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y Shirky)

在距今不算太遠的2005年左右,許多辦公室、學校甚至是政府都在熱烈討論著當時初露鋒芒的社交媒體給現今社會帶來的激進的開放。但是在二十一世紀第二個十年已經到來的現在、社交媒體已成為主導平台的時候,我們的設計師、決策者、組織、消費者和個人要怎樣才能利用好已經被廣泛接受的激進開放呢?最近在蘇格蘭愛丁堡舉辦的TED大會上精彩紛呈的演講剛好幫助回答了這個問題,並且在大會6月29日結束後推動了討論繼續前進。

來源:designmind

在TED舞台上的演講以及愛丁堡各處的即興演講持續了五天。在這為期五天的大會中,從神經科學家到教育家、從藝術家到活動家、從音樂家到政治理論家,他們的智慧與口才使得四個主要的議題逐漸浮出水面:

無論對個人還是組織來說,製作都是一個非常好的學習過程。DIY製作可以鼓勵人們更好得了解世界的運作方式從而將其與他們的需求相連接。DIY也很有可能啟發那些需要更好的產品和服務的消費者,甚至使得他們創造出新的產品,加入到市場的競爭中。另外我想補充的是,這些製造者在創造新奇有趣的東西的時候也是十分快速的,因為大多數的DIY項目都是在正式工作時間外的零散時間中抓緊完成的。對於製作來說,熱情永遠是新事物新想法最好的養料。

(Catarina Mota)

在6月26日的一個焦點小組討論“修、造、做”中,Arduino的開發者Massimo Banzi、智能材料專家Catarina Mota以及其他眾多的的演講者響應了這個議題。來自麻省理工大學媒體實驗室的攝影科技研究者Ramesh Raskar提出他希望『DIY會向我們展示想像的新維度』。未來犯罪專家Mark Goodman在演講中說到罪犯們正利用製作者的能力、利用新科技來犯罪甚至殺人,但是通過了解這種現象可以幫助專家們對付日益猖獗的犯罪現象。Zipcar和Buzzcar公司的創始人Robin Chase討論了當人們的社交圈子被社交媒體打開的時候,他們是如何在朋友之間開展新的DIY生意來填補那些傳統公司空缺的需求,同時又獲取盈利的。在網上購物的支持下,製作的力量在“同輩朋友有限公司”中可見一斑。

玩,是實現跨領域跨學科成功的關鍵因素。無論目標是克服個人健康危機,還是進行突破性的科學研究,亦或是構思推出吸引人的設計項目,幽默感和一番適當的競爭都是達到想要的結果的必不可少的元素。教育研究者Beau Lotto在他的演講中指出最佳的心理學實驗及其它學科實驗都是『遊戲』。哈佛商學院的教授Amy Cuddy則提出『能力姿勢』——模仿神奇女俠或超人充滿自信的身體語言已經證明在求職面試或者銷售會議是有作用的。遊戲設計師Jane McGonigal和大家分享了一個故事,她創造了一款遊戲幫助自己消除了腦部損傷給她產生的負面影響,打消了原本想要自殺的念頭。羅德島設計學院的校長,同時也是一位倍受尊敬的媒體藝術家、設計家的John Maeda討論了管理層可以如何從藝術家的娛樂思維中有所收穫並且應用到管理中。

(John Maeda)

可以成功把改變掌握並作為一項技能,對國家、商業領域乃至整個世界來說都是未來數年內需要掌握的最具價值的新技能之一。在一個規則不停改變、經濟顛簸劇烈的世界中,掌握變化並且運用變化顯得愈發重要。教育研究者Andrea Schleicher在TED大會上提到『成功與我們在學校裡學到的理論無關,成功在於我們是否為變化做好準備』。擁有一家客戶有IBM、微軟、花旗集團等其它許多公司的線上管理學院的商業教育家Eddie Obeng也提出了類似的觀點。Don Tapscott在他的演說中說到,組織及個人如果過分拘泥於過去保護知識產權、信息私有化的做法並且拒絕改變的話將無法受益於大眾和集體思考的力量。

開放是開始,不是結束。儘管會議慶祝了激進開放的前途,演講者多數認為這不應該僅僅是一個崇高的最終目標,而應該作為一個傳媒、政治、科技、醫學、文化以及商業不斷進步的時代的開端。他們認為開放在歷史中一直是人類的崇高追求,也需要被充分仔細的檢驗和運用來使其結出香甜的果實。

『只有開放是不足以驅動改變的』,管理專家Margaret Heffernan說,『建設性的衝突是必要的,我們必須心甘情願地轉換我們的觀念。』令人驚喜的是,設計策劃師Deyan Sudjic在他有趣的演講中提出比起玻璃一般的全透明,把開放比喻為建築的不透明性概念更加恰當。他指出不透明性是有著透明的可能性卻又十分含糊的概念。社交媒體專家Clay Shirky的演講帶領聽眾在媒體的歷史中穿梭,他討論了從古登堡印刷術發明以來開放平台是如何激進地將新的聲音傳達給大眾的,但是他也指出有建設性的氛圍不是總能立刻形成的。例如1499年色情小說已經開始出版,而令人吃驚的是第一本科學專著的印刷和發行是在150年後。『媒體越多,意見越多』Shirky承認和電報、廣播電視所承諾的『世界和平』不同的是,上個世紀每當有新的傳播媒介誕生的時候,對立的一邊(至少作為激烈辯論的對立方)就跟著出現。在另一個充滿爭議的演講中,製片人Kirby Ferguson將復制比作發明本身,他認為想法應該是一起分享的,好的想法才會常常被他人借用。他指出Bob Dylan和Steve Jobs是最擅長將他人的想法重新翻譯。他說:『我們的創造力是從無到有的。』暗示了創新可能只是一種團隊項目。

(Kirby Ferguson)

非常期待這些議題以及其它許許多多在2012年TED大會上提出和討論的議題能引起大眾更廣泛的矚目、向更好的方向發展、誕生美麗的結晶、激發更多的靈感然後轉換到全新的項目和產品中,同樣的也會帶來更多挑戰。TED大會的成功在於其充分體現了展示和宣傳的主題——改變遊戲規則的概念,從而使得大會的組織者、演講者、參與者以及線上觀眾相信這個概念能夠將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照片來源: TED Conferences/Flickr,原文標題有改動。

Reena Jana是frog的執行編輯. 住在紐約的Reena之前是《商業周刊》的創新部門的編輯, 並且在包括《連線》、《紐約時報》、《哈佛商業評論》線上版、Fortune. com等諸多出版公司內工作過。

 

文章出處:互動中國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