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總喜歡跟著大人們上山下海地跑,在山林裡揣了一書包的怪石頭,去海邊時撿上幾口袋的貝殼,它們簡直就是自然界的神來之筆。藝術家 Thirza Schaap 也是如此,再後來她從荷蘭搬到了南非,發現自己還是改不掉沿海邊撿東西的習慣,不過這次撿的是塑料垃圾。

在巴厘島和墨西哥旅行時,沿海的白色污染使 Thirza 與家人感到驚訝甚至有些噁心,她無法再繼續好好享受她的假期。這些表面骯髒的垃圾實則有著獨特的美感,在 Thirza 眼裡同時帶著點悲劇色彩。難以自我降解的東西被人們隨手一丟,這很糟糕。

於是她開始採取行動,進行著藝術項目 Plastic Ocean(塑料海洋)的創作,使用垃圾搭建藝術模型,並試圖通過製造畫面觀感與畫面主體之間的矛盾性,讓人們被畫面的夢幻感吸引靠近,而後第二眼細看產生對於垃圾的排斥心。她希望藉此使得人們意識到塑料製品存在於美好環境中的不和諧,實實在在且難以修復地污染了環境,進而希望人們減少使用塑料。

殘破的球拍在陽光下了無生氣

攜滿污垢功成身退的個護用品全家福

廢舊的塑料罐子:噢達令,為何不帶我回家?

飲料瓶蓋口的螺紋塑料圈,變廢為寶的潛力有點大

不同款式的漁網袋搭著產自西洋的膠紙再揣上一根幹樹杈,潮了!

迷路的小瓶蓋們不幸葬身於此

廢物們的力量,這千姿百態已有些觸目驚心了

這色調舒服的,遠看以為是朵花

瓶子、瓶蓋、勺子、以及各種塑料殘骸

依舊是飲料瓶蓋口的螺紋塑料圈,多彩如孩子們的玩具

啥都吸的吸管,填滿了泥沙

這般粉嫩的背景,應該配上芭比娃娃

編織袋和它最後的倔強

這些照片為什麼會這麼吸引人?

除了清新舒適的畫面色調,最重要的還是在於它們的矛盾性。
回到家後,Thirza 溫柔地清洗了這些物件,再將其以令人倍感愉快的方式排列組合,選擇家中的廚房或是工作室等地進行佈景拍攝。這也是在巧妙地暗示你,以後在生活的各方各面,比如在超市買菜時盡量少地使用塑料袋與其他塑料製品。她將自己的思考過程與通過各種經歷獲得的感受藉由作品傳達給更多的人。

日常生活中,矛盾可能使人感到千萬分痛苦,但在戲劇、文學或是藝術的範疇內,矛盾與衝突的存在卻顯得猶為加分,它們正是一個個被放大了的人生片段。經由放大,才得以引起我們注意。於是我們被觸動,更認真地生活。

文章出處/ Topys
圖片來源/ Thirza Scha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