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和創作實驗作品的意義不在於標新立異,“為了實驗而實驗”不是什麼聰明的做法。實驗作品的偉大意義在於帶給影像以更多的可能性——材料和技法、運動方式、造型風格、敘事和主題……任何一個方面都是一塊絕好的實驗田,可以盡情開墾。實驗田裡結出的果實如果被很多人青睞,最終將會影響商業作品的創作。

今天要談的是影像敘事的「追隨與疊加」模式。半個世紀以前,諾曼•麥克拉倫的《卡農》(Canon,1964)是最早進行這種嘗試的作品之一。它其實是對影像與音樂之間關係的探索。作為音樂學的術語,“卡農”是一種多聲部的譜曲方法,它的核心理念是旋律的“追隨”:各個聲部之間存在共性,或者說是在模仿同一個聲部,但各聲部依一定間隔進入,造成一種此起彼伏、遙相呼應的效果。《卡農》全片的第三段是最讓人拍手叫絕的段落,依靠精心設計的動作與錯落有致的疊加,先後出現的多個角色以“同樣的動作”“同時”展開互動,卻上演著“不同”的矛盾和衝突,展示出新奇的喜劇效果。

《卡農》全片

薩比格尼•瑞比克金斯基的《探戈》(Tango,1981)與《卡農》異曲同工。這種如同“多聲部”一般的疊加被瑞比克金斯基把玩得更極致:在《探戈》中出現的運動角色要比《卡農》多得多,後半段讓人眼花,片中的小房間變得擁擠不堪,然而精心的安排仍使畫面顯得有條不紊。當然,和《卡農》不同的是,《卡農》中的幾個角色存在互動,而《探戈》中的所有角色互不影響;另外,雖然“tango”這個詞本身也是關乎音樂跟舞蹈的,但《探戈》和tango並沒有什麼必然的聯繫。

《探戈》全片

這兩部實驗短片給我們的啟發是,追隨與疊加會帶來新的審美趣味,在影像作品當中,對敘事元素的巧妙重複可能會產生意想不到的效果。這種表現手段已經被滲透到各類商業作品的創作中。凱莉•米洛(Kylie Minogue)《來我的世界》(Come Into My World)MV就展現了一種在重複裡帶有變化的結構。米洛從一個變成四個,同時走在街上唱著歌,而一路上的“龍套”們也都被複製為四個,街邊一片熱鬧非凡。

《來我的世界》全片

影院長片裡也出現了這種結構,比如《恐怖遊輪》(Triangle,2009)。因為是長片,這裡不做劇透,我作為心理驚悚電影和精神分析電影理論的愛好者,力荐這部作品。


海報

對不少人來說,實驗動畫可能是一類需要“敬而遠之”的作品。但多接觸些實驗動畫之後,相信每個人都會發現:這是一塊巨大的寶藏。

 

文章出處:AnimaTaste

About The Author

AnimeTaste關注全球動畫短片的App。在這裡你可以感受到來自全球各個國家頂尖的動畫短片作品,讓你隨時隨地可以對創意啟迪對靈感充電。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