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接觸佐藤卓先生的作品是他為 PLEATS PLEASE (三宅一生 ISSEY MIYAKE 旗下副線品牌)做的形象廣告,讓人眼前一亮,褶皺還可以這樣!

image © Taku Satoh Design Office / PLEATS PLEASE ISSEY MIYAKE〈2008〉

2012年恰逢 PLEATS PLEASE 20週年紀念,這組以「PLEATS PLEASE BAKERY烘焙坊」為主題的形象廣告也真正做到跨界傳播,無論時尚圈、設計圈、藝術圈、廣告圈,人人皆知。

image © Taku Satoh Design Office / PLEATS PLEASE ISSEY MIYAKE 20th Anniversary 「HAPPY ANNIVERSARY」〈2012〉

正如三宅一生先生對於佐藤卓先生的評價:「佐藤的設計讓我們看到熟悉事物的新鮮的一面,其中洋溢著親切感。」

image © Taku Satoh Design Office

一個普通人

1955年出生的佐藤卓先生大多數時間都奉獻給平面設計師這個角色。「NIKKA·純麥芽威士忌」是佐藤卓設計事務所成立後接手的第一個全案,「樂天·薄荷口香糖系列」、「樂天·木糖醇口香糖」、「大正製藥·ZENA」、「明治美味牛奶」等的商品設計都是佐藤卓先生的代表作。而工作之外的他是一個熱愛衝浪的普通人。

 

TOPYS:您為眾多快消品做設計,生活中也不可避免地會使用到這些經過自己設計的產品,以用戶的心態去體驗這些產品的感受如何?

佐藤卓:在生活中用到自己設計的產品的時候,我是抱著懷疑的態度去審視的。會思考和觀察自己當初做的是不是有問題,是不是符合大眾的需求,是不是還有更好的呈現方法。

 

TOPYS:您什麼時候開始關注傳統民藝,最感興趣的傳統民藝是什麼?

佐藤卓:大概十幾二十年前,在思考什麼是日本設計的優勢時,我開始對傳統民藝感興趣。

日本因為現代化快速發展,變成一個大量生產大量消費的社會,對於傳統東西的保留意識出現了缺失。出於對於這些傳統文化在消失的擔憂,我希望自己在這種情況下可以做點什麼。

我最感興趣的部分是陶藝,陶瓷是經過朝鮮從中國傳到日本,但在日本有了一些日本化的發展。比如日本有個岐阜縣,是一個燒製很多陶、瓷的地方。

 

兒童的設計・教育

《Design「あ(Ah)」》:日本 NHK 國營電視台推出的一檔兒童節目,其中的「Ah」,是日文學習中的第一個音。這是為兒童量身設計的教育節目,利用豐富百變的動態影像向兒童介紹設計的入門點/線/面原理,也以全新的角度來詮釋生活中常見之物。

 

TOPYS:《Design「あ(Ah)」》這檔節目的內容是什麼?

佐藤卓:這個節目並不是讓孩子去學習,而是希望讓孩子覺得設計很好玩,讓兒童在無意識中獲得影響。因為兒童並不會做太深度的思考,而是通過感覺的方式去進行對世界的認知,所以說明和解讀的部分我也盡量不加任何附加說明。

在節目裡我們會對生活中隨處可見的一些東西進行拆解,讓兒童了解它們是怎樣組裝成現在的樣子,對身邊的物體產生更進一步的認知。我們也會邀請來自不同領域的設計師,比如平面設計師、燈光設計師、建築師、產品設計師等等,站在他們專業的角度,用兒童們可以聽懂的語言,將他們所看到的世界講給兒童們聽,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很多東西都是被設計出來的,每個部分都可以成為節目內容。

 

TOPYS:很少有人想到做讓兒童認識和接觸設計的節目,所以我想過程也並不輕鬆吧?

佐藤卓:兒童大多是在遊戲中學習和長大,當然也有人認為,設計應該是在兒童掌握語言之後開始學習的。我與 NHK 電視台的一位工作人員探討了很久,認為製作這樣一檔兒童節目是非常有必要的,為了說服 NHK 電視台的高層,我們也做了很多次的提案,經過反覆的溝通才獲得他們的認可。從最初有這個想法開始,前前後後經過了六年的溝通和準備,終於在2011年開始首播。

 

TOPYS:為什麼叫《Design「あ(Ah)」》?

佐藤卓:作為一檔電視節目,名字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名字很長,孩子們很難記住,如果不把設計兩個字放進去,很難展現它是一檔設計節目。

因此我糾結了很長時間,直到有一次我在洗澡的時候,突然有了想法,「啊」——我不知道在中國是如何,在日本,當我們突然有一個想法的時候,我們會說「啊」!而あ(Ah)也是日本五十音圖平假名中的第一個字母。

image © Taku Satoh Design Office

TOPYS:您將這檔電視節目的內容變成了在 21-21 design sight 美術館中的一次展覽。

佐藤卓:對,我們在 21-21 design sight 美術館中專門做了一次關於這個節目的展覽。對於電視台來說,把一檔電視節目變成一個展覽也是從未有過的,所以花費了很長時間溝通才獲得他們的許可。

我反覆通過各種方式告訴他們這檔節目做成一個展覽有多麼重要——電視對觀眾來說其實是一個單方向的傳播,基本是靠眼睛和耳朵來完成信息的接受,而展覽不同,觀展者要來到現場參與其中,可以觸摸,可以增加各種其他的體驗,所以這個展覽就是希望把電視所不能展現和體驗的部分更全面地呈現出來,獲得一些新的感覺。

image © Taku Satoh Design Office

TOPYS:觀展者的反饋如何?

佐藤卓:展覽開幕之後有很多家長帶著他們的孩子來看展覽,展覽現場是空間+影像的展示方式,牆上在投影,中間的大圓桌上放著各種各樣的東西,讓孩子們理解圓形和方形的虛擬與現實的一些物品之間的關係。

image © Taku Satoh Design Office

比如我們在另外一組展覽中,從大到小展示了許多種規格的壽司,目的就是為了讓孩子們明白什麼規格的壽司是合適的。最適合的尺度對於設計來說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正如我們排版的時候不要過大,也不要過小,這是最重要的。

image © Taku Satoh Design Office

展館的室外我們也用植物做了一個あ(Ah),在整個展覽期間,因為有陽光照射,有雨露的滋潤,上面的植物長得非常良好,開了很多花。

image © Taku Satoh Design Office

TOPYS:我們看到您在 design ah 展覽的互動環節運用了不少 ipad 這樣的電子設備,很多中國家長頭疼小孩迷戀電子設備,您是如何看待小孩迷戀電子設備這個問題的?

佐藤卓:首先數字化的趨勢是全球範圍的,哪怕我們面前這只錄音筆也是電子產品,這是整個世界的趨勢,你無法去逆轉它,所以也不要過多擔心。電子化的設備和傳統媒體相輔相成對於社會也有促進作用,所以我覺得沒必要將兩者分割開來——尤其是當你想要表現一種事物的時候,多一個手段,體驗就更豐富一些。

當然我也比較擔心小孩子沉迷於電子遊戲的現狀,但是我覺得這不是電子產品的問題,而是我們教育的問題,我們應該多鼓勵小孩走進森林當中去觀察昆蟲和植物,通過這種在自然環境中的體驗,讓自己的認知越來越豐富,也可以給他們帶來更多的興趣和愛好。

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現狀是,父母對於某種東西比如手機非常沉迷,也就給孩子們造成了一種模仿的榜樣,所以想要避免沉溺於遊戲這一點,首先還是得從父母做起,畢竟父母是孩子的樣板,父母的行為無形之中也會感染兒童,所以這個責任其實是大人的。

 

作為平面設計師我是非常自豪的

在佐藤卓先生的著作《鯨魚在噴水》中有一句話「以前我總覺得平面設計師這個職業是可有可無的」。這其實是簡體中文版翻譯誤差而帶來的誤會,不過斷章取義,也引發了我們關於在中日平面設計師地位如何的問題的討論。

 

TOPYS:中國設計界有一種現象,平面設計師的社會地位看似不如建築師,在日本是什麼樣的情況?

佐藤卓:就我個人而言,作為平面設計師是非常自豪的,平面設計的範圍非常廣泛。所以當聽到在中國有這樣的現象的時候,我是非常震驚的——在這個時代如果你只是把平面設計作為一種媒體的技術來理解的話就實在是太狹隘了,平面設計師是具有平面圖形技術的一種設計師,所以這種平面技術可以靈活運用在很多的領域,在醫療、經濟、教育上都可以發揮作用,比方說設計思維可以用在福利上面。

不應該分成平面媒體或者其他什麼媒體的方式看待,更多的應該是圖形傳達或者其他的技術的應用,用媒體的角度來看是過時的。所以我做了一些展覽和活動,也希望年輕的設計師了解到平面設計師不光在做一些傳媒的工作,而是還可以這樣那樣去做事情。

在日本,無論是平面設計師還是建築設計師都是非常平等的,至少在我的認知領域不會出現不同地位的對待,比如剛剛我在演講中介紹的沖繩療養醫院的設計,醫院的建築由哪位建築設計師來做,是由我來挑選決定的。

過去,一般是先有了建築,之後建築師來挑選平面設計師來做裡面的導視等等,但是在這裡它是反過來的,先有一個核心的主題和概念,然後再根據這個主題和概念挑選與哪一個建築師合作,這些都是由我來決定的。

 

TOPYS:這是日本設計界的常見現象,還是跟您的知名度有關呢?

佐藤卓:從建築師的角度看,邀請平面設計師幫助他一起完成建築的導視設計,到現在我都還有這部分的工作。但從現在來看,在日本有一種新的趨向,剛才我說的一切都由平面設計師開始來創造的,這在日本社會還沒有成為一個主要的現象。

只是像佐藤可士和與我,我們從項目的整體開始考慮問題,這種趨勢在業界越來越多。比方說建築、服裝、圖形等等,能把這一切做了的建築設計師是沒有的,但是平面設計師是可以做到的,平面設計師可以利用圖形對建築甚至服裝整體做一個設計——這是平面設計師的優勢。

比如在一家服裝店或者我們正在採訪的現場,放什麼樣的音樂,這也是我們要考慮的一個內容,而建築師是不會考慮這件事情的。

 

TOPYS:和建築師一起共事的時候,如果出現分歧,會如何解決呢?

佐藤卓:如果事先設定好概念,也與合作的建築師談好,一般來說水平比較好的資深的建築師是不會出現這樣的狀況的,至少在我的經驗裡是沒有。

image © Taku Satoh Design Office

比方說武藏野美術大學的圖書館是藤本壯介先生先接手這個項目,邀請我來做視覺導視的部分,建築在先,他就有他的既定概念,那麼我在後面參與工作的時候,首先要充分理解他的概念,才能延伸出我的設計,這個理解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如果這個項目的概念是我來創造的話,我選的這個建築師也一定要理解我想要表達的概念。

 

TOPYS:您做過商業設計的快消品非常多,有沒有想過開發一個自己的產品和品牌?

佐藤卓:除了剛才說的做很多快消品的設計之外,我還做很多公司的品牌設計和品牌規劃工作,如果說自己投資開發商品進行銷售的話,會有風險,因為涉及到設計以外的經營意識和知識,我有沒有這個能力,我自己是很懷疑的。所以對我來說其實沒有什麼興趣,我也就不會去碰這塊了。

 

採訪後記

「不好意思,佐藤先生只接受面訪……」

——訪談結束後我們一般會有細微的補訪,而電話撥通之後,佐藤卓設計事務所的工作人員抱歉的告知我們,因為擔心郵件或電話採訪內容的準確性,非常歡迎下次來東京見面,但面訪之外的採訪卻無論如何也不接受的。

有些可惜,卻也無可厚非。他做事始終認真,嚴謹,和藹,友好。

就像每場演講之前給大家發放他設計的樂天木糖醇的慣例,以及在演講中認真而可愛地推薦大家如果到訪東京,可以嚼著樂天木糖醇觀看《Design「あ(Ah)」 》,敬業的同時也看得出他對自己作品的自信。

有個理論是,You Are What You Design。我想,佐藤卓先生便是如此的寫照吧。

 

文章出處/TOPYS
圖片出處/Taku Satoh Design Office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