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from Flickr)

台灣的文化藝術展覽/表演活動多不勝數,令人眼花撩亂,且參與者眾,文化產業看似一派熱鬧榮景。然而,仔細思考,不難發現,在台灣能贏得媒體與消費者關注的藝文展覽/表演活動,有九成都是外國來的。

 難道真是外國的月亮比較圓,亦或者,代理文化產品/服務進口,就是台灣文化創意產業的強項?如果說,台灣真有文化創意產業的話?那麼,我認為其特色就是代理與代工。代理與代工,可以說是台灣文創產業的絕代雙驕。

 

先說代理,在台灣能賣錢的文化商品,幾乎九成都來自歐美日等文化先進國。從日劇、韓劇、動畫、電影的版權選購(看看有線電視頻道播出的節目),到圖書的翻譯授權(看看暢銷書排行榜上有多少書是台灣作家寫的?),到歐美世界級藝文團體表演的引進(例如太陽劇場、三大男高音、歌劇魅影…),繪畫藝術展覽(看看米勒、梵谷、皮克斯、蔡國強…),歐美知名流行品牌服飾進駐各大精品賣場,政府定義的十三項文化創意產業,能幫助產業鏈賺取足夠利潤養活從業人員的,幾乎都是靠代理商引進歐美日等國之暢銷文化商品/服務。

 

因為以代理進口為主,所以必須有人媒介、推薦、編譯,於是,文化代工產業也跟著隨之發達起來。好比說出版社的編輯部門,編輯們找作家談新書企劃的時間少,找代理商競拍外國作品版權、找翻譯外編編製作品的時間多。代理商的地位崇高,眾家主編為了搶到好書都得拚命向代理商示好。

 

台灣是文化後進國,向先進國取經,購買作品回國販售以支撐展業發展,原本無可厚非。只是,台灣人的淺碟子性格,不喜歡投資研發,加上擅長代工製作的特質,還有歐美文化商品的水準的確高出台灣許多…,諸多原因都讓台灣的文創產業習慣於靠代理與代工賺容易錢。

 

台灣文創產業獲利最豐厚的,也是從是代理與代工的企業,至於自行研發生產內容的企業/文創從業人員,多半苦哈哈,能夠勝出者,萬中無一(想想國片導演,只能揚眉海外無法在台發展的服裝設計師,無法單靠寫作維生的作家,窮得響叮噹的表演藝術團體)。

 

結果,日子一久,願意培育本土內容生產者的企業越來越少。其理由多半是台灣內需市場太小,大環境不景氣,可是,大陸市場不是已經或明或暗的經營了那麼多年?加入十三億大陸市場(還有香港七百萬),還算小嗎?為何還是不多見文創企業在台灣挖角可培養人才,給予計畫性的訓練、栽培?甚至還想繼續以文化代理與代工專長進軍中國!?

 

其實,發展文創產業,台灣已經有非常好的根基,就是我前面所提到的代理與代工經驗。由於長年淫浸於代理與代工的緣故,台灣的文創產業從業人員其實有非常好的品味(懂得從眾多文化商品中挑出好東西),也知道怎麼製作出好而貼近本地市場的翻譯摹本,更懂得行銷推薦一個陌生的產品給自己的土地,這些都是發展文創很重要的養分,只是,光有這些還不夠,還必須有文創產業的火車頭:源源不絕的優質內容創作做為無可替代的根基才行。

 

放眼全世界,無論日本、美國,還是英國,甚至是韓國,舉凡文化創意產業強國,都是內容生產大國。日本生產趨勢劇、動漫畫銷售全世界,韓國製作線上電玩遊戲軟體,美國有好萊塢電影工業,法國有流行時尚工業,這些文化產業每年都創作出無數品質卓越的產品,向全世界消費者兜售,無一國家靠代理與代工他國文化產品崛起。

 

雖然說,台灣有幾米、偶像劇、法藍瓷、霹靂布袋戲、雲門、誠品能走出台灣,放眼亞洲/世界(最近大塊文化在法蘭克福書展時宣布將出版英文書,進軍世界,我以為是好現象),但都僅只於個案,再不然就是贏了面子裡子卻在苦撐,僅只於擁有一些拔尖的好文化創意企業,還未能有像日韓兩國般,發展出一整套能源源不絕的將作品成功送上世界舞台的產業鏈,發光發熱,為台灣創造就業機會也賺外匯的文化創意「產業」。

 

如果我們真的打算以文化創意「產業」替台灣的產業升級,就不能繼續獨厚代理與代工這兩位絕代雙驕,還必須拉出一連串只有台灣才有辦法創造生產的內容產品,建立自己的文化品牌特色(主體性),開展出台灣在文創產業的不可取代性,以此打出第三隻腳,才能真正立足台灣,以文化創意產業進軍世界,成為台灣下一個世代的何新產業。

 

此外,談到內容生產,還必須搞清楚,文化做為一門生意,主要的盈利來源是大眾流行文化,高雅精緻文化就算已經是世界頂級(好比說雲門),也很少能靠演出維持損益兩平(還需仰賴政府補助)。就好像拍電影要有藝術片也要有商業片;表演藝術要有雲門屏風也要有霹靂布袋戲;文學獎不能老頒給純文學,也改給大眾/類型文學一些肯定。要鼓勵有藝術獨特成就的,也要鼓勵能靠文化藝術賺錢的。文化產業政策不能獨厚高雅藝術而忽略大眾文化的創作,或只把文化當柔性外交的幫手,或當推廣美學藝術教育的工具。大眾普羅與高雅精緻兩者相輔相成,互相啟發,缺一不可。必須認真把文化當一門生意看待,好像電子產業般看待,設計一套能讓產業鏈內的企業與人員分工合作,創造市場與利潤的機制,不能老是搞補助金計畫不推動產業鏈的扎根。

 

世界如果需要台灣提供文化產品,絕對不可能要文化先進國的複製模仿版,而是要從台灣在地特色出發,獨步全球,只有台灣才拿得出去的文化產品/服務。從這個角度來看,台灣最具發展為潛力的文化企業不是雲門也不是誠品,而是霹靂布袋戲。如果政府願意有計畫的幫助霹靂布袋戲向國際市場推廣,相信很快地台灣獨有偶戲文化戲劇就能取得類似日本動漫產業在國際文創市場的獨特地位,替台灣賺名又賺利,奠定台灣在世界文創產業市場上的獨特地位,讓世人看見台灣的文化實力。

文/zen@敦南新生活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本名:王乾任。1976年生的嘉義福佬男性。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探思基督信仰,閱讀/出版/文化/社會觀察,愛情與職場小品,還有旅遊美食與生活隨筆。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