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新鮮人要在圈子裡嶄露頭角,傳統路線是先在學院受訓,而後在眾多競爭下得到藝廊或博物館的青睞展出個人秀或參與團體展。有幸的話,在良好的市場培育和經過反覆成交形成的價格體系下,被個人收藏家或博物館納為典藏。

塗鴉藝術則顛覆了這個模式。

(圖片出處 banksy-prints)

網路。在這個什麼都要跟網路掛勾的年代,草根的音樂分享媒體Myspace 和 Youtube 顛覆社會及傳播遊戲規則,部落格寫手挑戰傳統媒體的社會監察壟斷權, 他們都是網路公民社會和新分享模式的帶頭者。而風起雲湧的街頭塗鴉,則是藝術界運用網路拓展疆土的一批勁旅。

網路的無遠弗屆和塗鴉的人民藝術及公共性格在這個連品味藝術都講求速度的時代一拍即合。傳統上,藝術家需要市場一段時間的培育曝光。如果藝術家的年產量可以到達50之譜,在市場上的能見度因博覽會或展覽提昇,價格就會有一定程度的升揚。但是塗鴉在開始進到藝廊之後則是扭轉了這個過程。塗鴉散見在大眾共享的城市都市空間,其強烈的公共原始性格在Web 2.0 時代輕易地轉換到網路虛擬空間。一旦一幅塗鴉作品出現在某個都市角落,很可能下一小時它就會出現在Facebook或 woostercollective.com 和 graffiti.org 等報導塗鴉的熱門網站上,如果是Banksy等知名塗鴉的作品,可能還會成為當天的新聞。相對在博物館等傳統藝術空間,攝影通常是禁止的,降低了觀賞經驗分享的流通。藝術家也很少會跳過經紀人而自行在網路上公開新作品。 因而塗鴉的自由、即時分享模式,打破了觀賞藝術必須到博物館的儀式。

從街頭文化到當代藝/異術

從1971年紐約時報報導「Taki183」開始,塗鴉作為一種文化及社會現像開始受到媒體關注,同時被冠上「反抗體制」的英雄徽章和「破壞市容」的負面形象。但是幾乎沒有主流媒體把塗鴉當做一種藝術類別來欣賞,更不用說收藏或進到藝廊展示了。這個現象到了 Jean-Michel Basquiat 開始有了轉變。 Basquiat活躍在80年的紐約藝術圈。他一開始和其他年輕黑人在街頭遊晃,以塗鴉表明自己的存在,以一種被壓迫者的角度看世界。Basquiat 因緣際會結識了安迪、沃荷,並在1981年與他一同參加名為「紐約新浪潮」的展覽,從此由街頭走進主流藝術圈。

有人說這是塗鴉被主流接納的濫觴。但Basquiat的成功或許一大部分是他成功地將自己塑造成「Outsider圈外人」、「藝術界異類」的形象。在相對中規中矩的現代藝術中,這種異質情調大受媒體和收藏者的歡迎。然而這股塗鴉=新藝術的概念在 Basquiat短暫的生命後黯淡了好一陣子。雖然塗鴉客陸續被主流藝術機構「招安」,但社會對塗鴉的整體觀感還是偏於負面,塗鴉客又潛伏回地鐵站和其他都市角落。1989年可以說是紐約地鐵塗鴉的忌日。5/20日紐約大都會地鐵局宣布全面清除電車上的塗鴉。權力機構的封殺加強了塗鴉為「市容破壞者」的形象。

(photo by love is my realname)  右為Jean-Michel Basquiat

也許要一直到英國塗鴉客Banksy,才真正改變了世界的秩序。始終保持神祕的 Banksy以具有反戰、反權威和反體制的模版塗鴉聞名。台灣去年也出版了他的
2008年二月到三月間,倫敦的安迪帕畫廊( Andipa Gallery)為Banksy舉行了大規模的個展。這是未經藝術家授權的展覽,很奇怪吧? 會場中的作品不是畫在牆壁碎片、木頭就是帆布或鐵片上。換言之,這些常見的街頭塗鴉介面,可能經由有心人士在街頭以「拾荒」的方式慢慢蒐集,或是業主直接賣掉整堵牆給藝廊。通常拍賣公司或畫廊不會也不願透漏這些作品的來源。

Banksy的盛名讓他的家鄉英國Bristol明令保留Banksy的街頭作品,有人還製作了「Banksy導覽手冊」帶領粉絲到大街小巷找尋Banksy真跡!而國際拍賣市場理所當然地熱烈擁抱Banksy和他帶出的「 urban art 」熱潮,其作品價格從早期的150英鎊一路狂飆到現在的上百萬英鎊。 畫廊的主人安迪帕在訪問中開心地表示,以往他們還需要跟觀眾解釋誰是Banksy,現在那些慕名而來的Banksy迷看作品上的標價二十幾萬,還嫌太便宜了。

Banksy對於自己的價格水漲船高,在他的官網上寫下:「我不敢相信你們居然會買這些垃圾。」作為回應。這些 他口中的「垃圾」動輒幾十萬英鎊,包括安潔麗娜裘莉和以動物屍體為創作媒材成名的Damien Hurst 等名人和藝術界競相追捧。Banksy屢次透過發言人喬·布魯克斯表示,他不會認可畫廊的Banksy展,也不允許拍賣公司出售他的街頭藝術,因為「這不是民主的作為。這是在頌揚貪婪,我也從未看到過這些錢。」

唯一的例外是 Banksy經紀人 Steve Lazarides經營的 Laz Inc.  Lazarides 在倫敦和Newcastles擁有三間以經營街頭藝術成名的藝廊。旗下的藝術家包括Banksy, Paul Insect, Mode 2, ZEVS, David Choe, INVADER 和JR。Lazarides大概是少數看過Banksy真面目的人。他表示,Banksy在市場上的熱度提供藝廊相當充裕的資金來做各種實驗展覽。而Banksy成功和主流對抗的創作態度帶起更多塗鴉新秀前仆後繼地投入。

當今塗鴉藝術市場還是以倫敦為主。 除了前述的 Laz Inc. 還有 Black Rat Press,StolenSpace和老牌的 Elms Lesters gallery. 倫敦的泰德美術館也於去年五月推出”StreetArt”大展,企圖在新興的塗鴉市場中領先其他主流藝術機構。

紐約雖有自己的塗鴉歷史,如凱斯哈林(Keith Haring, 1958-1990)和FUTURA 2000 (1955-) , 但這些塗鴉客仍和主流系統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一直到 2007 年九月 Lazarides 才帶領塗鴉藝術家進攻紐約的藝廊區Chelsea。他完全秉棄傳統藝術操作的模式: 既不在知名的藝術博覽會設攤,也不在ArtsForum或Art in America等重量級藝術雜誌買廣告,更不在傳統藝廊空間辦展,而選擇挑戰官方與商業展覽霸權的另類替代空間。他的買家,似乎理所當然地,也都不是ArtForums的讀者,而是web 2.0時代以部落格做為第一手資訊管道的新一代讀者。 lazarides表示Banksy及其他新銳塗鴉藝術家甚至鼓舞了新一批的當代藝術觀眾,因為塗鴉提供一種新鮮的當代藝術觀賞經驗,他的主題與生活緊密結合,無需複雜的藝術史背景也能。

可以說,Banksy和Lazarides聯手革命了藝術市場的經營模式。

image from new statesman

Banksy Effect

著名的塗鴉網站 woostercollective.com 提出「Banksy effect」: 即由Banksy帶起的「街頭藝術前進gallery運動」。這一條線在Banksy打了一記響炮之後,成為「類藝術家」成名最短的捷徑。

藝術拍賣公司Bonhams在去年初推出了一場「urban art」大秀,除了明星Banksy 外,還有頗負盛名的FAILE、SPACE INVADER、SWOON和SHEPARD FAIREY。令人驚訝地不是Banksy的作品再創天價,而是Nick Walker的「Moona Lisa」以$100,000賣出,高出其估價$6000十倍之多。Nick Walker的作品頗有Banksy的味道,這是另一個 Banksy effect: 藝術買家個個希望擁有Banksy。當他們買不起Banksy時,就去找一個看起來類似的,同時一堆後起之秀爭相模彷Banksy的風格,以換取進入主流藝術界的門票。品質對收藏家不再是優先考量。一位法國的藝術商表示,Banksy Effect最大的影響是鼓勵越來越多的劣質作品在市場上流動,但買家已經失去對品質敏銳的嗅覺。惡性循環下,誰敢擔保哪天塗鴉熱不會泡沬化?

(image from piersmason @flickr) Nick Walker的「Moona Lisa」

除了BanksyEffect,塗鴉界內部有另一個雜音:當塗鴉成為藝術界的新寵,塗鴉客的逆骨會因此軟化嗎?將塗鴉稱為藝術本身是很矛盾的,因為塗鴉是誕生並運作於體系之外,挑戰正常社會中公共空間的性質,由此定義出正常社會與異類社會的邊界。但當塗鴉被納入主流,蛻變成一種商業化的生活風格,實則暗喻著可供出售的商品時,是否那種叛逆的精神會最終簡化成一個名詞?

後記:如何成為塗鴉收藏家?

1.    大部份街頭藝術的買家來自英國,真正蓬勃發展的街頭藝術市場目前只存在在倫敦。 如內文所述,在倫敦,你可以到 Laz Inc. 、Black Rat Press,StolenSpace和 Elms Lesters gallery大飽眼福。紐約幾乎沒有藝廊專攻塗鴉作品,只有零星的藝廊展演和拍賣會。上佳士得或蘇富比的網站查詢最近的「urban art auction」即可。
2.    如果你非Banksy不買,注意市場上已經開始出現Banksy 仿冒品的疑慮。去年九月在倫敦 Lyon & Turnbull的拍賣會上,五幅號稱是Banksy真跡的牆畫通通流標。業界人士表示,這些作品缺乏藝術家 Banksy本身的認證或簽名(事實上Banksy也不會為藝廊背書),對買家失去吸引力。
3.    許多塗鴉藝術拍賣在ebay等網站上進行。通常標示的價錢不包括將作品從建築上移出的費用。那些費用可能比作品本身還貴。小心你可能會因為破壞公共或私人建築而吃上官司。
4.    上Pictures on Wall( www.picturesonwalls.com)購買限量的塗鴉複製品。這是少數有藝術家認證的代理網站。
5.    其實最省錢也最安全的方式便是帶著你的相機當一天的城市偵探,以照片記錄下塗鴉的軌跡。說不定你會遇到藝術家本人呢!

文章出處 紐約解剖學(原文刊載在藝術收藏與設計雜誌七月號)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龐客和歌劇、獨立書店和香奈兒、塗鴉和Jackson Pollock、綠城市的口號和中國城的現實、夢想的發酵和破碎 – 紐約態度千百種,拒絕被任何一個名詞定義。 從2008 開始,我試著從裡向外一層層撥開紐約複雜的個性,從建築、藝術、劇場、城市政策做異人觀察,並時時站在顛覆的立場,看自己看群眾看世界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