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台灣人來說,土地公廟以及廟前廣場是一種對土地的記憶和情感很重要的表達,半畝塘環境整合團隊不斷學習傾聽土地與歷史脈落,在設計「若水會館」時,特意在入口處保留原址的土地公廟,與旁邊的四棵老榕樹,圍塑出一片開闊的草皮與天相接,以回應半畝塘尊重自然以及在地的人文風情。

這清朗的環境得來不易,需要時時敏銳地去覺察,勤於修剪和澆灌。「現在時代太進步了,大家總是用大腦在思考,會分你我,它都是邏輯,這是你的,這是我的,甚至強大的腦要跟大自然競爭。可是真正的人還有一顆心,有一個精神。」這件事情,半畝塘設計總監何傳新先生和另一位創始建築師江文淵先生在 17 年前就發現了。「你看見了,我也看見了,那我們一起來做一點點事。」

他們希望每個人來到半畝塘就像回到家,讓每個人像家人,每天到 11 點多,夥伴們正在忙於炊煮中飯,當飯菜味道一出來,大家就知道吃飯的時間快到了。這種自然聯結的美好,就是半畝塘所期待的。

image © 半畝塘環境整合

設計總監何傳新先生 ( 左) 和半畝塘另一位創辦建築師江文淵先生( 右) 在17 年前相遇,彼此之間都對建築有美好的憧憬,「你看見了,我也看見了,那我們一起來做一點點事」

 

人與人的連結

TOPYS:像半畝塘這種環境和氛圍,你們會找什麼樣的人來工作?

何傳新:半畝塘重視人、重視自然,期待與整體環境共生共榮,我們找尋願意傾聽彼此、傾聽自然的人。如果粗魯的、不敏感的人來到半畝塘,他會被改變。當然從企業的角度上,我們希望一開始選進來的人就是符合半畝塘理想的人,我們會問他:你喜歡自然嗎?你看到樹是什麼感覺?我們希望這個人對外界能夠有一種探索精神、對自然非常敏感,內心是自發的、主動的,最後他必須要具備熱情。

半畝塘現有 160 多位來自各個專業的伙伴,基本都是以台灣人為主,也有來自美國的設計師,他們非常認同半畝塘的文化,於是也加入進來。因為我們存在的意圖是相同的,所以能減少非常多管理上的問題。

另外我們這個團隊有非常多的教育訓練,也會辦很多好的活動,透過辦活動去學習,像不久前在若水會館舉辦的「半畝塘十七週年展」,就是大家動起來合作誕生的產物。

這個時代有很多人有理想,但最後實現理想並在現實世界中存活的成功人士卻不多,反倒是很多人放棄原有的理想。我們希望我們的團隊兩者都要兼備,就是堅守著理想,並且成為落實理想的典範,只有堅持尊重環境、傾聽相互需求,人們才會跟隨。

 

堅持為環境、為人多想一點

TOPYS:和普通的建築設計公司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半畝塘還自己做開發商,這是為什麼呢?

何傳新:我們為什麼要去做開發商,因為我們要把事情做對,而且還要做好、做完整。半畝塘的精神是「把自然帶回都市,把人帶回自然」,我們必須要讓開發一塊土地最前面的想法是對的,設計也是對的,施工的過程中也都是對的,最後營運管理都是對的,它才能夠形成美善的生活氛圍。

我想所有的建築從設計到完成就好比人類從 0 歲到 1 歲,房子蓋完才是房子生命的 1 歲,當住戶入主後,我們會陪伴住戶 5 年,一起解決住戶在生活上的問題,以及傾聽住在裡頭的一切生活感受。

在半畝塘的團隊組織裡,為了提供給住戶、給建築更完整的回應,我們有台中的、竹北的建設部門;我們有所有的建築、室內、景觀包括營建、裝修的環境整合部門,也叫做產出部門;我們有類似若水會館的管家與廚房支援系統,作為一個相互傾聽與回應的平台,可以辦很多活動,帶動美好的生活。

image © 半畝塘環境整合

「若水會館」是半畝塘接待來賓的空間,也是夥伴在此工作及生活的空間,
環境中不僅充滿綠意,每日夥伴在此一起煮飯,一起共食,傳達常民生活的樂趣。

TOPYS半畝塘作為一個較年輕的團隊,在有些技法上需要和外界、匠師做一些合作與學習,能不能介紹一下這塊是怎樣進行的?

何傳新:我們會直接拜訪匠師,比如木匠、鐵匠、泥工匠、景觀匠師。匠師的技藝都是爐火純青的,我們與匠人合作,就要尊重這些人,給予他們時間充分發揮,並給他們經費維持這個傳統行業的存活發展。

我們推廣匠師文化,把匠師中的高手收集起來,當建商有需求的時候,就能使匠師滿足生活需求並且傳承文化。這是半畝塘非常重視的一個目標。

 

TOPYS:半畝塘獨特的建築理念、以及相對更高的建築成本,是不是意味著業主也需要集中在某部分人裡面去集尋找?

何傳新: 作為買我們房子的客戶,想必他們的意圖是和我們相近的。我們找尋願意放慢生活腳步的人,因為過去快速發展所學到的東西可能是錯誤的。我們每做一件事情都要去想長遠些,我投入多 10%、15% 的成本,可能可以用多十年。他們很熱愛也支持保護自然,同時很關心我們,所以當我們有新房子開發,他們都會跟朋友分享。

image © 半畝塘環境整合

半畝塘的「若水會館」入口處保留了原址的土地公廟與老榕樹,
圍塑出一片開闊的草皮與天相接,以回應半畝塘尊重自然以及在地的人文風情。

 

天人共好的累積與循環

TOPYS:什麼是天人共好的建築?

何傳新:我想,「天」就是我們講的「大自然」,「人」就是我們講的「生活」。當建築用了一塊土地,它到底創造了什麼價值?它與環境會相互和諧嗎?環境是擺在第一位的,人生活其中可以安居樂業就是天人共好。

現在都市的綠帶幾乎剩下百分之二三十,空氣成了非常大的問題。台灣規定做建築設計的時候必須要留 20-25% 的綠帶,我們蓋的第一棟垂直綠化立體大樓「若山」,回應這塊土塊 157% 的綠涵蓋率,如果土地 800 多坪,我們就還給土地 1200 坪的綠帶。

大家都住在都市的水泥叢林中,柏油馬路是不透水的,如果你夏天去測一下路面的溫度,絕對有 60-65 度。可是這些我們都不會知道,我們都是開車,只有輪胎真正感知柏油路的溫度。

雨水根本沒有機會接觸我們都市下面的土地,通常雨水會先到排水溝,然後快速地流到河流,最後流到海裡。所有人住在一個熱鍋裡頭,可為什麼大家還都願意繼續住,我想這應該就是我剛剛提到人們都忘掉了自然的美好

我想你們看了「若山」,再看看別的大樓,你很容易辨識它,因為它有活的東西在大樓裡頭。每一戶都有一棵樹,交織錯落在整棟大樓。陽光打下來,它不會直接打到你房子裡頭,它會打在樹上面,一點稀稀落落的影子打到你家裡,當風在晃的時候影子也在晃動,你會感覺到自然。這種美好不是腦袋,是心和精神。

我們的理想是希望整個城市中有幾十棟「若山」這種房子,那麼我們的城市就不會這麼熱,城市的風景也不會看起來硬邦邦的。雖然這只是一個理想,但我們會永遠堅持它。堅持它,它才會一點一滴顯露。

image©半畝塘環境整合

榔榆樹下的火炕是提供樹下生火的空間,在大樹下喝茶富有一份野趣。

 

TOPYS:半畝塘有一個代表作叫大平窩村,它在回歸自然的方面似乎很徹底。我們很好奇,很多習慣了​​都市生活的人,回到了完全自然的環境裡面,他是不是真的可以徹底適應?

何傳新:都市開始發展,人開始得到很多種便利,開始追求慾望、依賴慾望。回到大平窩村的生活雖然給人感覺像離開了都市,不是太便利的樣子,但住在裡面的人他們真的覺得找到了自己沉澱存在的感覺,這也才是真的回家。一開始你可能會有一點點不習慣,可是最後你會很愛它。

我們當初的初衷是聚落,建立了 24 戶守望相助的鄰里家庭。現在住戶住在大平窩村已經有兩三年了,所有人都很愛這個地方。有一次,我到建築師李靜敏的家,他和我說住的感覺很棒,有時候他們夫婦不在家,他的小孩還可以到鄰里的阿伯家裡待著。

小孩子會串門,你不能剝奪小孩子去探索這個世界的機會。以至於後來李靜敏找不到小孩,就直接去鄰居家找就好了。這樣的生活就是早期都市還沒發展時傳統的聚落,就是我們講的村。你只要踏進村,就會自動開始打招呼寒暄,會看到鄰里小朋友都玩在一起。

我們有機會打造擁有這種美好的社區,就希望在意念上、理想上、設計規劃中讓這件事情發生。所以大平窩村連車道的磚我們都研發了一種既適合承載車子,又可以直接滲透雨水的材料,這樣只要有一點土,那些綠綠的植栽就會長起來,當你不開車的時候,它就是人走的路,很有美感也很舒服。

image© 半畝塘環境整合

「大平窩村」保留大面積的透水性的鋪面,
也保留大量的綠,人走在路面上可以感受到大自然的氣息。

image© 半畝塘環境整合

「大平窩村」設計了一片自然農園,
人與土地的關係十分緊密,透過農事生產感受四季更迭的美好。

 

文章出處/ TOPYS
圖片來源/ Banmu 半畝塘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