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empre imaginé que el Paraíso sería algún tipo de biblioteca.

—— Jorge Luis Borges

我時常幻想,天堂應該是圖書館的模樣。 —— 豪爾赫·路易斯·博爾赫斯

「自從開天闢地以來,圖書館就已存在。任何頭腦清醒的人都不會懷疑,這一真實以及它所引出的必然結論,即世界將來也永遠存在。」 在阿根廷作家博爾赫斯的世界裡,圖書館如宇宙般存在,天堂也只是眾多圖書館之一。人活著,在圖書館尋求智慧與寧靜;人死後,讓靈魂安歇在天堂的藏書宮殿。

– Biblioteca Casanatense, Rome, 1701 –

法國自由攝影師博德·普瓦里耶(Thibaud Poirier)對圖書館的膜拜與尊崇,造就了「尋回自我的宮殿(Palaces of Self-Discovery)」這一極具衝擊視覺的攝影系列,精巧對稱,極致平衡。

將公共場所輕易「私有化」,可能是只有圖書館才能具備的獨特魅力,為人類思維與宇宙奧妙找到片刻的棲息地。Thibaud 著迷般穿越歐洲城市,重回十八世紀的意大利、葡萄牙和愛爾蘭,抓拍古典主義建築的穹頂與壁畫;經歷十九世紀的巴黎,浪漫主義風格充斥下的精緻浮雕與尊貴配色。受到新古典主義影響的南美洲,二十世紀的布宜諾斯艾利斯圖書館設計同樣氣勢恢宏。回歸現當代德國設計,一種後工業時代的規整與嚴謹。

可能這三百多年以來,最為壯麗的屋宇宮殿,都在這裡了。空無一人的景象,天堂的人間剪影。畢竟,閱讀是孤獨的,而圖書館是思維的終極狂想之地。

– Biblioteca Joanina, Coimbra, 1728 –

– Trinity College Library, Dublin, 1732 –

– Palàcio Nacional de Mafra, Mafra, 1755 –

– Bibliothèque Sainte-Geneviève, Paris, 1850 –

– 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Salle Labrouste, Paris, 1868 –

– Bibliothèque de l’Hotel de Ville de Paris, Paris, 1890 –

– Bibliothèque de la Sorbonne, Salle Jacqueline de Romilly, Paris, 1897 –

– El Ateneo, Buenos Aires, 1919 –

– Grimm Zentrum Library, Berlin, 2009 –

– Stadtbibliothek, Stuttgart, 2011 –

文章出處/ 麥芽 Malt
圖片來源/ Thibaud Poiri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Malt 是一個關於想像、美學及創造的在線美學平台:它來源於我們多年觀察、研究與分享的眾多領域集合的成果。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