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創意總監 Maria Grazia Chiuri 離開並加入到 Dior 之時,讓 Dior 新一季度充滿著濃濃的 Valentino 味。而 Pierpaolo Piccioli 首次單獨執掌的 Valentino 會帶來什麼樣的驚喜呢?答案是一如往常的美麗和仙氣,整體的華麗度有些降低,但不減 Valentino 堅毅和極度女性化的元素。

Valentino 2017 春夏季,靈感源於耶羅尼米斯·波希的名畫《人間地獄》

本季從《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 人間地獄》中吸取的靈感讓時裝在現實和奇幻中游離,作為超現實主義的啟蒙畫作,Valentino 何嘗不是繼承傳統又突破傳統的風格派代表。

這件三連畫的左幅「伊甸園」描繪了基督教中的天堂、上帝、亞當、夏娃與許多奇幻的生物;中幅「人間樂園」以大量裸身的人體、巨大的水果和鳥類來描寫人間的樂園;右幅「地獄」,則是基督教中最後的審判的地獄情境

創意總監 Pierpaolo Piccioli

「我一直都熱愛電影,年少時曾夢想當一名電影導演。 當我發現時尚和它的敘事能力後,我便決定成為一名設計師。 這對我來說是一場夢想的自然演進」。

《聖烏蘇拉之夢》

來自開普敦的 Diana Moss 從 2014 年就開始在 Valentino 的走秀圖片上進行二次創作,分別是 2014 年電影海報主題,2015 年的藝術作品主題。而今年則以文藝復興時期著名畫作為靈感,溶入 Valentino 的服裝之中,彷彿這些服裝源自於畫作

上圖為意大利畫家維托雷·卡巴喬(Vittore Carpaccio)的作品《聖烏蘇拉之夢》(The Dream of St Ursula)可以算是一件描繪文藝復興時期臥室的經典之作。畫作主人翁烏蘇拉的臥室裡種著鮮花、放置著一本祈禱書,當然一張豪華的大紅床最為起眼。然而,身躺在大紅床上的烏蘇拉在夢中體驗到的是死神的召喚…床—也可以是一處危險之地。

《羅密歐與朱麗葉》、《威尼斯商人》和《維羅納的二位紳士》裡公主名媛、王子貴族們的風采,注意到了嗎?這些經典劇目可都是發生在意大利啊,是的,文藝復興的發源地就是意大利的佛羅倫薩,雖然莎翁是英國人,但響噹噹的文藝復興三巨匠——達芬奇、米開朗基羅和拉斐爾可都和 Valentino 是同鄉啊!根植地中海歷史和文明的 Valentino 來展現文藝復興之美,確實是件相得益彰順理成章的事情啊。

法國 Louis Béroud 著名畫作《The Staircase of the Opera》

達芬奇《Leda and the Swan 麗達與天鵝》
若隱若現透明裝的設計風格,是否也暗示著與畫作的關聯呢?

Olle Hjortzberg《Meadow Flowers》的花花草草
春季的繁花提前綻放,讓華倫天奴的粉絲們提前感覺春季

《P ortrait of a knight騎士肖像》

維托雷·卡巴喬(V ittore carpaccio)《P ortrait of a knight 騎士肖像》,這是卡巴喬最迷人的作品之一,他在這幅畫中創造了一種現實與幻想共有的氣氛,使那位武士有一種紋章上的抽像人物的意味,儘管他以充分而直接描繪的手法完整地描繪了這一高貴青年的青春活力。而對比模特表現出來的高貴、冷豔的氣質,服裝更多是內心的獨白。

《Portrait of a woman with a basket of spindles 捧著一籃紡錘的女子畫像》

安德烈亞·德爾·薩爾托《Portrait of a woman with a basket of spindles 捧著一籃紡錘的女子畫像》,模特與那個時代的女子相近而服裝相同。

Carl Wilhelmson《The Sisters》姐妹花

Sir Joshua Reynolds《裝飾海曼像的三個貴婦人 Three Ladies Adorning a Term of Hymen》

喬瓦尼·安東尼奧·博塔費奧《聖母子與花瓶(局部)》

Joseph Desire Court《The Venetian At The Masked Ball》

Madeline Lemaire《Dahlias》

James Jebusa Shannon《On The Dunes (Lady Shannon And Kitty)》

文章出處/ 麥芽 Malt
圖片來源/ Valentino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Malt 是一個關於想像、美學及創造的在線美學平台:它來源於我們多年觀察、研究與分享的眾多領域集合的成果。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