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集,看這裡!

一個品牌如果一直在擔心盜版是沒有辦法往前走的

TOPYS :你們每年的國外參展都比較頻繁,參展的目標是什麼呢?

柒木:我們每年都有被泰國、德國和新加坡邀請作為新銳設計師出展。我們從2010年開始就在做國外的展覽。參展的主要目的是銷售,以及媒體的曝光,在初期用最快的方式打開市場。我們希望因為展覽而認 ​​識更多的人,不管是朋友還是消費者,希望可以通過展覽來了解他們對我們產品的想法,如果我們一直悶著頭做,東西也不知道賣給誰,自己也不知道做什麼才好。

一路從東京到北歐到英國,才發現我們好像是外國人會喜歡的風格,所以我們開始慢慢的把我們的產品導向國外,往國外發展,現在還是以歐洲為主力市場,丹麥和北歐的一些地區為主,因為我們歐洲的展覽比較多,美國也有部分。亞洲是因為新加坡和泰國的展覽做的比較多,也有銷售的機會。

偵探筆記本 Image © 柒木設計

TOPYS:很多時候我們很欣賞柒木的作品,但好像沒有太多可以購買的渠道,是因為針對大陸市場的平台還未搭建起來嗎?

柒木:去年在做展覽和活動的時候,我們就面臨著要把那麼多產品帶出去而產生的障礙,一方麵包括消費方式,比如現場我們沒有準備好大家要怎麼付錢,再來是商品運輸過程中各種問題要解決。柒木剛從一個小的市場做起,現在要跳轉到大的市場,是非常需要時間慢慢調整的。

過往是透過參展的方式去了解市場的需求,然後摸索一些通路,也只有這樣柒木才能準備好往其中一個方面走,如果夠多的品牌都往這個方向走的話,平台慢慢就會串聯起來。

TOPYS:小型的設計工作室很多是以一個人為主,個人設計風格比較突出,要不然就是大的設計公司,每個人負責不同的項目。像柒木這種結構,感覺設計師之間比較獨立,這樣的話對團隊配合、總體風格上有沒有影響?

柒木:第一年我們是各自在做各自的產品,但是再後來慢慢的轉變成團隊合作的風格,讓大家的價值聚集到一起。從第二年開始我們就一起構想概念,譬如某個設計師丟出 idea,大家一起完成,然後用投票制決定。

一盞東西系列作品 Image © 柒木設計

TOPYS:你們的產品設計有沒有遇到過盜版?

柒木:一個品牌如果一直在擔心盜版是沒有辦法往前走的,盜版的事情永遠都存在,而且盜版太容易了,即便我們申請了很多專利,也很容易就被破解,所以盜版對我們來說就是浮雲。我們希望品牌是在一直前進,讓別人沒辦法跟上。

TOPYS:成立三年以來,你們碰到最大的危機是什麼時候?

柒木:我們很常被問到這個問題,但每次都想不到答案,因為我們都比較樂觀吧,不太記得所謂的危機,都是過了就好,反而夥伴的來來去去對我們來說是比較難控制的部分,因為大家有不同的理想就會分散,所以我們覺得反而是最難的,就是如何讓大家繼續在這裡努力下去。

柒木設計位於台北的工作空間 Image © 柒木設計

採訪手記

和台北很多小設計工作室一樣,柒木設計藏於一個有些擁擠的巷弄裡,樓下是一些米店、水店,熱鬧嘈雜的生活氣息,到得樓上,小小的兩居室雜而不亂,客廳裡堆放著很多打包好準備參展的產品。

接待我們的是創始人之一 Kelly 林宜賢,和之前在一支介紹台灣設計的片子裡見到的一樣,眼睛大大,說話甜甜,有主見但是不強勢。

雖然柒木一直在商業的路上,3:1的設計師 vs sales 的人員結構,卻讓它顯得那麼不夠商業,簡直不商業得令人「著急」。

例如,因為打包好了,現場就沒有產品可以賣,在國內市場也幾乎持續缺席。最後變成,原定的 Q&A 環節雖然照常進行,但是幾乎反客為主,熱心觀眾紛紛就開拓新市場、搭渠道、進展會出謀劃策,措手不及的 Kelly 就一直感激又意外地在點頭……

然而想來她們並沒有真的被這種著急感染,也希望沒有。柒木,七個木,由最初成員名字裡的七個木字組成,而對於有些成員的離開,她們用「失戀」這種感覺來形容,不難看出這裡面對人的溫度的依賴,而這種溫度,也在作品裡持續傳遞。這些不能著急的部分,才是點亮柒木的真正明燈吧!

撰文/ Vivi, Asakur@ TOPYS
錄音整理/ Lesca丹@TOPYS
採訪地點/柒木設計台北
採訪人/ Vivi@TOPYS

文章出處/TOP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