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王以來の花伝書」 華道家元池坊總務所

立春,正月節。立,建始也;五行之氣,往者過,來者續,於此而春木之氣始至,故謂之立也。立春日,四時之卒始也。恰逢孟春時節,乃春之始。

日本自然景觀多樣及古老的農業生活方式都為花道發展提供了佳境。插花表現出季節感尤為重要,四季分明各時花草繁盛,冬梅、春櫻、夏草、秋菊紅葉與應時的花草。

同茶道一樣,花道以花型喻自然「天、地、人」,品格「真、行、草」。

將花枝調整長短,用剪刀修剪葉形,使花草表現出彎曲自然的力量。把花插入細長的花器中,觀者猶如品味一幅圖卷的情緒,工筆細膩描繪,潑墨揮毫而為,全由觀者自己品味,亦應保有「一期一會」的意念,追求純淨的精神境界,將花草的生命如同己我,加以愛憐。

 從左至右依次為:立花、生花、自由花

花色、質感的不同搭配,各流派都有詳盡的規定與格式。主要分為「立花、生花、自由花」三種,基本區分主材與副材。佛教而來的供花習俗,作為供品的三枝花莖呈簡單的對稱排列。

 

到17世紀初期,其造型演變為立花,既為「站立之花」,這種新的花型為池坊流的僧人所創。

人們採用長頸銅花瓶延續自然狀態下花的生長並通過高超的技藝來表現。象徵著「上天」或「真理」的主幹部分通常為非對稱形式,先是向左或向右伸展,然後主幹的頂端重又回到中心的垂直軸幹上。其他的枝幹則從花束中心(冥想的球體中心)伸出,每條枝幹都有自己的象徵和裝飾,立花通過對山水形象瀰漫的氣氛來展現整個宇宙的微縮景觀。

其主要特徵是非對稱、象徵和空間深度,對日本花道日後發展產生了重大的影響。

 左圖:「當世諸流生花図」,歌川豊広;右圖:笠松紫朗

江戶時代社會祥和,經濟發展。曾為僧侶貴族間盛行的花道隨茶湯流行,於是出現了「生花」取「生命之花」的本意,造型簡潔,受到大眾的青睞。生花造型雖顯刻板,但卻採用了基於不對稱造型構圖。

儘管很多新的流派亦推出了各種插花形式,但萬變不離其宗,用以展現「天地人」的造型逐漸為人所熟知。這種形式上的變化以在平制花器中使用「劍山」插花體現,重視花樣點綴草花加以表現自然。

 小原流

明治時代西方的影響給國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帶來了巨大的變化。現代派的自由花應運而生,有小原派的奠基者小原雲心(1861-1916)創造的「盛花」花束堆積形式,對花道進行了徹底的革命。在所有傳統的花道形式中,花材被集中在一起,然後從花器的同一點向外伸出。小原卻反其道而行,採用被稱為「水盤」的寬淺容器,利用各種支撐物於表面上排列花枝。迎合現世舞台或活動中使用,不拘泥於傳統,以自由的想像為基準,創意大膽。自由花造型風格以自然主義、而非象徵手法描繪自然山川秀色。

花道流派紛呈,各自性格明顯,較大的流派都編寫有教材,並在世界各地建立研究機構。1956年,代表眾多花道流派的保護性組織「國際花道協會(Ikebana International)」在東京成立,以促進花道藝術在全球範圍的發展,採挹其中當代流派三支略探究竟。

池坊流是花道的創始,今年恰逢創立550週年。池坊的歷史既是花道的歷史,雖於漫長歲月中諸多流派脫離池坊另立,但池坊一 ​​直被公認為花道的本源。

池坊繼承著從傳統到現代的三樣式,傳統中交織著創新,不斷引領著今日插花的發展。保持其古典風格和創造「立花」和「生花」等現代風格的同時,還將包括「盛花」在內的更新的其他手法融入生活之中。

 

每朝每代都有愛花者,前人不僅認同花之美,更覺得花可以反映時光的推移和內心的感情。領會到花草枝葉無言的語彙同沉靜動作的含意時,試圖用一種形式來深化印象,這種形式成就了插花。池坊認為最美的莫過於含苞待放的花蕾,是通向明天的新生命的能量。過去、現在、將來……在各時間各階段之中花草枝葉和人類世界都不斷地對環境的變化作出適當的變化,人類也是自然的必不可缺的組成。

池坊的插花同時表現花卉的美以 ​​及心靈深處對美的渴望。池坊精神不僅在日本各地而且在世界各國廣泛傳播。

小原流以色彩與寫景的表現為重心,創立於19世紀末,明治時代隨著生活西化,洋風盛行的背景下,以「小原雲心」創新的「盛花」形式開拓出近代花道的新徑。

「盛花」正是順應了歷史發展,使用廣口花器,呈現出盛放而非插入花器的新形態,在現代且多面的生活中綻放,亦反映出日本美意識並遠播海外。

草月流是近世新流派,不局限於花卉與植物等素材。初代敕使河原蒼風(1900~1979)誕生在花道世家,是花道家勅使河原久次的長子,幼小時便受到插花的指導,表現出卓越的天賦受到各方注目,對於父親傳統插花形態保有疑問,隨後1927年春,打出教授「盛花」的看板,創立了「草月流 」。1928年蒼風第一次在銀座舉行了「草月流展」,以輕快摩登的手法獲得極高評價,通過廣播講座等現代形態傳播自己的思想,草月流的奠基者敕使河原蒼風提倡花道應作為一種鼓勵自由與創新表達方式的現代藝術。將抽象的雕刻與超現實主義的手法相結合,開拓了作品的規模和使用材料的範圍,從而極大地增強了花道表現力,草月流也因此被廣泛普及。

從自然中採集和剪截來的花草枝葉加以重新配置,使它們在新的環境中被賦予新的美感。不單純地重現花草枝葉在自然中本來的形態,藉由枝葉花草創造出新的形式,表達自我精神的世界。我們亦感受到花草枝葉之美,表現同自然共生的相敬和睦。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葉一如來。一人既一花,是世界上唯一的一朵,綻放著獨自的美,雖宛若微塵,卻構成最美的世界。春去春來無極未央,在花花世界中散發自我的生命芬馨。

(圖片均來源於網絡,撰文_will)

延伸閱讀 >> Voicer Weekly 日本風物 | 立春之花道(上篇)

 

以上內容為Voicer獨家專稿,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文章出處: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