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年的台北國際書展有個有趣的現象,一些小規模的出版社聯手合作,一起租攤位,打造自己的「主題館」(例如2012年的「讀字車站」),大受好評。 獨立書店合作租攤位,一來壓低成本(國際書展的攤位租金高昂,大家一起租可以租大一點,且花費便宜一點),二來場地能夠有效應用(小出版社通常出書量不大,且訴求消費者客層小,自己租一個大場地,可能顯得空曠),好處不小。

小型的獨立出版社「聯合」,在台灣其實不算新鮮事。早年「城邦集團」的誕生,不就從三家出版社(商周、麥田、貓頭鷹)的合作開始,後來又有了共和國、大雁。不過,這類型的合作模式,剛好和最近幾年串起的模式很不相同。 近來的獨立出版合作模式,僅鎖定在「聯合行銷」,也就是幾家性質類近的出版社,一起向圖書市場推銷自家新書,出版的其他面向還是獨立自主,保有自己的出版獨立性。 其實,約莫十餘年前,便有學術出版的老前輩曾經跟我提起過「聯合行銷」的概念,當初他的想法是,想召集一批社會科學領域的學術/人文出版社(以屬性互補為主),共同聯合行銷。

主要考量,是圖書市場日漸由大型集團寡占,台灣前二十大出版集團在主要零售通路的營業額之高,令其能擁有較多的行銷資源,順道排擠了其他中小型出版社在大型連鎖通路上架曝光的機會。為了替自己爭取新書曝光度,避免被日趨大眾化的主流市場邊緣化的命運,聯合行銷乃必然之趨勢。

可惜概念雖好,卻始終只聞樓梯響,反而是一些近兩三年崛起的新出版社,劍及履及地推動聯合行銷。 無獨有偶,聯合行銷的概念逐漸在出版界蔓延開來,不只小出版社們開始組織聯盟,小型獨立書店們也開始結盟,光是我知道的就有溫羅汀獨立書店聯盟()、台灣獨立書店聯盟(http://www.bookist.net/),二手書店也透過發行書店地圖的方式,某種程度地開展著自己的聯合行銷策略。最近,獨立書店得到文化部的經費補助,也推出了自己的獨立書店地圖。

看來,「小」出版社與「獨立」書店們已經越來越認清想要在過度供給與大型出版集團寡占的市場中脫穎而出,被讀者發現,只能靠「聯合行銷」。 這讓我想起兩千年前的戰國時代,較弱的六國為了對抗秦國,選擇「合縱」,組成聯盟共抗強敵,還好今天無論獨立書店也好,小出版社也罷,聯合行銷並不是為了對抗大集團,而是為了爭取自己的曝光,增加出版的多元性與豐富性,是「非零和」邏輯下的「競合」發展。

原本小和大就不應該是互斥,而應該是互補。大有大的好處(齊全、便利),小有小的優點(溫馨),但也各有力有未逮的地方。大不應該仗勢大欺小,小也不用老是抱怨大搶了市場。分眾時代,市場其實是越來越小而多元,只要努力鑽研市場需求,每個人頭上都能有自己的一片天。 更重要的是,選擇小的人,原本的營運目標,就和大不一樣(看看嘉義的洪雅,相信其成立的目的,絕非讓自己變成大型或連鎖書店),小並不代表賺不了錢或只得窮(看看雅言、自轉星球),背後的願景、目標才是決定大小的關鍵因素。只要小不是不得已,則小而美,小的靈活機動,可以更多一些心力放在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上…,小可以活得很自在且美好。

堅持走「小」路的人,更要堅持初衷,不要看到報表業績不如己意,便把問題堆到大的身上(該想辦法如何以其他方式補足業績虧損,是要推暢銷書,還是要推高單價高利潤的限量書,亦或者投入活動,承接政府標案…)。

大出版集團與大通路的確是利潤考量,較認真迎合市場,也擁有較高的市場能見度…,但是,這些絕非小無法勝出的關鍵因素。 小之所以弱,有些時是定位使然(選擇冷門領域,應該事先就很了解,自己的業績不會太好看),有些時候才是被大擠壓所造成,有時候是自己不夠認真開拓市場、行銷產品…,原因各種各樣,不能一概而論,最好不要選擇以「外在歸因」(都是環境造成的)解釋。

是以,這些年崛起的「小」聯盟是很好的,只在行銷或降低必要成本上攜手合作,並不企圖靠結盟發展成另外一種大,顯見「小」的價值仍然被堅持、力守,沒有被大的「利潤」所迷惑,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出版是一門很迷人的行業,可以大而強,也可以小而挺,各有各的好處。

世界的有趣從來在於豐富多元,而非定於一尊,縱然再大再強再好,還是不如能有多一些選擇,讓多元選擇能夠安於小且能見容於大,大小互補,彼此扶持,這會是一個比較健全且迷人的出版市場。 有些書就適合大集團來操作,有些書卻只適合小公司來經營,讓大家(只要夠好的)都能活下去,是成熟的市場該有的肚量!

 

文章出處:ZEN大的敦南新生活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本名:王乾任。1976年生的嘉義福佬男性。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探思基督信仰,閱讀/出版/文化/社會觀察,愛情與職場小品,還有旅遊美食與生活隨筆。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