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意”之緣起:

今冬,我們再度以“風物”為線索,開闢全新專欄“匠意”。許多生活用具,依附自然的點滴而誕生。那裡潛藏著我們對生活細膩的感知,背後則是一方風土的人情。從美物身上看到的不僅僅是手工匠人的工夫,更蘊含著匠人真摯的情思,由此聯想到他們的生活意趣。無論是承繼傳統製作工藝的倔強長者,還是出生在信息時代的嶄新世代,隨時代的變遷,都在迎接變化著的生活,對新技術與新創意的挑戰。讓我們走進他們的日常,感受匠心的巧思,透過物去學習生活。

 

請繼續閱讀“匠意Vol.1「下本一步任性的修行」”:

人人渴望有座荒島,將獨處的這方世界構築成自我的理想國。伴著晨霧甦醒,傍晚蟲鳴聲中迎接日暮,夜晚在星光滿佈中慢步時,安適寧靜中洞察內心的聲音,我們才知道並非人人能享受這份孤寂。

10年前開始到深山中燒炭為生的下本一步(Kazuho SHIMOMOTO),作為日本高知縣最初的瑜伽教練的兒子,血脈中流淌著修行的意志。劈柴、割草、耕田、燒炭的一日復一日,獨自過著平淡樸實近乎隱居的自給自足的“賣炭翁”生活,在每日與竹打交道中積累下深厚的感情,萌發出製作生活用具的念想。


竹是有著頑強生命力的任性植物,可彎不屈的一年甚至可以長高10米,雨後剛剛冒尖的竹筍亦可作為餐桌美食。從高知縣高知市的街心出發,驅車近1小時的山路蜿蜒後,抵達一座叫做“鏡”的小村莊。正如其名,一幅鏡中畫卷的風景,潺潺溪流環繞,山間翠鳥鳴叫,就連森林搖曳的風聲都另人沉醉。高知縣的森林面積覆蓋率高達80%以上,可謂是日本第一。綠色圍繞的山澗美景實在難以與燒炭這個苦黑印象相聯繫,順著一縷青煙找尋到下本一步的窯爐,恰恰這就是構築他理想國的境地。

竹工是許久前生活必需品的存在,曾經那麼的近,竹筒斟酒、蒸飯的傳統生活方式、轉瞬即逝的被金屬或塑料製品所替代,變的那麼遙遠。現在也僅偶爾看到些像竹籠樣手工編制的竹製品,相應的熟練職人因此也大幅減少,僅存的也只限於工藝品範疇的竹編工藝了。下本一步僅僅是因厭惡金屬湯勺那觸碰嘴唇瞬間的冰冷感覺,慢慢開始用竹製作生活用具,走上任性的修行之路。

首先滿足自己是他的初衷,將3年生的高知產竹材,經燒炭用的窯爐熏灼後更加結實耐用,並有著防蟲、抗菌的效果。微醺的竹材表面有著獨特的色調,不僅是下本斟酌後熏燒時間不同產生的變化,隨著使用者歲月的增長慢慢泛出的竹光,也是雙方共同描繪出的時光。並非厭惡閃爍著亮光的器物,比起光鮮靚麗,更愛好沉靜寂疏的陰翳之色,使人聯想到帶著時代印痕具有暗濁光澤的舊物。所謂時代的印痕,實際上是塵垢的痕跡。中國有“手澤”一詞,日本則有“習染”的說法,意思就是人手長年累月摩挲之處,自然地沁入油垢,這就是所謂時代的印痕吧。舊物總有不喧囂的沉靜,自然的平順感是冬季裡的溫熱,也是夏季的一絲清涼,自然而然的不刻意它的存在,卻又不可或缺平淡的簡單。

下本製成的道具每個尺寸都不盡相同,完全按照竹材固有的形狀,手工削磨的質樸感自然天成。從最初的一根湯勺到飯勺、竹筷、漏勺、茶匙⋯⋯不知不覺增加的品類,對生活的細緻觀察,思緒也如同細雨綿綿中竹悄無聲息的生長。

下本和他的竹器一樣,蘇軟溫寧的氣質不帶過多雕飾,安靜略帶靦腆的不知道說些什麼,僅希望自己的工作能成為竹與生活的橋樑,顯然他的修行從認識竹的秉性直至被了於指掌,漫長的靜寂中身、心皆沉靜了。(撰文_Will)

文章出處: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