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氣積久而寒,月初寒尚小,故云。小寒是氣溫最低的時節,此時雁北鄉,一路向北遷徙,回往那到不了的遠方。即刻鵲始巢,鵲遂可為巢。我們亦該歸鄉,思念一縷透窗而入,落入手中一碗熱故鄉。

小寒時節正值元旦之際,應花期而來的花信風,始梅花,候山茶,次水仙,稍來花開的聲音。元旦為日本新年的開始,歸省闔家團圓也是年年不變的習俗。家家戶戶都特備禦節料理、屠蘇酒、雜煮與祝箸,原是敬神的貢品,普及到民間後,不知何時成為飽含吉祥寓意的正月傳統料理。

 

禦節料理本是中國五節供奉儀式的進獻,到日本發展成為宮廷料理,後又普及到各地民間。其中的黑豆象徵著健康勤勉,鯡魚子則代表著子孫繁榮,沙丁魚乾寓意著祈願豐收,彎著腰的大蝦才是長生的代表,透過蓮藕洞察世事,栗金團象徵奢華⋯⋯箱盒重疊,色彩繽紛,樣式各異,祈願好事不斷重疊而至,安渡一年四季;屠蘇酒亦自我大唐而來,是漢方藥酒的一種,家族團聚從年輕者開始輪流共飲一杯,以示一年健康長壽之意;雜煮將供奉的年糕與蔬菜、雞肉、海鮮一同煮製成湯汁菜品,正月裡吃年糕有著「固齒」的習俗儀式;柳白木製成的祝箸,是正月神人共取的用具,取柳(やなぎYanagi)與家內喜(やなぎYanagi)的諧音,春季最早發芽的柳木,也被賦予了神聖的意味。

正月是最隆重的祭拜年神的儀式,凝結著祖輩的生活智慧,滲透到日常生活中的習俗,而承載全部最具儀式感年俗生活的是漆器。花信風撫過,松梅也飛落漆器之上,寓意年新。我們都知道「CHINA」既是中國又是瓷器,是歐美對我國的別稱和瓷器的敬仰,而「JAPAN」是日本卻又是漆器,亦是西方認為日本才是漆器的代名詞。中國早在約7000年前便有漆器的遺跡發現,因此漆器有從中國發祥之說。但在鄰國的日本北海道地區,亦有約9000年前繩文時代的漆器現身,孰是孰非我們不去考究,僅以一顆恭謙之心,踏上東瀛之旅,感受被賦予國名的漆器,是怎樣發展傳承和創新的。

漆器是生漆塗敷在素地胎體表面,形成保護膜製成的生活用具。漆採自漆樹,8~13年生成熟漆樹被切傷後,取主要成分為漆油的樹液加工而成。剛採取的樹液呈乳白色,經過空氣氧化後變褐色,稱為「荒味漆」,其中摻雜有雜質,樹葉樹皮都有可能混入其中,加熱過濾後生成「生漆」。再經由攪拌、加熱,直至水份僅餘3%-4%,繼續攪拌,使漆酶作用「乾燥」,為保證漆酶的活性化,此時加熱溫度要保持在40度左右。依據光澤度、透明度等特性控製漆的品質,添加干性油、天然樹脂和鐵粉,再次過濾後而成「精製漆」。

漆有著非同一般的特性,乾燥後形成一層保護膜,堅硬且抗酸鹼,兼具防水耐熱的特點,粘著力也很強,甚至不是現代化學塗料所能企及的。天然漆有著抗菌的特效,可保護素地表面,尤其適宜製成生活用具。表面散發著的幽光,是直至內心深處的溫暖。漆色並非想像中那樣繽紛,自古至近代也僅限於黑、朱、黃、綠、青黑五色。

生漆精製後而呈半透明朱色系;黑色係是在生漆中摻入鐵粉製成;黃色系則是生漆中加入石黃後的顏色;摻入石黃和群青後的生漆呈現出青色成為綠色系;褐色係是朱色混合黑色後呈現出來的。

日本的漆器工藝可追溯到繩文時代,到了奈良時代已經出現了「蒔繪」的日本獨有漆金工藝,平安京遷都時,設置了宮廷直轄的漆工工房,在確立了京都的漆藝中心地位後,也傳播到日本各地,現在除北海道外,各地均有漆器工房,其中福島縣的「 會津漆器 」,石川縣的「 山中漆器 」 ,福井縣的「 越前漆器 」以及和歌山縣的「 紀州漆器 」並稱日本漆器的四大產地。我們就此從京都出發,踏上漆器的尋訪之旅。

京都的京漆器遺留奈良時代以來的唐風影響,以「蒔繪」為基礎衍生出諸多的工藝技法,隨著平安京遷都繼承得以發展,以茶文化繁盛擴展,在悠長的歷史積澱下,有著別處不易多見的「孤寂清幽」陰翳之美,優雅簡煉的設計風格,與堅固的加工工藝,平面立體皆製作纖細優美。新春町家初次舉行茶會時,清幽的茶室中點綴的茶器必是京漆器,那風凜的姿態,整個茶室都瀰漫出格調雅緻的氣息。

江戶時代寬文元年(1661)創業的京漆器名店「 象彥 」是至今仍承繼傳統的老舖,以像牙屋起家,開始了漆器道具商之路,當時的蒔繪名匠第三代「彥兵衛」製作描繪有「白象與普賢菩薩」的匾額供奉於菩提寺,而後大獲好評,人們從「象牙屋」「彥兵衛」各取一字稱作「象彥之匾」,從此「象彥」反倒成了大家的愛稱。至今已是第九代傳人的「西村彥兵衛」,主張在保護傳統技法與樣式的同時,不斷創新漆器。以京漆器特有的纖細雅緻藝術品展現傳統,亦不忘,簡煉設計用於日常生活的用具也層出不窮。

至此不禁要問,「蒔繪」到底是個什麼技法竟有如此魔力?蒔繪是在漆器表面以漆描繪紋樣圖案,趁未乾之時,散灑金銀等金屬粉,使其附著於漆器表面的技法。蒔繪亦分「平蒔繪」、「高蒔繪」、「研出蒔繪」、「肉合蒔繪」等,平蒔繪是將圖案紋樣描繪於漆器之上,趁漆未乾時撒上金屬粉,拂拭掉多餘的金粉,待乾燥後在紋樣部分施漆、打磨的技法。

最早出現在平安時代晚期,多用以表現線條的優雅;高蒔繪是在漆器表面營造出立體感,同樣在突起部分描漆灑粉再打磨,使漆器工藝豐富而立體的突破技法;研出蒔繪則是最早奈良時代出現的技法,先在漆器表面描繪紋樣,之後在全體表面再施以漆,待完全乾燥後用乾燥過的木炭研磨出蒔繪的金屬層,這種研磨是蒔繪的主流技法,也使漆藝達到鼎盛時代;在高蒔繪基礎上還發展出了肉合蒔繪的技法,突起與平地相互並用,在表現山巒浮雲上更加生動形象逼真許多。

這些技法,看似隨性散灑簡單異常,實則相當考究手工職人的內心。可想在未乾的漆器表面,一個小顫,即刻耗費全部,研磨同樣考驗手上工夫,力道大小全憑一念之差,過之則金粉全無,少之則漆面尚厚。

除蒔繪外,螺鈿、沈金、平文、雕漆等也都是常用技法。螺鈿是於漆器表面鑲嵌貝殼的裝飾技法,螺鈿工藝早在周朝已經流行,唐時從中國傳入日本,常與蒔繪技法結合使用裝飾。螺鈿片所用材料主要有鮑魚殼、珍珠蚌、夜光蠑螺、白蝶貝、珠母貝、琥珀、玳瑁等,有時也在貝殼上進行花紋雕刻。

而沈金則是在漆器表面篆刻劃出金色線條、細點的裝飾技法,是取讓金粉沉浸於刻紋之內而得名。在漆器之上用針或雕刀刻出線條或細點進行紋飾,刻痕內填金漆,或貼金箔、蘸敷金粉後輕擊,使金箔、金粉深入刻槽,花紋遂呈金色,表現出漆器立體紋路,顯露流暢又不失沉穩之美。平文與螺鈿相似,取金屬紋樣貼於漆器表面,施漆後進行研磨,使紋樣部分的漆剝落後呈現出平滑圖案的技法。雕漆顧名思義,需數十回漆塗重疊,使漆器表面形成一定厚度,再進行雕刻的技法。使朱漆稱「堆朱」,用黑漆則為「堆黑」,倘若各色層疊,雕刻出來五彩斑斕也別有另番趣味。

蒔繪的紋樣圖案,多以自然景物與花草裝飾,表現出日本的美意識。山巒、流川、花鳥等都一一體現著日本特有的審美趣味。」八橋蒔繪螺鈿硯箱」由琳派藝術家「尾形光琳」設計,兩層硯盒上置硯與銅壺下儲紙,依「伊勢物語」第九段「八橋」的場景,鮑魚貝鑲嵌燕子花,葉莖採「蒔繪」。板橋用經蝕後的鉛板,以求質感,樁基用銀板。巧妙之於,內描黑、金水紋,橋上下之景隨著開蓋而呈現,光琳的纖細感性與縝密計算之作以及蒔繪的運用恰到好處且妙趣橫生。

漆器的質地也是選材多樣,最常有的木、竹之外,布、麻、皮、金屬、陶瓷甚至紙張都可作為素地加工,近代新材料的湧現,合成樹脂、塑料亦被採用。漆器是來自天然對人與環境都適宜的自然造化,加工的漆器用具即使有損毀亦可進行修補再生,泛出的優雅光芒散發出獨特魅力,無聲書寫著可傳世萬代的傳奇。(圖片均來源於網絡,撰文_will)

文章出處: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