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三零四零年代是平面設計在中國的黃金時代,沒有數位技術的年月裡,設計師必須身懷絕技,功底深厚,才能完成一本本令人驚嘆的書衣/期刊/畫報。雖然這種說法未免有點懷舊,但若提及對文字的敬意,那當下的大部分藝術與設計專業人士恐怕都不及古人對橫豎撇捺的心中有數。

LAYOUT

看到這些我想到了每天下樓拿報紙翻到廣告版面的時候,總是默默的忽略翻過去。你說說如果報社的排版機器能夠多學一些那時候的創意,那該多好哈哈哈。

玩笑歸玩笑,這些報紙的廣告版面用今天的話來說大概就是腦(ji)洞(qi)大(bian)開(tai)吧,雖然文案是真的很耿直,但各行各業都想要在小小的廣告位上達到最醒目的效果,然而如果每一則廣告都最醒目的話,那放在一起大概就是一個字——亂了吧。但好玩就好玩在於,怎麼樣在亂之中找到編排的秩序,怎麼樣在密密麻麻的文字中看到你想看到的信息。於是我們有了標題和副標題,有了標題的註記和內文的註記,有了分割線,有了不同的「秩序」,由於印刷行業還沒有現在便利,由於字號和符號都還只能用一個個的小方塊去梳理,才誕生的這些在版面上的謹慎思考,是十分值得新生代去研究的吧。

ADS

說到廣告,同樣是耿直的文案,人民的創意也是無限的,從十頭身的超現實比例,到加入大自然元素和寫實造型的繪畫,這些廣告在現在來看當然稱不上的佳作,甚至說色彩的出現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還是很大地影響了美感的(笑),值得思考的其實是通過這些視覺語言去表達想要說的話,歸根結底,還是極其淳樸的。

這一次展覽的作品中,大量民國的書籍、期刊是設計師蔡仕偉個人收藏,從民國期間到八九十年代的一批美術字範本則是設計師張彌迪的藏品,六十至八十年代的紙品和練習簿系列是字體設計師應永會的收藏。這些佔據中國近現代設計史絕大部分重要時期的作品更像是一條時間線,展現了文字設計在時間長河中的變化,引用蔡仕偉先生對於這次展覽的一段話:「 無論這些字體的使用與演進過程中,是來自歐美日的學習與借鑒,還是因歷史背景不同使得思想觀念或開放或萎縮;重點是,它們曾各自以獨特的姿態被實際應用於各種載體中,它們雖已是歷史卻更是一面鏡子,一面能深刻探照出當今字體,尤其是漢字設計和應用的鏡子,它們卻能讓我們看到當今的設計師對漢字、對自身文化體認和實踐的不足。」

如果你也想,留下對文字的敬意,歡迎你跟我們分享關於文字的想法。

文章出處/ 麥芽 Malt

About The Author

Malt 是一個關於想像、美學及創造的在線美學平台:它來源於我們多年觀察、研究與分享的眾多領域集合的成果。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