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始屬木,然生木者必水也,故立春後繼之雨水,且東風既解凍,則散而為雨水矣。天氣回暖,雨水漸多。潤物細無聲中,萬物萌動,解封沉寂多時的往事。

早春二月,山頂消融的積雪順坡而下,蜿蜒曲折,匯成溪水,流經河面,層層未消浮冰,晶瑩剔透的,煞是好看。雨水沖刷似琥珀塵封的時光,濛濛閃耀潔晶明瑩,引人想要獲知那光陰背後的故事。

切子的製作工藝紛繁複雜,相當考驗職人的手上工夫,在切割前的熱加工已是不可忽略避免的了。硝子常用原料矽石粉、酸化鉛等主輔料調配稱量後,進行約30分鐘的攪拌混合,投入窯爐進行1500度以上的高溫燒製,待到成為無氣泡雜質的干淨硝子後,降溫至1100度左右;熔化柔軟狀態下的硝子用不銹鋼製吹桿取出,這被稱作“種卷”;接下來進行著色作業,分別在不同窯爐熔燒的彩色與透明硝子,用吹桿取出後先後吹製於金屬模具中,做成外側彩色內層透明的雙層硝子;再次將著色後的硝子送回熔爐,以此加速“生地”間相互融合,若​​吹製豬口或杯型此時要吹製成型,後放置於冷卻爐中16小時以上,漸漸冷卻完成熱加工的部分。

翌日取出生地,檢查成色後方可進入冷加工的工藝,如若不合格還當回爐繼續熔燒。在切割前,會先畫出墨線模樣,職人的圖案選擇樣式設計在此加以決定,但也僅限於縱橫的大致分割線,而非依模照樣的圖案,胸有成竹可是最為恰當的形容。隨後進入初切的程序,較粗的轉輪刻畫出較深較寬的紋路,依據形狀紋樣不同,選用的轉輪亦可達數種;細輪勾勒出纖細部分,後用磨石進行第三輪的修整,逐漸顯現出所要的紋樣,即便如此也還沒有完成;這時使用桐木製木輪或樹脂,甚至竹質刷子,添加適量研磨劑進行細部打磨拋光收尾,無論多高超的切割技術,沒有添彩的打磨拋光都難以言說為硝子,有時使用氫氟酸等化學藥劑來增加光澤,隨後進行檢查修整,至此冷加工工藝完成,才終結了硝子的製作加工。

現代硝子的加工工藝雖顯繁複,但由於近代才逐漸成熟普及的緣故,有著大量的老舖工房傳承至今,除本州外,南達沖繩琉球硝子,北至北海道小樽都是硝子工藝的名產地。

位於東京都港區西麻布,一家販賣燈罩等製品的店鋪「三保谷硝子 」從1909年開始創業,沒有人能想到,就是這樣一家不起眼兒的小舖會對後世產生深遠的影響。現任社長「三保谷友彥」的祖父,當時是「松屋」百貨店的職人,經營燈具硝子以及板材玻璃等建築內裝材料。代代繼承著這家小舖看似普通與其他並無差異,直至現任社長任時迎來了改變的契機。當友彥還是學生時代時,與世界級的設計師「倉俁史朗」的偶然相遇開始,一直以來對於硝子僅有平面板材的認識,看到立體化的硝子時受到巨大震撼衝擊,自繼承家業後,決心扭轉舷舵,與設計師藝術家合作,踏上從未涉獵的設計藝術領域。協助倉俁共同完成的「Glass Chair」,從誕生起即惟世界所追捧,成為經典之作亦被傳為佳話。倉俁認為硝子最美的瞬間是在碎裂之刻,於兩枚硝子中插夾一層碎裂的硝子,展現出硝子與眾不同的形象,三保谷再次完成了倉俁的設想,並應用於「三宅一生」的店鋪設計中。這樣個在自我獨立的生態圈中生存的硝子舖,前些年迎來創業101年時,與16組的創意設計師共同完成了「第101次的試做展」,以前衛大膽革新技術的姿態自此邁入了第103個年頭。

1910年創業在東京下町經營的老字號硝子問屋「 木村硝子店 」,追求器物的本質美,以製作「業務用」硝子製品供應旅館、料亭、酒吧等相關餐飲的場所,洗煉極簡的設計尤為突出,雖經營百年以上卻並無自己的工廠,與下町的手工職人建立起相互信賴與長久共事的默契,並能充分理解職人各自喜好優長,近年正因為是「業務用」有著優良品質與毫無造作設計的優勢,反倒吸引大量追隨者。店鋪亦積極探索並創意新設計,在「普通」中增添「新鮮」味道,其中與世界級雕塑家「五十嵐威暢」的合作設計作品惹人眼球,五十嵐在一次老家九州歸鄉訪問時偶遇據稱是大正時代保留至今的醬油瓶,興奮異常,在此基礎上施以傳統工藝與傳統老舖創新現代技術設計,現世版醬油瓶至此獲得新生,並被紐約近代美術館收藏。水滴般晶瑩,於簡單的物理原理中,似乎可聽到點滴迴響,是五感皆喜悅的設計。

無獨有偶,1899年創業至今一直堅持手工吹製硝子的老舖「 廣田硝子」,有著機械生產不曾有的溫度。從吹製硝子,到江戶切子,講求對傳統技術繼承,並以此為基盤引入現代設計,巧妙利用硝子材質的特性,最現代尖端卻又最古老雋永,潮流外衣下深藏的是歷久彌新的懷念,超越各個時代而溫暖內心直抵不曾觸碰的深處。剔透瑩潤,細膩平實,映襯著生活的純淨之美。

1873年作為當時的明治政府興業政策的一環,於江戶「品川興業社」開始日本近代試做硝子的歷史,聘請擁有最尖端技術的英國技師「Emmanuel Hauptmann」,而師從於學習過Emmanuel技術的「大橋德松」門下的「小林菊一郎 」,1908年在江戶江東區猿江町創立了江戶切子的名門「小林硝子工藝所」。最初使用「雕花玻璃」的名稱,直至第2代的「小林英夫」1965年將“江戶切子”的文字印在名片上成為這一稱謂的「嚆矢」。切子工藝施行分業製,器皿成型交由專門工房製作,小林得以專注於冷加工工藝的切割、打磨,因此工房內優秀的手工職人輩出,傳統技藝得以保存承繼,更獲得「無形文化財」(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

島津薩摩切子在「島津齊彬」藩主就任僅7年時為1858年急逝後,集成館縮小事業隨後又毀於戰亂,直至1877年近乎絕技。近年遵循遺留的歷史資料,1985年鹿兒島市設立了「薩摩硝子工藝」開始了復興之路。最初復元了薩摩切子代表的紅、藍、紫、綠四色,隨後又根據文獻記載,成功再現金赤與黃色。2005年增加新色被命名為“島津紫”,在延續傳承傳統的同時,在纖細技術驅使下,創出雙色變幻交織的新樣式,創意工夫進化薩摩切子朦朧的漸變色彩。

硝子工藝塵封記憶的時光,經雨水沖刷的更加澄淨,沁入身心,清透純粹中反射出職人滿懷心意的光輝。熔燒中練就柔骨俠腸,清脆叮噹的碰撞,浮現那溫潤萌動蟄伏出春之氣息,亦可感到背後篆刻光陰故事的職人,才是硝子閃耀所凝集的結晶。(圖片均來源於網絡,撰文_will)

以上內容為Voicer獨家專稿,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文章出處: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