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首席設計師 Omer El Fakir,右:營運長 Fred Chak

絕不妥協於「需求」的理念

「We don’t compromise, that is what we believe in. Not even with each other」
很簡單,我們絕不妥協,這也是我們團隊的合作方式。

在跟 BLOCKS 的兩位共同創辦人 Fred(營運長)跟 Omer(首席設計師)的訪談中,他們不斷的重複這句話,解釋著 BLOCKS 的團隊如何在短時間突破技術,並開發出世界第一支的模組智慧手錶

模組化的電子產品,一直被視為電子產品的下一個里程碑。簡單的說,就是讓使用者可以輕鬆的組裝、替換或升級單一零件,不用每次都淘汰掉一整件產品。當硬體能像樂高一樣的可以自由組合。我們就可以減少開銷,減少資源,延長產品使用期。最重要的,還能針對每個人需求去客製硬體功能

▲ 圖片來源:BLOCKS 集資頁面

而來自英國的 BLOCKS,就是世界上第一款的模組化智慧手錶,目前集資金額已超越 $140萬美金 (約4,600萬台幣)。BLOCKS 是繼 Pebble 以來,集資最成功的智慧手錶,也是目前 Kickstarter 線上集資專案中,集資金額排名第一、最熱門的革命性產品。(我想了解 BLOCKS

天才創辦人的奇妙創業歷程

問到這個團隊是怎麼組成的,Fred 跟 Omer 相識一笑。對他們來說,這一路走來,是一段很有趣的故事。BLOCKS 的團隊共15人,平均年齡才24歲,全是剛畢業的學生,而且幾乎都都來自英國帝國理工學院。

BLOCKS 的第一位創辦人 Ali Tahmaseb 年僅21歲,是剛畢業於生物醫學工程的天才學生。年紀輕輕已擁有多項專利、發表多篇論文,還靠BLOCKS 贏了英國數十次的創業大賽獎項及資金,其中包含了2015紅點設計大賽的 Best Design Concept Award。

2013年,Ali 當時才19歲,就在學校的創業社認識同校就讀資工博士班的 Serge,兩人聊了幾次,點子都還沒想好,就已經決定要合作一起創業了。

▲ BLOCKS,世界上第一款模組化智慧手錶

但建立團隊後,他們就面臨了巨大爭論。Ali 的研究專長是手勢辨識 (Gesture Recognition)、人機互動,但 Serge 想開發能夠監控健康狀況、運動專用的穿戴型裝置。團隊才剛立,兩人就無法取得共識。這時候,卻激發 Ali 想出了模組智慧手錶的靈感。

我們的兩個創辦人一開始吵了很久!哈哈哈,我們團隊都很追求完美,Ali 跟 Serge 兩人常常無法妥協於對方的決定。結果這給了他們一個靈感,他們乾脆做模組化手表,這樣 Serge 就能擁有自己的運動智慧手錶,Ali 也能繼續研發手勢辨識的模組。

兩人不但不用妥協,反而還能徹底發揮自己的專長!我們甚至從此把我們公司的左右銘定為:「We Never Compromise !我們絕不妥協」

Fred 邊講邊笑,好像 BLOCKS 的概念完全是誤打誤撞般的,但這絕不妥協的理念,不但讓他們找到絕佳的智慧手錶市場切入點,也帶領團隊不停的成長。當時 BLOCK 第一個要找的,就是產品設計師。透過學校的創業社,他們馬上就找到了現任的首席設計師––就讀機械工程系的 Omer。

Omer 說:「我一聽到 BLOCKS 的概念,馬上就被說服了!模組化智慧手錶絕對可以改善大家買電子產品的習慣。我的姐姐就有三款不同的穿戴式裝置,這很明顯是個應被解決的問題」。所以,Omer 很快便答應加入 Ali 的團隊,成為 BLOCKS 的第三個成員,協助設計手錶的機身。

接者,BLOCKS 開始一系列的研發、測試、參加比賽並籌備資金。然後是 Fred 的加入。對於加入 BLOCKS 團隊,Fred 似乎自己都有點意外。

Fred 笑說「我一開始也只是一個粉絲,熱心幫忙,後來 Ali 告訴我團隊缺乏資金。我那時很乾脆的辭掉了原本的工作,加入 BLOCKS 的團隊,幫他們處理營運上的問題。」

▲ BLOCKS 的原始方形設計,聽取粉絲的建議後,才換成現有的圓形設計。

而在創業比賽期間,為了測試市場的反應,BLOCKS 一開始先發佈了一部公開的概念影片來參賽。讓他們訝異的是,這個概念影片一個晚上就被點閱超越50,000次,網路上的反應非常熱烈。

BLOCKS 團隊開始在許多創業比賽獲獎。Fred 講到這很興奮:

那時大量的關注很明確的告訴我們,我們團隊已經找到產品的重要方向了!接下來就很神奇,我們靠著 BLOCKS 贏了 Intel 的穿戴式產品競賽,還有一堆其他的獎項,Ali 真的是我見過最天才的一個人(笑),他還被英國女皇的兒子(約克公爵)頒獎。

總之,BLOCKS爆發性的被大量關注,累積了大量的支持者,被很多媒體採訪,然後就贏了很多獎項跟創業資金!這時,很多科技公司像高通(Qualcomm)跟仁寶(Compal) 開始找上我們!而我們三方從此就建立了非常密切且強大的合作關係。

BLOCKS 的殺手鐧:模組化,客製化

說到模組化,可能很多人一直未能理解它的概念及優勢。Fred 相信,這是因為普羅大眾都還沒調整電子產品的使用習慣,一旦大眾知道模組化的好處後,一定都會超想買單!

重點還是在客製化。我們每個人明明都有不同需求,但我們都被迫使用相同、相似的手機。今天如果我只是想買一個運動裝置,我就會發現市面上的運動裝置都含有手機、語音、音樂等功能。最後,我就被強迫要付錢買這些硬體功能。BLOCKS 很不一樣,模組化的概念讓我們能為每個使用者量身定做符合他需要的東西。而且使用者還能隨喜好自由變換或追加功能。

有了客製化的體驗,才會有最好的產品。

▲ BLOCKS 的手錶本體,包含所有基本功能

這就是 BLOCKS 最強大的理念。目前市面上智慧手錶一堆,但沒有一個廠商能做出真正客製個人需求的產品。舉例:外出遊玩沒有電源,一般的智慧手錶都無法撐過太久的時間,但 BLOCKS 的電池模組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手錶沒電時,就裝上電池模組,你的電量就可以再度過一段時間了!

這種客製化的程度,更可以隨著你一天的活動而調整。早上要起床運動時,你可以選擇心跳感應、GPS、計步模組來紀錄你的運動。運動完進辦公室上班,你可以馬上換成電池模組跟 SIM卡模組,支援上班應接不暇的電話。晚上下班後,拿掉公司電話的 SIM卡模組,更換成 NFC 付款模組,讓你下班能悠閒的逛街、購物。這就是 BLOCKS 客製化的程度。對長期使用者來說,每當有新的模組推出,你也只需要購買一顆模組,不用買一整支新的智慧手錶了。

▲ BLOCKS 的錶帶本身就是配有不同功能的模組。每塊模組都可以很方便的拆解。

我們也遇過一些很瘋狂的支持者。有一次有個粉絲手上帶著五六款的智慧手環跟我們視訊,超激動的告訴我們,每個智慧手錶的主打功能都不太一樣,每次推出新的功能是他想玩玩看的,他就得一直更換他的智慧手錶。最後他就買了五六款不同的款式。但他就是在等待像 BLOCKS 這樣的產品。

模組化的智慧手錶,淘汰率低,不必浪費資源,還能照樣給使用者最客製化的體驗。

為了符合廣大使用者的需求,BLOCKS 也把他們的模組技術開源,甚至透過合作廠商,找上了各種硬體大廠來協助開發模組。舉個例子,開發相機鏡頭的廠商,就可以專精於開發鏡頭,再銜接上 BLOCKS 的面板,而不用擔心過多功能或整合問題。

BLOCKS 這樣的目的,除了能集結各家最專業的感測器、信號處理的廠商來協助開發最先進的個別模組,也要讓模組的選擇更加龐大,來完成使用者最個人化的體驗。目前 BLOCKS 已跟1,500多名軟、硬體工程師簽下開源合作的計畫,多種特殊功能的模組馬上問世了!

▲ BLOCKS的模組也會開源,集結其他廠商,共同開發出更多功能。

儘管 BLOCKS 找到了市場很好的切入點,但是無法避免競爭。Apple Watch,Pebble(延伸閱讀:Pebble 如何在 KickStarter上持續創造收入)或Moto 360,這些產品都有一定的市場及知名度。當訪問時被問到,BLOCKS 對於其他競爭的智慧手錶怎麼看時,Fred 跟 Omer 兩人給的答案卻很正面。

他們覺得市面上現在很多精美、功能完善的智慧手錶,使用起來也很酷。問題在於,大部分的消費者買了幾個月,就失去興趣而拋棄它們了。顯然這些智慧手錶沒有解決使用者的日常需求,反而像是「科技玩具」。但他們 BLOCKS 的期許,可不僅只於切入智慧手錶市場。

我們並不願意把 BLOCKS 侷限為一款高階智慧手錶。我們的理念,就是要讓使用者自由決定:「你把它組裝成什麼,它就是什麼」。

BLOCKS 的彈性讓使用者可以每個月都更換使用方式,所以我們自己從來不跟智慧手錶比較。我覺得它應該可以是任何一種電子產品,甚至你可以把 BLOCKS 跟手機比較。我們真的希望它不是一款「科技玩具」,而是隨著使用者需求而進化的產品。我們期許它能解決每個使用者的問題。也因為如此,BLOCKS 在我跟 Omer心中的定義,就可以很不一樣,因為我們是不同的使用者。

模組化的優勢就是這樣:可以減少浪費的資源、隨意客製你所需要的硬體。BLOCKS 把彈性擴充的優勢帶進產品,成了他們的殺手鐧。也可以說是把「永續科技」的觀念帶進了硬體。

BLOCKS + 群眾的力量:互動、執行雙管齊下

Fred 跟 Omer在整場訪談,一直強調,聽取群眾的建議,是他們塑造產品的一大助力。但明明創業初期就跟高通、仁寶等大型公司談成合作,又贏得了數筆創業資金。為什麼 BLOCKS 還要選擇群眾集資?Fred 告訴了我們一個讓人出乎意料的過程:

我一直強調我們跟 Community(社群)有強大的連結。所以你去細看 Kickstarter 上 BLOCKS 專案的提案人會發現,提案人叫 Trevor,他根本不是我們團隊裡的人!他是個超級熱情的粉絲,自願幫我們上掛專案的!

為了支持我們推動 BLOCKS 的概念,他自己還特別從美國飛來英國找我們!在我們之後發現了群眾集資讓我們能跟更多人溝通後,我們開始接手集資的計畫。我們刻意不去更換 Trevor 的名字,因為他正好象徵著我們一路走來建立的 Community。

▲ Fred 解釋,當初登上 Kickstarter 也是早期粉絲協助成立的。

確實,BLOCKS 的團隊一直把群眾的觀點、建議看得很重。從還沒上 Kickstarter 之前的概念影片,他們就受到了很多熱情的支持及協助,後來開啟了 Facebook,Twitter 及 e-mail 的溝通管道,他們更是善加利用的大家的回饋。這群熱情的支持者為 BLOCKS 的付出,遠遠超乎我們的想像!

Omer 也提出了他對群眾集資的看法:

如果你仔細看看 Kickstarter 官方的用詞,贊助者的贊助動作並不叫購買 (Buy),是承諾 (Pledge)。我們從一開始就不把 Kickstarter 當成販賣的管道,我們不是在找更多的消費者。

我們找的,是跟我們相同理念,並願意跟我們一起宣傳、承諾、推動模組化產品的支持者。

「你絕對無法想像我們背後花在群眾 (Community)上面有多長的時間。我們真的對每一封 email 都會很認真的回覆。我們也常常主動諮詢群眾的意見。現在回頭看,這些人對我們整個概念、設計都貢獻良多,我們的每一項決策,都會很認真的去考慮支持者們的想法。所以到現在我們 BLOCKS 的每個成員還是要8小時輪班一次,保持24小時的與世界各地的支持者溝通」Omer 一再的強調,跟 community 建立溝通及合作非常花時間,但 BLOCKS 當初要是沒有這些人的設計建議,他們小小的團隊根本無法走到今天這一步。

「我們產品初期設計期間還 Skype 了一大堆其他國家的支持者!這其實超好玩的,也是我們跟群眾合作最有意思的經驗之一。我們認識到了各種不同背景的人,我們聽到了特殊的需求與建議。在見識到大家需求有著這麼大的差異後,我們對 BLOCKS 的概念也有更大的信心了!」

最後訪談結束,BLOCKS 團隊要送給台灣的新創團隊及集資夥伴一個寶貴的建議:

群眾集資是個很棒的平台,但最重要的,是「群眾思考、群眾合作」。

這的確是「群眾」模式最重要的一環:傾聽使用者的需求後,要用行動去證明。當你努力認真做一件事情,全世界都會幫你。

▲ 貝殼放大團隊與兩位創辦人合影

僅僅2個小時的訪談,讓我們興奮莫名,也讓我反思,很多電子產品都被品牌化、規模化,但真正為「需求」而生的產品有幾個?我們又能為淘汰、浪費的使用習慣做些什麼改變?在消費市場瞬息萬變、資訊科技不斷推陳出新時,怎樣才能把「永續科技」的精神,結合人性發展?

我很期待 BLOCKS 的未來及模組化電子產品的概念。相信在不久的未來,模組化的理念、客製化的電子產品,將會引領人類生活到一個嶄新的篇章!

圖文出處/群眾觀點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