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記》中描述「日短至,陰陽爭」,《月令七十二侯集解》中也提及「十一月中,終藏之氣,至此而極也。」冬至正是陰陽混沌四時變化之候,十二地支之首的「子」冠於冬至,也意味著洗卻凡塵又是涅槃新的開始。

提起錢湯,大多日本人腦中都會立刻浮現出「富士山」,並無直接關係的富士山與錢湯又是為何联系在一起呢?這是緣由錢湯壁畫中常常出現富士山的身影,並非日本人愛此山到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地步,皆因巧合而成。

 

攝影:今田耕太郎

大正元年(1912)在東京神田猿樂町的錢湯「キカイ湯」(Kikai Yu)的堂主「東由松」為了博得常來洗浴孩童的歡心,請畫家「川越廣四郎」為堂內作畫,廣四郎出身於富士山所在的靜岡縣一隅,喜歡富士的廣四郎便將富士山作於壁畫之上,意外獲得好評後,各家錢湯爭相效仿,甚至生成錢湯須有壁畫的概念,至今キカイ湯舊址仍留有錢湯壁畫發祥地的紀念碑。

錢湯壁畫畫師「丸山清人」的作畫過程

錢湯壁畫以短時間完成為主,不影響店家營業前提下,大致一面牆兩三小時便要完成。在既有壁畫上專業畫師覆蓋舊有隨心創作,畫師本來多為代理錢湯內廣告的代理公司下屬,全盛的昭和30年代有數十人之多,近年這樣的廣告公司逐年減少,專業畫師也劇減截止去年為止也僅剩下「丸山清人」與「中島盛夫」兩人。顏料也為一般塗料並無特別之處,只是題材上除富士山常見外還有些禁忌。首先紅葉不可登場,有著落葉之嫌;猿猴亦不可,有著猴散客盡之意;夕陽落日則被看作是西去,類似對錢湯業稍有不吉之意的都屬禁忌。日本全國並非處處錢湯都有壁畫,以東京為中心的東日本地區更加盛行,而西日本的錢湯構造將浴池設計在中心位置,因此壁畫相對較少。同時富士山的壁畫也以男客區居多,女客區多以孩童喜愛的圖案為多。


江戶的「改良錢湯」在大正時代也引發了大的變化,瓷磚的迅速普及引發了建築樣式到生活習慣的改變,從商店裡的展示到理髮店、照相館等處,自然錢湯也包含其中。花飾風格的瓷磚大行其道,使用金屬龍頭,裝飾實用和衛生多方面改變了以往錢湯給人的印象。大型瓷磚壁畫,經過特別燒製顯然更加奢華不少,石川縣的傳統九谷燒窯元「鈴榮堂」就是以燒製錢湯壁畫聞名的老舖,白色平底上繪「寶船」、「鯉魚躍龍門」、 「七福神」等吉祥圖樣,華美異常可媲美精巧工藝品,凝縮職人智慧與心意的作品只有在大型且顯奢華的錢湯才可一遇。


銀座,東京最繁華的地區,隱匿著老舖錢湯「金春湯」,屋號來自寬永四年(1627)以來掌有此地界,幕府直屬的能劇演劇役者「金春太夫」之名。實際開業是從1863年,昭和32年才由木造建築改建為現代建築,建築在大廈內的錢湯在當時也實屬罕見,並成為此域一帶最高的建築。入口處的鞋箱上用松竹木札作為鎖子,推門而入還保留著古董番台,而番台的正面亦留存著自大正時代留下的神龕,天井上旋轉的古董風扇,彷若時空船梭機。穿過脫衣場進入浴室,錦鯉春秋花鳥的九谷燒瓷磚便是鈴榮堂的作品。以前是孩童遊樂的場所,現今的銀座住民也為數不多,兒童的身影更是鮮見,本是慢生快活悠閒的錢湯,僅成為數廖無幾的殘喘之處。


關西的京都也有著被譽為「日本最強」的錢湯,北區紫野南舟岡町的老舖「船岡溫泉」,雖名是溫泉實為錢湯。原是大正12年(1923)起家的料亭旅館「舟岡櫻」的浴場,成為周邊西陣一隅老闆常光顧的場所。入口處氣派的唐風歇山頂造型,格調高致豪華,內飾瓷磚嘆為觀止,格窗上雕刻著上賀茂神社賽馬的紋樣,天井則有「牛若圈」在鞍馬山天狗修業的浮雕,說是博物館也不為過,現被登錄為日本的有形文化遺產。從脫衣場到浴室間設有中庭,有著錢湯所少有的露天浴池,露天浴池的岩石旁長有樹木雕有石像,室內浴池亦採用柏樹精製,湯船屋頂照明都精心設計,處處顯現京都才有的傳統精緻美感,在此洗浴可謂身心最高享受。

攝影:今田耕太郎

但隨著經濟發展家庭浴室的普及,連年消減的錢湯也面臨著生存問題。雖然近年來也有重刮美容健康為名號的複興之風,耳邊傳來的依舊是依次廢業的噩耗。與今日生活方式大相徑庭而誕生的錢湯,不僅承擔者洗浴潔身的重任,更承載著地域文化,是社區社交的重要場所。

溫壺清酒夢半仙,在非日常的空間內,獨處思考日常生活是身心愉悅的事情。寒冷帶來的冷靜思索是為即將過去的2011劃下的句點。泡在錢湯熱水中洗卻凡塵,換得面對面悠閒,無意間的輕描淡寫,掏出的則是心中乾坤大無限,一切煩憂亦應隨蒸汽消散不見,忘卻世間的時間,回首再見時,一個新的開始,唯有朋友曉心知冷暖。(圖片均來源於網絡,撰文_will)

 

文章出處: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