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的採訪都是圍繞作者的某部作品展開,但其實作品只能代表作者的一小部分,而作者本身才是我們最為關注的,雖然我們更多時間使用作品來辨別作者。經歷過“留學生訪談”和“非動畫人選擇動畫”的兩次大型專訪後,發現其實了解一個創作人可以從很多角度切入,於是我們決定從一些和創作、生活相關的點來和創作人聊一聊,這也許也蠻有意思的。

 

那我們首先來聊些什麼呢?我選擇聊聊“聽音樂”,這個毋庸置疑使我們絕大多數人都在做的事情,有時候可以去做,有時候則是習慣行為。對於創作人來講,音樂不僅為生活增添色彩,也可能為創作帶來靈感!那究竟創作是否真的刺激作者產生好點子呢?作者們又都在聽些什麼音樂呢?我們找到了幾位不同類型的創作人,一起聊了聊……

受訪者:
小熊俠,在校動畫專業學生,此時此刻正在進行畢業創作;
奚雷,正在準備赴德深造的創作人,對於創作和學習十分認真,喜歡讀書;
阿斯匹琳,夫妻檔工作室SeenVision的成員,擅長用畫面刺激我們的眼球;
野草,傳媒大學動畫研究生在讀,同時也是一位民謠歌手;
雷磊,獨立創作人,有著獨特的創作風格和方法。

 

你最近在創作時候會選擇聽那些曲目?

小熊俠:一直在聽後搖,和一些說不上風格的曲目,他們共同點就是自由的氣氛。曲目本身情感指向很模糊,沒有特別要渲染喜怒哀樂,給了我們很多空間想像,讓我興奮的就是這種模糊的感覺,無法形容的感受,再配上影像會碰撞出很奇妙的火花。最近經常聽的是Röyksopp的《Eple》和八厘米天空的《Her November Diary》。

奚雷:最近在聽jeff lang、Alva Noto和Vishwa Mohan Bhatt。The grateful dead也一直在聽。他們每一個吸引人的地方都不一樣。但基本都是寧靜和激情的混合體。

阿斯匹琳: Vondelpark的專輯,英倫迷幻類的。我喜歡又有個性但又不必認真聽得音樂,工作的時候有時會忘記了音樂的存在,這樣就最好了。

野草:做不同類型的創作時,需要的情緒相差非常大,所以我會聽不同的音樂。個人創作時比較自由,我通常情況需要不太躁的音樂。我基本上會選擇聽一些中速的歌。我長期聽Damien Rice和The Swell Season,愛爾蘭人的民謠很合我的口味。我還喜歡KT Tunstall和Alexi Murdoch(我最近才知道他們都出生在蘇格蘭)。Alexi Murdoch的很多作品有迷幻感,對創作大有幫助,推薦。另外推薦Foo Fighters那些比較“輕型”的作品。去年聽Corrine May,主要用來緩和心情。我畫畫的時候容易激動,需要聽歌來緩和一下。
最近在做研究生導師的項目,是給孩子看的動畫作品,現在處於前期美術風格設計的階段。我總不能聽兒歌吧(嘿嘿)。我選擇聽一些中、快速的爵士,我喜歡聽Sonny Rollins——然後手裡畫著一些特別童真的小造型兒,哈哈,說起來挺奇怪的吧。
如果畫畫時需要瘋狂的感覺,可以去聽Muse或者Placebo。

雷磊:我會選擇說唱音樂,尤其是小老虎的專輯《朱利安娜》。我非常喜歡那些歌詞優美的中文說唱音樂,不僅非常有節奏感,中文的歌詞會讓我很有共鳴。然而這樣的音樂並不多,希望小老虎多多創作~

 

最近有什麼曲目讓你浮想聯翩?

小熊俠:應該是RUBEY的《日光碎片》。一個純白的地方,有一個像素點的三元色不穩定,爆炸了,三種顏色的圖形動畫來演繹宇宙生命大爆炸,最後顏色又全部回到一個點,回歸到純白色。

奚雷: 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的Mladic。幾個月前經常睡覺之前聽,每次想像的畫面都不一樣,想到最多的是歷史畫面。

阿斯匹琳: Dog Days Are Over在我是歌手裡聽到時,覺得挺有意思。然後就翻出機械小花的原版聽,聯想的話,可以是句句畫面了。”the dog days are over,the dog days are done,the horses are coming so you better run.”那些糟糕的日子都過去了!那些糟糕的日子都結束了!它們又來了,你最好快點跑!畫面感是這樣:在陽關下,你撒開了跑,接近裸奔,跑了一腿泥。但是你就是不想停下來,因為你好不容易擺脫了屎一樣的日子,所以拼命的跑吧。

野草:有一天晚上偶然聽了一首肖邦升C小調夜曲,印象非常非常深刻。好像呼吸會變得順暢。說真的,適合在北京霧霾的時候聽。

雷磊:嘿!!!的音樂《一封信》。這是我們的小樂隊嘿!!!還未正式發表的一首歌,講述了一個登山的故事。我很喜歡歌曲中小老虎的歌詞,像詩歌,讓人著迷。然而我並不會因為歌詞有具體的聯繫,而是很開發的一個意境。說實話,我正想為這首歌做有一個mv。

 

說說最近一次,你在遇到瓶頸狀的態下被音樂拯救的故事吧!

小熊俠:談不上被拯救,只是給了個提醒,我該換一種心態去看待得失。在這里送給那些畫畫沒保存軟件崩潰了的同學一首歌,RUBEY的《You Just Vanished》。話說回來,創作聽的和平時聽的不太一樣,平時會聽杰倫五月天等~

奚雷:最近在苦逼的時候,聽了《Shakuhachi: The Japanese Flute宮田耕八郎:尺八》。吹和說都靠氣,宮田耕八郎好像把“吹”的敘事能力給玩爆了。我聽時雜念全消,原因除了吹得實在是用情之外,就是他好像在說一個亙古未有的苦逼故事,以至於我不好意思為自己煩惱了。

阿斯匹琳:呵呵,很多次,拯救我的也確實是神曲。我製作時心情煩躁的時候只要聽到藏文的梵語歌就可以恢復理智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就和一個開關一樣,很管用。

野草:半年前,寫《雙魚》劇本的時候有點兒寫不下去了。想起Robbie Williams的《She’s the One》,就拿出來使勁兒聽。這首歌和《雙魚》的故事非常搭。後來故事很快完成了,30分鐘的劇本。最近,想試著把它擴成90分鐘。估計又要單曲循環了,哈哈——所以,我其實是希望靈感能再次被音樂拯救。這是唯一的一次我邊寫東西邊聽歌。平常這麼做會影響思路的。呵呵。
其實,創作時聽歌的重要作用就是給一些刺激,防止創意爛在肚子裡。

雷磊:我平時很喜歡freestyle,就是放著音樂的節奏,不斷的即興說唱,自娛自樂會玩兒很久。這個很有趣,所有的歌詞都並不是計劃好的,而是脫口而出。這其實和我的動畫創作很像,我並不會有分鏡,腳本和人物設定,而是想到哪兒做到哪兒。所以每每即興說high勒,我會記下一些有趣的點放入我的動畫中,添油加醋。

 

文章出處:Animetaste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AnimeTaste關注全球動畫短片的App。在這裡你可以感受到來自全球各個國家頂尖的動畫短片作品,讓你隨時隨地可以對創意啟迪對靈感充電。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