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系列深根於台灣・花東的美學態度,第一次欣賞到 Kamaro’an 的設計之時,即被他們那在簡單、純粹中自然而然地體現出存在於設計與大地之中,那抹優雅的質調給深深吸引~再進一步地認識他們後,你將會發現,那不只是一種美學態度的體現,更是一種藉由設計,帶動起我們一起推動社會更美的藝術之作!

Kamaro’an 以半工業+半手工的模式進行設計、生產,將源自於部落的美在家鄉中被加以編織而成,完整地把台灣的藝術、設計、製造等環節串聯在一起,同時,也藉此讓更多人看見、存在於台灣・原鄉的盎然生機!

 

輪傘草,一項對部落來說立基在文化復耕之上的希望

美學需要時間的淬煉,同時,也不得遺忘那在手作工序當中,存在於裏頭的溫度與情致…

Kamaro’an 在這段設計的歷程中發現,部落的藝術家們早已在創作與生活中淬煉出存在於土地之上的文化與故事,而他們所做的即是把那些迷人的姿態與元素在巧妙的轉化中,進一步地體現出簡約而平靜的美,使文化&藝術&設計三者,零斷層的接軌,並把這份自然而然的美學徹底地融入在你我的生活裡。

先來段影片,再聽聽存在於 Kamaro’an 中的精彩故事吧!

。請與我們聊聊與原住民部落合作的契機、在他們身上所學習到、影響於您們最深刻的故事吧!

最一開始是讀台科研究所時在董芳武老師研究室的產學合作案,因為我們老師做過一些在地工藝產業化的案子(例如苗栗苑裡的藺草工藝設計),所以在花蓮石資中心工作的 Tipus 就找了董老師一起來試試如何把港口部落的藝術創作延伸成在地產業。

可是我自己覺得這一切合作可以開始,最重要的是因為部落的藝術家很樂於開放他們的創作元素給部落裡的人一起使用、一起獲益,簡單來說,就是個 Open Source 的概念!他們認為,藝術創作本來就是源自於自己土地上的文化,那麼族人的共同參與,自然也是形成新的文化的過程。

老實說,這樣的智財權共享對我們來說更像是烏托邦式的理論。就像我們所熟知的,當 Eames 夫妻的設計專利在50年之後過期,於是各地的 Replica 遍地開花到使擁有以前原著版權的 Vitra 發出嚴正抗議(關於 Vitra 對於 Replica 的爭論)。然而智財權共享的想法卻是如此真實的根植於每一個我們合作的藝術家心中。

(是的,即使合作至今已經三年,每次我們在跟藝術家討論設計概念前,還是常常杞人憂天的想說他們會願意開放這個創作故事給部落的其他生產者一起做嗎,可是這個故事實在好美好想把她延伸成設計商品啊!不管先提提看好了。然後設計概念就會成真,因為對藝術家來說他根本沒有在擔心這個。)

而智財共享的意義則是在於,當一件迷人的創作產生,我們不用癡癡地等她專利過期,我們可以直接在此時此刻從這件創作裡延伸、發展出更多有趣的事情,讓文化的故事不是停格在書本上的隻字片語,而是每個人的身體力行。

。在這系列的設計過程中,您們所面臨到的最大挑戰是?如何突破它?又在其中收穫到了什麼呢?

一開始我們面對的十字路口其實就是關於設計師該用什麼樣的方式,將部落藝術家創作的文化故事,延伸成設計商品:是象徵式的結構(例如搗麻糬的杵的造型),還是回憶的具象化(例如藝術家跟我們說他小時候該放牛的時候都偷跑去玩,害牛差點被太陽曬死),又或是搜尋一些部落房屋與傳統服飾上出現的花紋做成裝飾?

但是我們很快地回到設計師自己對港口部落裡的藝術創作的第一印象:好美!線條好流暢!太強了!終於不再是九族文化村或是文創小店裡的原住民圖騰!

這對我們的啟發很大,亦即一件事物的感人之處在於它本身散發的迷人特質,而非它承載了多重的文化符碼或是喚醒了人們多少文化回憶。但是這並不是否定文化的存在,因為是文化孕育了這些特質,並靜靜隱身在這些事物裡頭。或許在思考文創商品時,我們會發現文化現身的時刻是在人們仔細看商品說明的那些時光,而非在商品的表面上大聲喧嘩。

。在旋草燈與浪草燈中皆以優雅的旋轉姿態作為設計及製作,可否與我們聊聊在這兩款設計中,您們試想於體現出的設計靈感、理念、精神等等的故事為?

Kamaro’an 是在2013年的夏天開始進行的計劃,第一年設計師是跟漂流木藝術家一起合作,中間我們試了很多種設計跟藝術、文化可以共創的方式。而與舒米一起做的輪傘草燈飾是第二年、第三年開發的商品,所以這個時候的設計想法其實已經走在一條穩定的路上:

設計師不做多餘的設計,因為部落的藝術家已經在創作與行動之中抽取出來自土地的文化故事;而設計師該做的僅止於將這些迷人的元素,輕巧地轉化成簡約而平靜的生活設計,讓文化與工藝舒服而自在地融入我們的居家空間之中。

翻成白話文的意思就是,例如輪傘草這項工藝的存在其實就已經代表了舒米如何回到家鄉、復耕部落的傳統作物、在傳統輪傘草蓆裡找到了新的工藝切入點,換言之舒米的輪傘草蓆本身就具有滿滿的文化能量和文化識別性。

所以這時候設計師的任務就在於如何讓輪傘草做出的商品可以像 Tom Dixon 的 Beat Light 燈一樣無違和地進入我們的日常起居中,而非帶有濃濃原鄉元素的文創設計。

「帶有建築結構感」於是變成我們的設計方向,希望可以用簡約的結構美學把輪傘草帶進更多人的生活裡。

值得一提的是,一開始我們其實對輪傘草有點束手無策,因為她既不像竹篾一樣有彈性,也不像藺草一樣柔軟的可以編成各種曲面,輪傘草總是如此直挺挺地站在那裡,沒有願意彎曲一下的意思。但是後來也發現輪傘草的筆直反而可以做出許多帶有結構張力的設計,所以現在輪傘草反而是設計師的心頭好唷!

在第一年中,我們一共計有八件琳琅滿目的商品,而這是裡面我們最喜歡的兩件,也是我們後來繼續走的設計方向。

【 伊祐,根 】

【 馬浪,人間系列 】

這兩件作品是 Kamaro’an 第一年八件作品中他們最喜歡兩件,也是因此奠定下 Kamaro’an 後來設計方向的關鍵性作品。

。怎麼樣的風格與生活景貌對您們來說是享受於其中,並且安定而自在的呢?

很多人很喜歡說我們這一個世代是焦慮的年輕人,我們在對台灣這塊土地認同的意識開始澎湃茁壯時也同時面對著中國的強勢競爭力,我們不知道是不是該為了競爭力而出走他鄉。

但是台灣的原住民其實比漢人早了幾十年面對這些關於土地認同、文化認同又或是競爭力的問題,所以他們好像也早一步比漢人走出那塊混沌之地了。

而在港口部落上,我們體會到了族人們對自己的生活與文化的信任,那是一種非常安定地將融入在生活與文化裡的狀態,不會擔心自己的東西是不是不夠好、自己的環境會不會沒有未來等焦慮不安的事情,而是用自信而自在的腳步穩定前進。

。您們試想於喜愛您們品牌的顧客,其個性、特質、喜好與追求的生活面容是?

其實我們是一群滿肚子天真理想又缺乏行銷專長,然後十月初開始才一步一步真的接觸到真實消費市場的團隊,所以對於我們目標客群的想像一直都是廣泛而模糊的(潛意識中想把很多種客群一網打盡的意思)。

不過實際在現實世界中走跳後,我們發現我們的客群也滿多元的,有些是設計相關領域的人,很開心我們在設計品牌的規劃上做了一些不一樣的嘗試而買回我們的商品;有些是本來就被舒米的行動與願景深深吸引進而一起對輪傘草商品盡一份心力的人;也有些是單純的覺得你們的商品好美、故事好有趣而直接買回家的顧客,所以如果做個小總結喜愛 Kamaro’an 品牌的顧客是哪一種人的的話,或許是「願意停下來,聽一分鐘故事的人」吧!

因為我們想嘗試的事情很多,所以我們的故事也很多,多到我們從來沒辦法用簡單幾句話表達完 Kamaro’an 的理念和論述,但是我們會繼續努力又開心地跟各式各樣不同的人說我們的故事的!

。在阿美族人身上、花蓮港口的其中、台灣寶島裡與美好設計等之間,它們分別擁有的純粹特質,以及其共有之核心本質為?

純粹特質,熱愛自己的文化,享受自己身處的時代與地方;核心本質,讓自己的行動也堆疊成為文化的一部分厚度。

。品牌下一步著手進行的目標、未來的方向,以及企圖帶給我們的是?(也許是下一階段的產品規劃、恆久不變於貴品牌精神之上,而致力於突破的地方…)

打響知名度,走訂製路線、會開發更好入手的輪傘草品項,輪傘草是商品路線,海浪系列的商品化也在醞釀中~

 

 

Kamaro’an

WebsiteFacebook嘖嘖

阿美族語中的意思是住,是坐,也是生活的空間。
這是台灣設計師與花蓮港口部落共創的品牌,
傳達人們在自己的土地上,認真、 安定而自在的生活風景。

 

 

目前
Kamaro’an 在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有設置一「輪傘少研究所」的小木屋特展
歡迎大家親自去走走看看,和他們一起研究輪傘草,研究文化與生活的關係,研究我們的家鄉…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