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內容介紹了The Pacific 太平洋戰爭 片頭初期創意過程

太平洋戰爭片頭最初創意部分由艾美獎獲得者,創意總監,插畫師Steve Fuller及團隊完成。 Steve的團隊做了很多研究來尋找靈感,通過參考戰爭時期的明信片、海報、地圖、軍事文件、及一些現代戰爭電影海報,繪畫(其中包括中國藝術家蔡國強的火藥畫)奠定了最終排版風格,而配色方案的靈感則來自於一些日本元素。

 初期的靈感來源

接下來的步驟是嘗試使用木炭和石墨製造一些效果,並拍攝了約300張照片。Steve 的團隊採用了很多方法,比如將木炭粉碎,塗抹,再從紙上吹走。借鑒美國藝術家Franz Kline 與Robert Motherwell 的作品,試圖捕捉抽象表現主義的感覺。使木炭的碎屑看起來像是爆炸的效果,寓意戰爭暴力的一面。還嘗試著用木炭的粉末來描繪一些南太平洋的島嶼。

 木炭和石墨實驗

Steve的團隊用鉛筆、木炭和油脂鉛筆繪製抽像畫作為實驗,來確立片頭中一些穿插畫面的風格(就是最終的那些由繪畫漸變成真實人物的段落),這項工作的難度比想像中大,因為這些繪畫必須看起來真實可信。
以下是一些原始圖,有段時間Steve的團隊想用三維製作出這些圖紙並在鏡頭中飛來飛去,不過很快他們就認 ​​為這樣太過於花哨而沒有採納。


原始圖(這個階段只有很少的鏡頭可供參考,右側的圖像實際上是臨摹自“拯救大兵瑞恩”)

從全部原始素材中,Steve 整理出三個不同風格的方案,並與兩位設計師一起(Lauren Hartstone 和Arisu Kashiwagi)製作出完整故事板。

 ‘In Battle’ 版

 ‘Line of Duty’ 版

 ‘Torn’ 版

製片方並沒有要求設計海報,但中途Steve 決定休息一下,並嘗試製作一個單一的標誌性形象,創造一種令人難忘的結尾畫面。這是一種很好的鍛煉,最終在片頭結尾處,扛起受傷戰友的士兵形象就是在這個階段確立的。


海報

 一些經過加工的圖紙,其中一些是最終採用的

此時已經有更多的影片鏡頭可供使用,接下來的工作轉由美國視效製作公司imaginary forces在洛杉磯辦公室的藝術總監 ​​,插畫師Ahmet Ahmet及團隊進行。

 新的人物素描

 素描到人物的漸變

憑藉Steve Fuller優秀的初期創意,經過不斷細化深入,完善和修改,imaginary forces公司最終出色的完成了The Pacific/太平洋戰爭的片頭製作。

QuickTime格式高清視頻(93 MB)

 

文章出處 60 design web pic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關於室內設計,建築設計,攝影,平面設計,產品設計以及當代藝術的綜合資訊博客。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