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月份的時候,TOPYS 專門給大家介紹過一家堪稱產品模範生的日本品牌 THE SHOP,每件產品只有一個選擇,THE 就是沒有之一的最好的那個。

「就像講到 THE JEANS,人們就會想到 Levi’s501 那樣,做被稱為「就是這樣一個標準」的產品。」

THE SHOP 敢如此誇下海口,自然是與操刀產品設計的鈴木啟太有很大的關係。

image©️PRODUCT DESIGN CENTER Keitai Suzuki

鈴木啟太可以說是非常的根正苗紅了。

爺爺是一位古董物收藏愛好者,常年全球各地搜羅各個年代和地方的古董,其中不乏一些來自中國的古董,對於 80 後鈴木啟太,這些古董大概是最早的玩伴也是教科書,不同年代的工藝技術和審美變成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浸染著他整個孩童時期。高中時期因為迷戀用雙手創造出作品的實在感,鈴木想成為一名手藝人,他開始思考如何把這個想法變成一份真正的職業,在了解到他想要做的就是產品設計師這個職業後,鈴木從多摩美術大學產品設計專業畢業進入日本 NEC 工作,也是在這裡他學會了一件產品從設計到生產製造的複雜過程。2012 年,30 歲的鈴木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PRODUCT DESIGN CENTER ,並建立品牌「THE」,以「穩健的創新」為設計原則。他同時也是金澤美術工藝大學客座教授。GOOD DESIGN 最年輕評委。

image©️TOPYS PRODUCT DESIGN CENTER 工作室入口處鈴木的私人藏品:Sciangai 的衣帽架和 Dieter Rams 前輩設計的 SK-4

他設計的醬油瓶一滴都不漏

醬油瓶在日本人的生活中佔據著舉足輕重的位置,但是在倒醬油的時候總是在盛器外會散落幾滴,也許碰巧滴落在衣服上,總得有人把它擦乾淨。普通生活中常有這樣的事情讓鈴木煩惱,「為什麼這些日常生活不是它本應有的樣子?」他的思維世界中充滿了這樣的疑惑,接著,他對這些「疑惑」的觀察就會包含在他的設計中。

image©️PRODUCT DESIGN CENTER 絕對不會滴漏的油瓶

「THE 醤油差し」與其他醬油瓶最大的不同在於解決滴漏問題和選用更優質的水晶作為材料。由江戶時代便揚名的玻璃工場「石塚硝子」代工,加之青森縣「津輕玻璃」的獨特工法製成水晶瓶身,瓶蓋也由一般的塑膠更換成玻璃。漏嘴的位置因為設計了特殊的回流構造,在醬油將要滴落的一瞬間自然的會到瓶口內,防止滴漏的發生。

【TOPYS】THE 醬油瓶設計

TOPYS:會不會過於吹毛求疵?畢竟對於一般人而言,滴一滴醬油擦掉也就過去了。

Suzuki:我其實是過著普通生活的普通人,有些細節對於一些人而言就隨之而去了,但是我的眼睛,對待很多事情的細節是非常嚴苛的。作為一名產品設計師,我的工作就是通過解決具體問題提升產品本身,這也是我看待日常生活之物的方式。

THE LUNCH BOX 便當盒

image©️PRODUCT DESIGN CENTER 鈴木設計的標準鋁製便當盒

樹脂材料大行其道的今天,鈴木與日本知名的鋁製品製造公司 AKAO ARUMI 合作,因為鋁製品輕便耐用且表面覆有酸化膜,與樹脂材料相比不易產生划痕和細菌。而比不銹鋼導熱快 15 倍的熱傳導率,就意味著吃熱飯這件事的效率提高了不少。

Meiji Essel Super Cup 明治冰激淋勺

image©️ PRODUCT DESIGN CENTER Spoon for Meiji Essel Super Cup

怎樣才能吃完整一盒美味的冰激淋?

一次性的勺子是否就不需要重視功能了?

設計師鈴木的觀點是美味一定要享受到最後一口,所以根據圓形的底邊,專門設計了這款「正確操作」的冰激淋食用「工具」,並且不需要加以說明,在吃東西的時候,自然會用不規則的多邊形去「挖掘」每一口冰激淋。而顏色從一般的透明改為金色,拿在手裡時會更有品牌的存在感。

相模鐵道 20000 系車:看不見的好設計

與世界很多地方的鐵道交通不同的是,日本因為地緣和歷史發展原因,鐵道交通其實是優先於城市擴張的,因此鐵道交通體系更為成熟,也是一般民眾依賴和熟悉的主流出行方式。相模鐵道股份有限公司是日本為數不多的大型私鐵公司之一。像是横浜駅這樣的大站每日乘坐人數達幾十萬人,如何讓這幾十萬人能感受到更加舒適的乘坐體驗,正是設計師需要解決的問題。

TOPYS:相模鐵道 20000 系車輛中有哪些不同的設計?

Suzuki:和之前的設計相比,這次採用了迄今為止的通勤車輛中從未有過的 CMF(Color,Material& Finishing)的想法。例如根據白天和夜晚的不同,可自動調節色溫的照明燈,以及對於吊環的再設計,車輛內部設計採取了更為統一的基調。

image©️PRODUCT DESIGN CENTER 相模鐵道 20000 系車輛

TOPYS:像這種大型公共項目的設計是如何展開思考的?

Suzuki:做這類項目的時候我並不是以設計師的身份開始的,而是作為普通人參與到其中。從小時候開始,我搭乘鐵道列車頻次是數不勝數的,所以我是以慢慢回憶起過去種種搭乘體驗來開始,把那些好的或者不好的體驗都記錄下來,甚至在項目開始的時候,我仍然嚮往常一樣去搭乘列車,繼續觀察並找出問題所在。

就好比吊環這種看起來很普通的配件,在車輛行經的高峰階段,乘客之間距很近,大家的身高有所不同。所以吊環其實是非常重要的安全輔具。我就在想在同樣的人群密度中,如何更高效率和安全的讓更多的人共用同一個吊環,某種程度上可以緩解或者解決這個問題。

image©️PRODUCT DESIGN CENTER

從結果來看,吊環設計的核心目標為安全和清潔。經過研發,最終獲了不管從什麼角度和方向都可以輕鬆抓握的全新造型的環形。包括吊環繩帶的保護套也是容易抓握的形狀,提高的在高峰期的車內安全性。關於吊環的顏色,特別採用了白色污垢和黑色污垢都不起眼的灰色,材料則使用帶有抗菌效果的塑料。小細節就是帶子部分有設計細小的花紋,所以抓握後不會留下手印的痕跡。

image©️PRODUCT DESIGN CENTER 這款長椅設計將被安裝在相模鐵道的全部車站。

考察過車站的人流情況後,鈴木發現整個站內因持續的繁忙狀態,座椅常常會讓人感到擁擠和不舒適,更不要大部分當乘客攜帶行李或者帶著孩子一起乘車時候的尷尬。

通過擴大坐位面積,確保足夠的個人空間是鈴木解決這個問題的核心概念,一方面不用去擔心與旁邊乘客的距離過近,小孩與家長也能共同坐在一把椅子上,從而提升公共設施的利用率。

另外,座椅的材料選用的是耐候性樹脂,兼具舒適度和雨天的排水性。

產品設計的部分特意站在安裝和維護的角度思考,椅子是鑄造成型,因此不需要基礎的安裝工序。與此同時部件數量的減少,降低了安裝成本和維護檢查的運行成本。

TOPYS:客戶第一次看到 20000 系設計提案的時候是怎樣的反饋?

Suzuki:客戶對設計師有一種預期,希望設計師提出來的設計似乎是他們整個人生中從未見過的設計。要是拿這個列車來打比方,他們希望看到一整個車的室內都是金燦燦的或者一些行駛在沿線中能夠特別抓人眼球的效果。但事實是我是一個比較樸素的人,所以我的設計也是樸實無華型的——很多設計都是在細節中有所提升,所以當客戶一開始看到是手拉環的部分的提升他們其實是很驚訝的。但是當這些產品被生產出來,投入使用被市場檢驗了很多次之後,他們才意識到在列車上的手拉環對於乘車人的幫助。尤其是人們會把他們的評論和反饋發佈在 twitter 或者其他社交媒體上,這之後,他們又更深一層的意識並且相信這個設計是成功的,這是一個優秀的設計。

在這一點上,我想中國和日本的客戶大概是一樣的,認為設計師應該是創造那些聞所未聞的東西,但事實上,設計師所做的事情就是持續不斷的提升產品本身。

TOPYS:在中國,我們常常提到用戶的概念,你是怎麼理解「用戶」?

Suzuki:我經常好奇於他們說的「用戶」到底是誰,我認為他們說的這些用戶都是假象,每當我開始設計的時候我都會想到我媽媽,我媽媽是一個非常普通的人——你要知道當你開始想要設計一件很新穎的東西,事情就開始變得複雜了,所以我常常會想,我媽媽會如何來理解這個設計呢?這個人甚至可以是任何跟你很親近的人,他們能理解並且使用它嗎?我做設計的時候一定會這樣反問自己。

如何構建自己的設計思維

TOPYS:大眾在建立對於設計認知的同時,設計師也是需要不斷提升自己,你是怎樣學習的?

Suzuki:大學畢業之後去了 NEC 工作,也是在這裡我學會了一件產品從設計到生產製造的複雜過程,並且知道設計師的工作絕不僅僅只有設計,還需要和工程師一起攻克工程部分的問題,那個時候我也經常和工程師一起來中國跟進項目,這是一種實踐積累的學習。

另一個方面我從遊歷不同國家的博物館中學習。縱觀歷史,遠古人類就在製造他們所需的生活用品,而數量也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博物館中陳列的是被選出來我們看來屬於好的和重要的設計,當你看這些產品的時候,你就會對於產品的造型和功能有一些了解,也理解為什麼這些屬於人類歷史上重要的代表物。

TOPYS:優質的產品都會跟品牌相互成就,不同人也有不同視角來判定產品優劣,你怎麼看品牌的價值?

Suzuki :如果提到佳能,你會想到什麼?

TOPYS:相機

Suzuki:嗯,我曾經參與過佳能的打印機設計,就像你一樣,當提到這個品牌的時候,相機永遠是第一個閃現在消費者腦海中的產品,如同條件反射。可以說,人們對於佳能的相機有極為深刻的信任,所以我會傾向將這樣的本質融入到打印機的設計當中,粉色可愛的打印機並不是佳能留給消費者的印象,良好的組織和穩健的設計是相機產品多年來為品牌構建出的印象和價值。

TOPYS:作為產品設計師,你怎麼看待品牌和產品之間的關係?

Suzuki:80s 經濟泡沫時期的日本,人們崇拜品牌,一種是 Louis Vuitton 這樣的品牌,另外一種就是具有學術專業背景的。品牌代表著身份和地位,也是評估價值的重要參考軸。甚至到今天也是一樣的,與小公司相比,這麼多年的經驗讓人們依然傾向於信賴大公司生產的產品,所以品牌就意味著信任——不過,這個標準並不適用於我這一代,我覺得好的東西就是好的,與品牌無關,比如說我覺得東京有很多不錯的餐廳,但是我最喜歡的是我朋友開的 Lzakaya,對我來說最美味的食物就是我妻子或者媽媽做的,關鍵不在於品牌影響力有多大,而是真正好的產品。我們這一代的評判標準很純粹,就看單個產品是好還是不好。

後記

產品設計師,可以說就是設計我們生活的那個人。

從刷牙沐浴到駕車出行,就連我們打開車門的動作也是被提前預演和調整過無數次的。

這是真正的物質爆發時代,卻依然缺乏最合適的設計。

也許下一次接到委託之後,與其立刻天馬行空的展開想像,不如先試著跟媽媽聊聊天,

畢竟,產品設計還是需要回到生活的本身。

文章出處/ Topy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