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極簡,你會想到什麼?

一些具體的形象也許會蹦出來:日系雜貨、北歐家居、冷冽風格的辦公室、蘋果的所有產品…不過提起「極簡設計」,最常見的一個反應似乎是:「嗯,聽上去挺容易的。什麼都不放嘛。」

英國設計工作室 Transmission 的平面設計師 Stuart Trolly 在生活和工作中也經常遇到這樣的情況,他還記得 1972 年泰特美術館(Tate Gallery)購入美國極簡主義藝術家 Carl Andre 的雕塑作品 Equivalent VIII 時,英國主流媒體的反應。

Equivalent VIII 由 120 塊標準家庭用磚組成,以 6×10 的長寬比砌成兩層長方形。《每日鏡報》(Daily Mirror)當時在頭版上評論:「真是一堆垃圾(What a load of rubbish)。」

在新書《極簡:平面設計中的新簡約》(Min: The New Simplicity in Graphic Design)中,Stuart Trolly 正是想說明:極簡並非我們想像中那麼簡單

它與其說是一種潮流,不如說是一枚存在已久的社會狀況晴雨表,總在社會面臨重要變化的時刻出現。「比如上世紀 50 年代,極簡在平面設計中的應用是為了對抗消費主義的興起。那時到處都是花俏的商業廣告。極簡就像一股走上前台的遏止力量,在過度強調裝飾、誇張炫耀的設計潮流中脫穎而出。」

雖然常被用來對抗矯飾,極簡卻不該僅被視為「繁複」的對立面——它是一種看似簡單的豐富。「不是只有黑白對照、大量留白,再加上 Helvetica 字體。這些只是瑞士風格的極簡設計,最近有點過於氾濫了。」

以下面這張香港設計師 Renatus Wu 創作的《異色的橙》(Ishoku Orange)小說封面為例。整體排版環繞著這個線條細如髮絲的橙色圓圈,內側用紫外線上 UV 光再次強化圓圈的存在感。神秘的圓圈就像給讀者打開了一條通道,進入作者描繪的那個跳躍、混亂、古怪的世界。

簡約的平面設計也可以讓觀者專注於內容,而不會因過多的裝飾分神,比如 The Vinyl Fatory 給歌手特雷弗·傑克遜(Trevor Jackson)出品的這套名為 Format 的歌曲集。每首歌分別被錄製在唱片、磁帶、迷你光盤上,僅留有最基本的信息,以此紀念實體音樂和那些可能已被遺忘的音樂形式。

Stuart Trolly 的這本新書分為精簡(reduction)、創作(production)、幾何(geometry)三個篇章,收錄了  150 多位設計師過去 3 到 4 年中的極簡設計商業作品。

「我選的都是些好玩又帶點實驗性質的東西」,Stuart Trolly 開玩笑地說,「放心,裡面可不是空白的。」

文章出處/ 好奇心日報
參考來源/ Transmission.design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之所以叫「好奇心日報」,是因為我們認為好奇心是人類最美好的品質之一,我們篩選最有價值的信息,你能在這裡看到全球最有想法、最值得關注的各界動態,以及它們背後的故事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