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老團:

  • ( 夢工廠 ) DreamWorks Animation – Jeffrey Katzenberg  (CEO)
  • ( 福斯 ) Fox Film Entertainment – Jim Gianopulos  (CEO)
  • ( 環球 ) Universal Pictures – Donna Langley  (Co Chairman)
  • ( 派拉蒙 ) Paramount – Rob Moore  (VC)
  • ( 獅門 ) Liongate Motion Picture Group – Rob Friedman  (Co Chairman)
  • ( 索尼 ) Sony Picture Classics – Michael Barker  (Co President)

 

 

問: 變成電影公司高層後,最讓你震驚的是什麼?

環球 Donna Langley 說: 相較於電影行銷費,電影製作費很難預測,電影票房也很難預測。Ted ( 熊麻吉 ) Mama Mia ( 媽媽咪呀 ) 都是當初我們保守看待 – 製作、行銷、市場預期低 – 卻出乎預料大賺錢的電影。Battleship ( 超級戰艦 ) 很慘,剛好相反­ – 製作、行銷、市場預期高 – 卻出乎預料大賠錢。

 

問: 為何得獎重要?

大家說: 以商業角度來看,特別是對獨立製片電影,得獎是商機、通路、保證。以電影技術來看,得獎就是最高成就。但反過來說,有時候得獎完全沒有意義,因為它可能只是取決於一個時勢,歷年得獎片單中,都有這種例子。

 

問: 什麼片的預算可以通過 (greenlight) ?

福斯 Jim Gianopulos 說: 過去曾經有一段時間,只要是「好」的電影,幾乎預算都會通過,不會有太多商業顧慮。那是因為當時美國大環境有 4 成的人一週去一次戲院。但現在大環境不同了。

派拉蒙 Rob Moore 說: 當你讀完一個很棒的劇本後,你要考慮的現實層面是: 這樣的題材能給多少預算。以 Flight ( 機密真相 ) 為例,它劇本很好,但非常黑暗。雖然大導演 Robert Zemeckis 來助陣,但是以它的題材,就只能給 3000萬美金的預算。不會因為是 Robert Zemeckis,預算就變 1 億美金。這種電影,執行到味就變得非常重要。

福斯 Jim Gianopulos 說: 這就是為什麼 Elizabeth Gabor 花了十年的時間才說服我讓李安用 1.2 億美金拍 Life of Pi ( 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 )。這種電影,有這樣的預算是非常驚人的。但這部片算是一個例外,它投資風險極高,帳面上根本不合理,但我們相信李安的願景,最後決定還是要這樣幹。

 

問: 有沒有你很愛的劇本,卻因為商業考量,而要放棄的的?

派拉蒙 Rob Moore 說: 在 Moneyball ( 魔球 ) 劇本還沒被任何公司買走時,書我就讀過了。它講的是,如何在別人看不到價值的東西裡,找到新的價值。我被它深深的感動。但回到商業面,這是部,整片都在講棒球數據的電影,雖然是布萊德彼特主演,但還是很難找到它商業的切入點,所以只好放棄了。當然,最後劇本由索尼買下並且製作。他們做出部很棒的電影,也入圍許多獎項,但最終卻賺不了錢。

索尼 Michael Barker 說: 我覺得顧慮投資風險與對電影的熱血之間要做一個平衡,我們從來不用首週票房 (opening weekend) 當成敗的依據,我們做的電影都希望能走長青樹路線,這跟暑期強檔片走的首週票房路線完全不同。有些片以前會拍,現在因為商業考量都不拍了,像 Midnight in Paris ( 午夜巴黎) 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 ( 臥虎藏龍 )  Capote ( 柯波帝: 冷血告白) ,這些片,大公司碰都不想碰,但它們投資風險其實是很低的 (預算低)。我們已經找到新的方法來製作這些片子。

 

問: 那 Les Miserables ( 悲慘世界 ) 是用什麼角度切入? 得獎嗎?

環球 Donna Langley 說: 說實話,我們沒有在想得獎,我們很愛這個題材。這部歌舞劇花了 27 年才搬上大螢幕。這也不是製作人 Cameron Mackintosh 的第一次嘗試。他一直在等待適合的團隊。後來我說服剛因 The King’s Speech ( 王者之聲:宣戰時刻 ) 得到奧斯卡獎的 Tom Hopper 來當導演,似乎一切都到位了。從商業的角度看,這部片幾乎被當成一部「大片」(tentpole film) 在執行。當然,他沒有「大片」的預算。但它有很高的 IP 值: 27 年、50 個國家的演出歷史。有那麼多的歌迷,我們想說可以把它包裝成一個大型佳節活動來宣傳。(eventize it for the holiday seasons)

 

問: 2010 年, Hurt Locker ( 危機倒數 ) 贏了 Avatar ( 阿凡達 ),得到最佳影片,跌破大家的眼鏡。奧斯卡是不是對 “商業電影” 有成見,口味比較偏頗 “藝術電影”?

獅門 Rob Friedman 說: 其實影片得獎與否都落在奧斯卡評選委員手上,好消息是,他們都來自不同背景: 有技術背景的、有創意背景的、有表演背景的。評選結果一定是幾家歡喜幾家愁,但無庸置疑的,最終被表楊的一定是電影工藝本身。

索尼 Michael Barker 說: 「票房」不是一個評選依據。

夢工廠 Jeffrey Katzenberg 說: Saving Private Ryan ( 搶救雷恩大兵 ) 輸時,我難過了好一陣子。Shakespeare in Love ( 莎翁情史 ) 是一部很棒的電影,但搶救雷恩大兵是經典中的經典,能經得起時間考驗的片。

 

問: The Impossible ( 浩劫奇蹟 ) 在西班牙非常賣座,是「得獎」的功勞嗎?

獅門 Rob Friedman 說: 跟看過癮的娛樂大片不一樣,花腦筋的藝術電影,一定是用「得獎」與否在規劃。「得獎」跟整個行銷策略息息相關,是非常重要的一環。所以我們才帶這部片去多倫多影展、聖塞瓦斯蒂安影展。雖然有點像在打如意算盤,但「得獎」就是策略的一部份。

福斯 Jim Gianopulos 說: 全球第二大電影季是「冬季」,一月跟二月。這兩個月也是「得獎片季」。 Lincoln ( 林肯 ) 是這時間上映的電影。雖然是史匹柏執導的強片。但它的題材與內容對大眾來說,還是須要「得獎」的加持幫它提升票房。「冬季」剛好是奧斯卡前夕,得獎與否影響票房很多。

 

問: 十年後的電影產業長什麼樣子?

夢工廠 Jeffrey Katzenberg 說: 十年後會很不一樣,人員會大洗牌。而手機會革新這一切。拿體育當比喻,以前想看湖人隊打球,就要去體育場看,電視不會播。現在電視擴大了體育的能見度。電影之於手機就像體育之於電視。多的是選擇,你可以用 1 元在 iPhone 上看電影,或是用 50 元在頂級戲院看。這並不代表體育場、或電影院要關門。體育、電影只會越來越受歡迎,因為更多人在看。最近洛杉磯要再蓋一座體育場。為什麼? 因為是門好生意啊。很可惜音樂產業無法跟進,因為他們太貪心了。當 CD 賣不好時,他們就抬高價錢。商業模式也不一樣。大眾對新音樂的第一接觸是靠是電台,是免費的。大眾對新電影的第一接觸是靠戲院,是收費的最頂級享受。心理上的感受也不太一樣。

 

問: 美國會持續作電影輸出大國嗎?

夢工廠 Jeffrey Katzenberg 說: 美國是電影強國,我想跟文化有關,我們推崇: 個人的表達、藝術的表達、思想的表達。我們是最自由的國家,南加州更是這自由風氣的中心。不意外,這種 DNA 誕生了: 藝術、創意、故事的人才。當然,世界各地也是人才輩出。法國、澳洲、台灣…等等。很不幸的,那些比較像是意外。

福斯 Jim Gianopulos 說: 美國是文化大熔爐,從電影產業誕生開始,觀眾就是德國、匈牙利、中國…等等,各種文化的人在看。

夢工廠 Jeffrey Katzenberg 說: 美國的第二大輸出是電視、電影,一直以來,也持續會這樣。它是美國經濟、藝術的支柱,也是最好的外交。

 

文章出處:Animapp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AnimApp 動畫分享 = Animation + Application + 動畫分享 。 兩位動畫師的學習紀錄:分享我們欣賞的動畫、奧妙的幕後製作、創作者的資訊、動畫技術的學習、動畫應用的各種可能性、還有一些觀影心得 ... 等等。同時,我們也期望有更多人一起來分享!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