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動畫「Unterwegs」《在路上》是作者來到德國第三年的動畫短片作品。「在經歷一段留學生活後,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改變。於是決定藉此機會以動畫的形式做了自我分析和沉澱。我定義這部動畫是我的『自白書』。」




AT!:嗨,你好!短片用《unterwegs》命名,每個人都走在自己的路途上,在你的路上有著什麼樣的故事發生?

「Unterwegs」是一個德語單詞,字面意思是「在路上」。它對於我的意義​​並不是在於我在哪裡留下過腳印,更準確地是對我近幾年生活的和態度的一個總結,所以我定義這部作品是我的「自白書」。像每一個留學生一樣,經歷了本科畢業後巨大抉擇「我去哪裡?我去那裡想獲取什麼?」。

然後開始學習一個語言,了解一個陌生文化,接觸陌生的社交圈子,以及感情的大起大落,甚至適應另一個國家的教育制度。直到第二年才漸漸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回憶起所見的所聞的所經歷的,更加肯定了自己在追求什麼,以及為什麼?

坦白的說,這是一段自己的獨白,同樣也是對一段感情的緬懷,對自己對自己曾所愛的。因為有了新生活起點,這是我的方式去總結過去。

 

AT!:看作品簡述,留學生活對你的人生和你的動畫創作有些什麼樣的影響?

在我十六七歲的時候,就曾經幻想有一天我會去另一個世界看一看走一走。直到大學本科第四年才做出了這樣的決定——去歐洲,去德國。

當時的目的很明確——體驗一個截然不同的文化。現在看來不僅我的作品,還有我的生活,甚至我的人生觀都受到了很大的改變,我相信所有的改變是來自於生變發生的點點滴滴。

準備出國讀書,適應新環境的整個過程讓我自己很快的獨立起來。因為心裡很明白:只有靠自己。在後來的生活裡,出現了很多很重的人物,他們來自德國,英國, 美國,土耳其,意大利,巴基斯坦,伊朗,日本,澳大利亞…… 他們講述的故事,很多都是我作品的靈感來源。

所以很高興結實了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不僅僅是動畫,還有電影,藝術,設計,音樂,物質觀,價值觀都是我們交流的主要話題,所以個人來說,真正影響我的「他們」的故事。除此之外,在這邊我得到了相對更多的技術支持,直接影響了我的作品。

在這裡有很多技術資源,包括音樂人,音效師,詩人。近一年多我和很多人一起合作了一些作品,這種合作關係絕對都建立在互相欣賞和互相信任上。客觀的來講這些經歷也都令我個人以及作品慢慢得以提高。


 

AT!:為什麼用黑白畫面配以獨白的形式去表達自己的思考?

因為這次我想從一個客觀的視角觀察自己,講述自己的思考和追求。我想選擇黑白形式的主要原因是更加強調不帶有色彩的客觀性。獨白的形式則是相對自己最直接的陳述方式。

 

AT!:這些思考後,你還在自己的路上嗎?

曾經有一段時期,自己曾經迷茫過,突然失去了自己所追求的目標。自己大概用了很長一段時間去想,包括寫了一些東西,畫了一些插畫,和朋友交談了很多。我想我並沒有偏離自己最初的那條路。

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不停歇的往前走,總要歇口氣喝口水的,不是麼?另一方面在以後過後,有了更足的勇氣繼續下去,我想「勇氣」是最令我驕傲的。

 

AT!:創作過程中,你是如何將自己的思考演變成動畫的形式。這個過程中難度是什麼?

最初它僅僅腦子裡模糊成一團的意識,知道一天晚上,自己躺在床上看著空空的屋頂,才下意識的把他們整理開來。在第二天把他們以文字的形式記錄了下來。一個很偶然的機會,我們學院正好有一門專業課叫做「Erzählen(敘事)」,那個時候才決定把它以插圖的形式表現出來。

大概有過了一個學期,我選擇了 Freiprojekt(自由課題),大概就是把自己的概念講給教授,如果夠合理夠有吸引力,可以自己很自由進行創作。是從那個時期自己告訴自己要以動畫的形式去講述一個關於自己的故事,不為學分,不為觀眾,僅僅為了沉澱自己。

過程中遇到了很多問題,對於我來說最大的困難是「堅持」,不是因為怕累,而是每天面對自己獨白,有時候是對我自己心裡上的施壓。因為片子不是一瞬間可以創作出來的,需要一個時間段,而在這段時間內,我自己也在不斷更新,身邊發生的事情也在改變。所以有時候一個詞一個句子都令我自己開始懷疑自己,這種懷疑有時候阻礙了自己創作動力,不過很慶幸的是我有堅持到最後。

 

AT!:作為動畫人來說,相比國內的教學,留學對你最大的感觸是什麼?

就個人而言,相對國內接受的教育,在這邊最大的區別就是學校給予的創作空間更大。這近兩年來一直在跟著一位教授做項目,得到更多的是啟發性的建議並且尊重我的決定。

第二點對於我很重要的,也是前面提及到的資源問題。我所生活的城市很小但是卻是一個很重要的文化中心。也就是包豪斯運動的起源地,所以聚集了很多青年藝術家設計師。所以就地取材,有著很多可利用的資源。如果你有想法,可以通過很多方式找到給予幫助的志同道合者。這種無形的網絡將大家並聯在一起,對於我來說實在是巨大的寶藏。

當然排除學校因素,文化影響力是無形並且巨大的。有時候並非直接影響到作品本身,但是我觀察事物的角度也在近幾年裡逐漸變化著。並且自己很享受來自多個民族文化的衝撞,總有一個點能得到啟發或者受之感染。

 

AT!:那這種手法是你之前有嘗試過的嗎?

這樣的敘事方法是我第一次嘗試。曾經也經常自己構架故事,但是這一年更多的是從自己身上找故事,因為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與其說放眼遠處,不如從自己最了解個體上找話題。有時候一種心情的改變,狀態的改變都是我創作的來源。

 

AT!:有新的作品計劃嗎?

答案是肯定的!最近著手創作三組作品。一個是關於亞洲女性的系列插圖,一個是「ein mann theater(一個人的劇場)」的實驗動畫,還有一個是與 Leipzig Literatur Institut(萊比錫文學研究院)合作的 poetry in motion(詩歌動畫)項目。

這一部作品是出於很客觀的角度在敘述,所以接下來的幾部作品相對更傾向於感官主觀的表達,我自己也十分的期待。


 

常萌個人郵箱:changmeng198856@gmail.com
QQ:274974351(標明緣故)

個人博客微博Vimeo

感謝:


 

文章出處:AnimeTaste

About The Author

AnimeTaste關注全球動畫短片的App。在這裡你可以感受到來自全球各個國家頂尖的動畫短片作品,讓你隨時隨地可以對創意啟迪對靈感充電。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