾,成為厚重別有一番優雅滋味,散發著漆所特有的光芒,不由得想用手去觸摸感受而內心回味的製品。到了明治中期,越前漆器迎來了發展的轉折,以前僅可加工轆轤旋轉的圓形器物,方形箱盒也逐漸在此時可以加工了,並衍生出手箱、果子箱、花器等製品,加工區域也擴展到河和田全域,也順理成章的美名「河和田塗」了。

不僅如此,更開發出多樣系列,在整備大量銷售體制的同時,亦積極拓展旅館餐館等商業領域,成功進入名古屋,大阪等大城市市場,唯廣大商戶民眾所喜愛。

 

福井縣的東鄰無需幾步便是石川縣,著名的山中漆器即源自此。山中漆器從安土桃山時代的越前國傳來,持有伐林許可的木地師們,移居至加賀山中溫泉的上游約20公里處,開啟了這段傳奇。隨後作為溫泉客手信之物加工而成的漆器,於江戶時代從會津、京都、金澤等地引進不少漆藝繪師並導入蒔繪技法,逐漸發展成為木地與茶道具的重要產地。漆器製作時有木地、塗漆、蒔繪等項目,塗漆還有下地塗與上塗之分,工序也是相當繁複。而石川縣的三個主產地「山中的木地」、「輪島的塗漆」、「金澤的蒔繪」,有著各自特色與分工。

山中漆器的製作已經有著顯著的分業製,有專門製作轆轤器物的木地師,箱形加工的指物師,板物彎曲製作的曲物師,手工職人的數量和手藝工夫都居於日本前列。不僅艱守傳統的同時,又不拘泥於傳統,於昭和30年代首次以合成樹脂為素地加工漆器,引領了近代的風潮,坐上全國量產第一的寶座。近年隨著環保意識的增強,不斷求變的山中漆器導入不同領域,不同行業的技術,亦積極嘗試使用PET樹脂替代木材的工藝,以及生物樹脂等新材料,以能深刻理解日本傳統工藝的巴黎為中心開拓更加廣闊的市場。

 

山中漆器的漆塗師,第二代喜八於明治15年(1882)創立了「 喜八工房 」 ,是山中漆器中最古的老舖。創業之初,每個手工職人都兼具著自產自銷的重任,這是為了更好的進行品質責任管理,現在的喜八一脈相傳承繼著這個理念,全部使用自然材質,手工做出各不完全相同的作品,不固執於舊有方式,在長年積累下柔軟應對。有著「守、破、離」的信條,守護傳統繼承的心髓,破除傳統的謙遜心境,脫離漆器勿忘漆器的奔放心思。往日正月新年的漆器食具,炎炎夏日也可輕鬆使用。採用漆器中稀用的橡木作為加工素材,優美的造型配合橡木特有的木紋,手的觸感同樣溫潤,盛裝著滿滿的生活智慧。

 

離開石川縣向東,從日本海一側跨越至太平洋岸,日本大地震為人熟知的福島縣,除了核輻射的危險還在蔓延外,在這裡生息繁衍400年以上的會津漆器又是怎樣的狀況?作為福島會津地區的傳統工藝,歷史比津輕塗、輪島塗都更早繁盛起來,但真正種下漆器工藝種子還得從天正十八年(1590)算起,受命於豐臣秀吉的會津新領主「蒲生氏鄉公」作為產業獎勵扶植,從以前的領地日野(今滋賀縣)邀請大量木地師與漆塗師傳授最新漆器技術,會津塗取得飛躍性的發展。隨後的江戶時代,會津藩主「保科正之」保護漆木栽培熱心於技術革新,製品銷往中國荷蘭等地,迎來了鼎盛繁榮。可是,幕府末期的戊辰戰爭,會津漆器遭遇了毀滅性的打擊,戰火燒毀林地變荒原。明治中期堅韌的會津再次復興站立了起來,恢復到應有的地位。超越四百年坎坷得以保留的會津漆器,去年又遭遇了罕見的大地震與海嘯,使得以工房形式大量存在的漆器技藝深受打擊,至今生活依舊面臨嚴峻考驗的情態之下,漆器亦可想而知。

手捧漆器便可感受到柔和溫潤又堅定有力的質感,這似乎正透露出日本人的精神。從悠久走到現代探索未來時,漆器工藝千年傳奇歷史不斷被嶄新思維敲擊著發出巨大的轟響。

 

在橫濱的「泡麵博物館裡」可透過各式裝置了解泡麵的歷史與製造方法,當nendo-近年頗有影響力的設計公司將視線轉移至此後,或許只能張嘴驚嘆。本來食用過後即丟棄的泡麵杯碗,經過長野的漆器手工職人與nendo的合作,朱黑兩色表現漆器形象,金色線繪保留原經典設計元素,從日常見慣的「垃圾」變身成為生活食器,立於兩者之間的新價值觀引發思考。

 

古香五色的漆器在色彩上亦有創新,出身仙台漆器世家的「 木村浩一郎 」賦予漆器由孤寂清幽到時尚前衛的華麗蛻變。他用色大膽極具挑逗性,但內心沉靜仍耿耿於懷一脈相承的傳統,以「不前衛便無趣」的設計哲學,實踐著極簡風格的延伸。四百年家業的積澱令他相信事物會依照歷史傳統,在現世的前沿發聲,而沒有傳統的根基,則不可能有前衛的表現。

 

漆器所呈現出來的色澤傳達著人生行走的軌跡,設計團體「 叁MILE 」分別有著工程,資訊,建築的多領域專業背景,三個年輕人碰撞出來的火花積極踐行著各自經歷與情感。設計出食器以外的漆器作品,「Something to Touch」音樂般幻化詩意的名字用於音響喇叭也恰到好處。漆器工藝中最複雜的輪島塗之美包裹在水滴狀的溫潤之上,令人著迷此音彼色的意象。聽一曲繞樑流淌出生命,是傳統技法在現世重現的共生曲。

 

漆器的堅固背後亦有硬傷,不可沸煮,不可浸泡,不可混洗,不可機洗,不可微波加熱⋯⋯這一連串的不可讓人望而卻步,古老漆器怎能融入現代生活?深澤直人主導的設計師品牌「 ±0 」以「不多不少剛剛好」為理念,為此進行了嘗試。與創業百年的越前漆器老舖「 下村漆器店 」合作推出帶蓋漆碗,可耐180度高溫的同時,可以使用微波爐,可用家用洗碗機清潔成為最大亮點。

居異鄉者為陌人,客心何事轉淒然,寒夜孤燈猶不眠,恰是歸鄉途中久遠。漆(urushi)有著「潤夜」、「潤美」之意,溫潤的夜,何等的柔綿,深邃處閃爍的幽光,好似夜晚星在眨眼,又是那望鄉時的螢,點燃內心激蕩的火焰。漆器妝點著生活中莊重儀式的正月時刻,也流傳著亙古不變的古老寓言。(圖片均來源於網絡,撰文_will)

 

文章出處: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