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閱讀愛好者來說,圖書館是書籍的遇見,是陌生的封皮和封底之間的鏈接和集結。而對於喜靜的人來說,圖書館又是關於停滯的時光的遇見。

而對於來自瑞士的攝影師 Thomas Guignard 來說,圖書館又是關於獨特視覺的遇見​​。目前在加拿大多倫多一家擔任圖書館管理員的他,本職以外的興趣便是捕捉不同圖書館裡閃爍著智慧之光的建築美學,以及這些空間設計又如何彰顯圖書館這一城市建築本身在延續人類知識方面的神聖地位。

Thomas Guignard 鏡頭下的德國 Stadtbibliothek Stuttgart 圖書館。

「儘管我喜愛將圖書館呈現為紀念碑式的、幾何形的設計空間,我從不會忘記正是這些圖書館工作者賦予了這些空間以活力。每一個書架上的選書以及排列方式,都凝聚了背後工作人員的心血。不僅如此,如果沒有了社區拓展、文化普及與宣傳活動,這些書也許會持續地無人問津,也就喪失了它們本身的價值。因此,當我每每到訪一個圖書館,我都會積極與其中的圖書館管理員互動,感激他們的努力和貢獻。」

Thomas Guignard 鏡頭下的美國 William W. Cook Legal Research Library。

Thomas Guignard 鏡頭下的美國 George Peabody Library。

他的攝影作品鍾愛對稱與廣角視覺,色調清冷,而又偶爾有著溫暖的閱讀燈的光亮在其中。或是偶爾捕捉閱讀者的神情,那些認真思索的臉,連同空間的簡潔,彷彿靜止的時空。

Guignard 的攝影之路,就是始於他對圖書館建築美學的興趣。當時在瑞士一間圖書館工作的他,要參與建立新的學習中心,於是便開始搜羅及拜訪世界各地不同的新圖書館或者圖書館重建項目。漸漸地,他也被不同的設計給迷住了。「我經常會拍攝那些令我驚嘆的細節,而不管這些圖書館規模如何,我總是著迷於它們不同的視覺效果。」

Thomas Guignard 鏡頭下的德國 Freie Universität Berlin的Philological Library。

Thomas Guignard 鏡頭下的英國 Caledonian University Glasgow的 Saltire Centre。

Thomas Guignard 鏡頭下的美國 University of Chicago的Grand Reading Room。

對他來說,圖書館是關於智慧的、偉大而又可觸摸的記錄實體。它們的建立是為了知識更好地獲取,它們的存在又是社群連接的紐帶,新的觀念以及新的智慧在其中不斷發生。

Thomas Guignard 鏡頭下的德國 Humboldt University的 Grimm Zentrum。

他的旅行清單一直在擴充——去過的已有 140 多個圖書館,計劃上的還有 300 多個。

Thomas Guignard 鏡頭下的德國 Stadtbibliothek Stuttgart 圖書館。

Thomas Guignard 鏡頭下的加拿大 York University的Scott Library。

文章出處/ Topy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