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地方報紙曾是一座城市的人們每天獲取信息的重要來源,日積月累,人們也會因此而產生一種歸屬感與自豪感。

然而,隨著數字時代的來臨,隔三差五就會聽到一些平媒關刊的消息。巧合的是,最近,接連看到兩家倒閉的報社被改造為精品酒店的案例,分別在波特蘭和阿姆斯特丹,理念非常相似——延續建築的歷史與報社的人文面貌,邀請住客來書寫新的未來

 

The Press Hotel|波特蘭

《波特蘭新聞先驅報》(Portland Press Herald)曾經的辦公地點——一幢7層的優雅建築以及舊有遺跡被保留了下來,改建為精品飯店 The Press Hotel,在今年四月開門迎客,這也是波特蘭地區的第一家生活類精品飯店。

擁有豐富的設計改造經驗,曾改建過 NoMad Hotel、Refinery Hotel 和 Crosby Street Hotel 的室內設計公司 Stonehill & Taylor 承接了設計改造的工作,他們盡可能的保存和修復代表著建築的歷史的室內裝飾部分,如保留入口處的天花板和樓梯原有的元素等等。

踏入 The Press Hotel,前台的一大面字模牆交待了背景,接著你會被無處不在的與印刷有關的細節所吸引,像是許多掛在牆上的打印機組成的裝置,還有客房區域,從牆紙到地毯都是老式印刷字體的裝飾元素。

「這幢建築的歷史難以被忽略,因此我想要創造一個定制化的、無品牌的精品飯店,來呼應這幢建築的重要歷史以及印刷、報紙的意義。」The Press Hotel 創辦人 Jim Brady 說。

客房的設計參照了1920年代作家的辦公室,110間房間裡都配有一張 vintage 辦公桌和繡著「The quick brown fox jumps over the lazy dog​​」的皮質工作椅。這句話是打字機時代的標誌,它的出處也頗有趣:當年,打字機維修工們每當擦拭和調試好機器後,都要檢查打字機的印模印出的字母是否清晰。

但一個一個字母地打上去顯得又麻煩又慢,所以他們總結出了這句包含26個英文字母的最短句子,每次只要用打出這句話就能檢查打字機的字跡是否清晰了。

在這裡住一晚的價格是299美元起,對於記者、作家來說,可能有些難以承受。但是,對於有傳統印刷情結的人來說,倒也不失為一次錦上添花的旅行體驗。

 

INK. Hotel Amsterdam|阿姆斯特丹

上個月在阿姆斯特丹,迎來了由建築事務所 concrete architectural associates 改造的,前身同樣是報社的精品飯店 INK. Hotel Amsterdam,舊貌換新顏後的它是城市的當地風格與建築歷史的完美結合,考究的設施可以滿足現代都市遊客的需求。

飯店位於阿姆斯特丹的中心位置,距離 Dam Square 僅幾分鐘的距離,沿著主要街道的幾幢歷史建築,前身是 De Tijd 報社。建築烙印著舊時的墨跡,而新的故事也在這裡徐徐展開。敞開式的入口設計,將多座建築物和天井連接在一起,隨時恭候陽光的來臨,一樓更特設餐廳,打造了一個住客與當地人互動交流的社交空間。

報社的「遺跡」非常有機的融入到現代摩登的飯店中,曾經的 Pressroom 改造成餐廳,圓珠筆、文件夾、複印紙作為裝飾元素,提醒著人們這裡曾經背負的使命。牆上的指示也足夠頑皮,健身房被命名為「主編的健身房」。

如果說 The Press Hotel 的房間設計是溫暖的奶油調,那麼相比之下,INK 則更摩登和成熟一些,不過也有溫柔之處,手繪地圖和枕套中和了房間的冷調,電視機櫃上的字模裝飾,也是很有心的安排。

看完這兩個報社酒店的故事,我深有感觸的是與之相對的東京大倉飯店即將被重建的故事。你看,地球這邊有人要拆「遺產」,相對應的,在地球的那邊,也有人在努力將歷史留存到更遠的將來,為這樣的人鼓掌。

 

文章出處/voicer
圖片來源/The Press Hotel & INK. Hotel Amsterdam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