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三零四零年代是平面設計在中國的黃金時代,沒有數位技術的年月裡,設計師必須身懷絕技,功底深厚,才能完成一本本令人驚嘆的書衣/期刊/畫報。雖然這種說法未免有點懷舊,但若提及對文字的敬意,那當下的大部分藝術與設計專業人士恐怕都不及古人對橫豎撇捺的心中有數。

剛剛結束的 2017 China TDC 上展出了一批中國近現代字體應用文獻,對漢字,美術字,古味的記憶被拉長到了 20 年代至 80 年代。這些跨越了 1885 年到 1949 年的作品,安靜地躺在一個個玻璃罩下面,為你重現那個年代令人驚嘆的工匠精神。

TYPE

一本最簡單的練習簿,卻很少有人去注意不同的美術字在這上面的應用。這一批六十至八十年代的練習簿收藏,每一本都是字體設計師灌注在紙面上的敬意,這就好像是一場美術字練習,同樣的三個文字,相同的尺寸,變化出令人驚嘆的造型。

從單色到彩色,從骨骼到字形,不從字體設計本身去討論這些作品的好壞,單從前人對於文字在同樣約束下的創造力,就已經值得我們去細細品味和學習。漢字的確比西文字體要來的複雜,但這並不是漢字本身的限制所在,限制你的想像力的只是你自己。

從這些文字展品來看,似乎美術字設計也沒有太多的規則所在了,好像無論怎麼樣的變形和結構的重建都成立了,其實在我看來,心中有竹,畫出來的自然不會是蘭了吧。

當西方文化進入中國的時候,要怎麼去處理另一種視覺語言和漢字柔和在一起時的場面?從這些書籍封面中我們也許可以一探究竟,早在三四十年代西方文化里那些帶有抽象主義色彩的視覺語言就已經通過早期留學海外的一個個中國文學先行者帶入了中國。

原本就已經足夠複雜的漢字系統,加上這些幾何圖形和數學思維,最早的中英文混排,這些作品以一個非常有趣的角度為我們展現了前人對西方文化的解讀。有意思的是,一些同時期的書衣作品,既有從左往右的閱讀順序,又有從右往左的閱讀順序,看來在古時候,要做一個有基本文化素養的人,還真是沒那麼簡單呢(笑)

這些內功深厚的老一輩的美術家,在一邊創造作品的同時,也不忘普及大眾對於美術字的認識,於是就有了大家戲稱「黑板報寶典」的一本本有關於美術字創作的書籍,除了詳細地解讀如何在保持良好閱讀性的同時在筆劃結構之間天馬行空之外,還收錄了眾多當時比較經典的美術字設計。

除了美術字之外,也有字裡行間無不透露出對細節的考量的標準字。下圖第二張的這一套 1972 年由不知道哪一位設計師書寫的扁宋手稿是小編尤其鍾愛的一張作品。只有 20 個字,但字符結構間卻清晰地說出它的性格,從塗改液看出手寫的痕跡,但飾角的精細細節卻讓扁平的字型也散發出一種硬朗的氣質。優秀的作品太多,我們就甄選一些展示吧。

文章出處/ 麥芽 Malt
圖片來源/ 2O17 China TDC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Malt 是一個關於想像、美學及創造的在線美學平台:它來源於我們多年觀察、研究與分享的眾多領域集合的成果。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