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字遊戲(Scrabble)」對於台灣人來說也許不是一個太普遍的遊戲,但是在歐美地區,拼字遊戲簡直可以稱為是生活必需品。對許多歐美大眾來說,報紙最重要的內容不是新聞,而是每天提供的拼字遊戲,就像是台灣也曾經流行過一時的數讀遊戲一樣,每家報紙每天都刊上一則供閱聽大眾消磨時間。

這則廣告是老牌拼字遊戲「Scrabble」的新廣告,由法國 Oglivity&Mather 廣告公司執行製作,將拼字遊戲的棋盤以建築物的窗戶取代,每一格窗戶象徵著遊戲盤中的每一個單字。廣告中呈現五花八門的特色與花樣,用視覺告訴消費者新款的 Scrabble u有更多豐富的內容,配合上生動的音樂顯示整個遊戲的活潑性,整支廣告有種像是把馬戲團塞進建築物中的爆炸美感。

Scrabble : THE BLOCK PROJECT from paranoid on Vimeo.

拼字遊戲(Scrabble)在歐美地區的盛行與重要是有機可循的,反觀台灣社會反而沒有類似這樣的一種生活型態,頂多就是流行過幾個月的數讀遊戲(Sodoku),但是它卻又不像歐美的拼字遊戲能有如此淵遠流長的發展。拼字遊戲的發展有其長時間的歷史基礎,拼字遊戲對他們而言,與其稱它為一種遊戲,倒不如說是一種根深蒂固於大眾心中的文化。

從【文化層面】來說,歐美社會向來都非常重視家庭的合諧與情感交流的,拼字遊戲能夠聚集家人或者是朋友一起進行遊戲,透過遊戲的過程建立彼此的感情。美國影集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一個地方的影集能夠反映他們的文化,許多影集中就常常出現家人或朋友們相聚玩拼字遊戲的畫面,例如「Drop dead devil(美女上錯身)」中女主角 Jan 就跟法官 Summer 靠著拼字遊戲博得好交情(第一季第10集,厲害吧)。

從【個人層面】來說,拼字遊戲是一種不斷的自我挑戰,美國影集中有時候也出現一點穿插的小橋段,像是主角因為解不開拼字遊戲中的其中一題而飽受苦惱,卻又不願意放棄反覆的思考甚至詢問朋友意見。人總是喜歡挑戰,那種解決挑戰後的成就感是難以形容的,因此將這種尋求寄托在拼字遊戲上也是歐美大眾一排解壓力的方法。

循著這些文化脈絡,我們不難解釋為什麼一個簡單的拼字遊戲(Scrabble)可以在歐美拓展出如此豐厚的市場,遊戲不斷推曾出新添加元素內容,並且願意砸大筆的經費進行廣告,台灣甚至沒有看過大富翁拍攝廣告吧。


文章出處 硬塞腦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好的創意,就是該塞進腦裡的東西。 InsideBrain 硬塞腦尋找那些需要塞進腦裡的好物。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