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urge to destroy is also a creative urge.」 140 萬美元的拍賣畫作當場自毀事件發生後的第二天,藝術家Banksy(班克斯)在 Instagram 上發布了一個小視頻,裡面是自己親自為《Girl with Balloon》畫框裝置碎紙鋸齒的影像和拍賣現場人們驚詫的情形,並附上了畢卡索的這句話。

整件事就像一場昂貴的惡作劇,帶著這位神秘的英國塗鴉藝術家一以貫之的黑色幽默和對權威的不屑一顧。

碎畫事件的後續幾乎發展成一部日更的番劇 ——《Girl with Balloon》的價值翻倍;藝術家 Banksy 的身價上漲;畫作的買家是一位歐洲的女性藏家,她欣然以當晚拍賣成交的價格(140 萬美元)收藏了這幅畫;而蘇富比則是充分利用了這次熱度,成功達成了一次自我宣傳。

蘇富比將這場毀畫事件「包裝」成一次偉大的行為藝術,稱其為藝術史上第一件在現場拍賣過程中誕生的作品,並由Banksy重新命名為《Love is in the Bin》,這件「新作」於上週末在蘇富比倫敦畫廊限時展出。

現實有時候可能就是像 Banksy 作品裡描述的那樣,荒誕又諷刺。但「自毀作品」這件事,Banksy 絕不是第一個,歷史上有很多藝術家都投身過這項事業。至於原因,也是各有各的不同。

「毀」是藝術家的常見病

藝術家們的完美主義和偏執傾向,大概總是要比其他人多一些,在很多時候,他們就是自己最糟糕的批評家。因為自我懷疑而毀掉作品,大概算是最「意料之中」的原因了。

🎨

Claude Monet
「我能做的只有在消失之前,毀掉我的畫。」

Water Lilies, Claude Monet, 1906

Claude Monet(克勞德·莫內)的睡蓮系列早已被奉為印象派畫作中的經典,現在保留下來的就有超過兩百件作品。「睡蓮」幾乎成為莫內晚期繪畫的唯一主題,他會在凌晨三點起床,一連幾小時凝視明滅不定的光影。

Water Lilies, Claude Monet, 1919

與熱愛和執著伴隨的,是長久籠罩的自我否定,這在他晚年視力下降後顯得更為嚴重了。在 1908 年的一場畫展開始前不久,莫內親自毀掉了自己即將送去巴黎展覽的 15 件睡蓮系列作品,在他眼中,它們總是不夠完美。

Water Lilies, Claude Monet, 1916

自我毀滅的傾向並沒有因為年齡、名氣的增長而消散,即使是 68 歲的莫內仍然會說出這樣的話:「我的人生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失敗,我能做的就只有在消失之前,毀掉我的畫。」

🎨

Charles Camoin
合法毀畫的藝術家

Cannes, Le Port, Charles Camoin, c.1955

Charles Camoin(查爾斯·卡莫恩)是法國表現主義風景畫家,他曾經將自己的同一件作品毀掉兩次。

1913 年,年僅 34 歲的卡莫恩已經舉辦了一次成功的畫展,但隨即,他便經歷了一場嚴重的抑鬱,並在期間親手毀掉了自己超過 80 件畫作。

Un Coin de Saint Tropez, Charles Camoin, 1957

可是事情並沒有到此結束,當時一位名為 Francis Caro 的作家設法修復了這些作品,並對它們進行了拍賣。不過這件事被卡莫恩發現後,他起訴了這位作家,還贏了這個案子,然後在法律的保護下再次,也是最後一次,毀掉了這些畫。

🎨

Michelangelo Buonarroti
為自己的偶像包袱買單

Archers Shooting at a Herm, Michelangelo Buonarroti, 1530

作為文藝復興的代表藝術家之一,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Buonarroti)一直很努力地營造自己的天才形象,他希望在眾人看來,自己那些偉大作品從靈感迸發到最後完成,都是完美的行雲流水,不應該有背後的努力和練習。

Creation of Eve, Michelangelo Buonarroti, 1510

所以在生命最後的日子裡,米開朗基羅將自己在羅馬工作室裡的大部分繪畫和習作都燒毀了。在那個沒有雞湯教你「要很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的時代,米開朗基羅的天才人設始終堅挺。

在「毀」的過程中,你看到了什麼

有時候,自毀就像一場行為藝術,用一種抽象表達另一個抽象。也許,一場聲勢浩大的毀壞能在人們心中激蕩起什麼,但也有些機率,對一些人來說事情反而變得不明也不覺厲了。

Yves Klein
無法收藏的藝術品

Yves Klein

有人說伊夫·克萊因(Yves Klein)是最像藝術家的藝術家。他畫單色畫,合成出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獨特「克萊因藍」,在第一次看見大西洋時,他將一瓶藍色顏料倒入海中,並說道,「大西洋比地中海藍了」 。

克萊因以他的虛空哲學開創了觀念藝術的先河。1959 年的一天裡,克萊因把寄放在畫廊中準備出手的作品全部取走,並向畫廊老闆解釋,自己的作品是非物質的,有人要買,只需要留下支票,其實交易就已經完成了。

Zone de Sensibilité Picturale Immatérielle, Yves Klein, 1962

這看似荒誕的交易,最終竟也找到了買家——一位名叫佩皮諾·帕拉佐裡的意大利人。1962 年 1 月 26 日,克萊因約帕拉佐裡來到塞納河邊,將一件名為《非物質的繪畫感受區》(Zone de sensibilité picturale immatérielle)的作品(其實實物只有一張收據),交給帕拉佐裡,帕拉佐裡隨即支付他一片金箔。克萊因當場將金箔投入塞納河中,而帕拉佐裡也按照要求將收據燒毀。

Zone de Sensibilité Picturale Immatérielle, Yves Klein, 1962

請看下集:從莫內到Banksy,那些喜歡「毀畫」的藝術家,究竟在想什麼?!(下)

文章出處/ 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