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 阿原肥皂/創始人 江榮原先生

轉型有時候就像換衣服一樣自然

TOPYS :阿原先生之前是一位廣告人,而產品領域是需要很多專業知識的,從廣告到產品,這中間跨度是不是挺大的?這種轉變的契機又是什麼?

阿原:這個問題我之前也思考過,也預期到有一些人對於我的好奇,他們會覺得不一樣的東西就會落差很大,然而當我自己必須面對並整理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覺得其實落差沒有那麼大,而是很自然而然的轉換

我經常要去不同的地方上班,這邊是公司,金山那邊是我們的肥皂工作室和農場。前幾天早上,我要去金山那邊,當我換好衣服把門一關時,覺得不對。於是我又回家把衣服全部換掉,換成 polo 衫和稍微深色一點的褲子,防止在山上弄到泥土,就是這幾分鐘的轉換,我出門的時候整個人是輕鬆、自在的。

Image © 阿原肥皂/還原

如果我們很專注地知道自己今天要做什麼事情,它就像換衣服一樣。

之前廣告這個行業我做了17 年,廣告或者是製造,做品牌還是做代理,它在形式跟行為上即便有很多的不同,我想也不是只有阿原在做轉換,很多人也在做。這個當中我認為只有一個不一樣,就是你願不願意認真地去轉變。我們常常鼓勵人家說,你要勇敢改變吶。我們講「勇敢」,因為勇敢是決定的第一瞬間跟第一步,是你要不要認真地去轉變

廣告是透過外在的一個顯學形式美感跟整頓在和社會做接觸,它絕對是把美推到最前面的一個表現,但是製作是透過內在的美的形式與整合跟大家見面,差別只在於你看得到跟看不到。如果你要講技術上的轉換的話,當然千頭萬緒,也真的是百種滋味,可是當我們願意去認真改變的時候,我就覺得這兩者沒有什麼差別。

唯一的不一樣是,在從事製造的時候,我們必須多一些轉身的機會來看看我們自己的製造。而廣告是一個你不要回頭,就往前一直一直走的東西。就是這個差別,可是這個差別也就影響到了每一件事情它最後不同的面貌跟價值。面貌、價值跟你回頭的頻率成正比,所以我想比較明顯的差別大概就是在這裡——你回頭的次數。

Image © 阿原肥皂/皂葉全圖

TOPYS :那是不是意味著做製造其實是一個循環、積累跟沉澱的過程,是螺旋上升的,廣告可能就是一直往前衝,像一條直線?

阿原:對。這是我個人可以提出來的這兩者的小小差異。

 

TOPYS :之前做廣告的時候您因為各種壓力對身體的影響而選擇轉型做手工皂,但是品牌做大之後,相信又會有新的壓力產生,這樣跟您創立品牌的初衷是否有一些背離呢?

阿原:其實所有人無時無刻不在壓力之中,我們生命中最大的壓力是大氣的壓力,但是我們活得好好的,因為我們的身體有一個平衡的機制,它知道什麼樣的壓力我該調節我的心肺功能,什麼樣的壓力我的毛細孔密度應該怎麼樣。其實我常常在講四個字就是「天文人鏡」。大自然其實就能反映出所有人適時適地適活的樣子,整個大自然就像人的一面鏡子。

很早我就知道就算不做事你都會有壓力,你會擔心你的社交、自我價值或者經濟收入。如果做事情你就會擔心成績、資源、庫存,有的時候是不是受歡迎都會成為你的壓力。當它多到你無法抗拒的時候,不要去抗拒它,這個時候它就會變成你的一份子,你真的就沒有感覺了,這可能跟我信仰佛教有關係,它告訴我們要活在當下。對我來說我就活一個「當」字,擔當。

Image © 阿原肥皂/環繞阿原農場圖

所以壓力對我來說一直存在,但是我可以處理它是因為我一直在接受它。比方說剛做阿原的時候壓力也很大,那時候是希望透過一個自我的完成來見證自己的價值,很想做自己,所以希望我的肥皂有我自己的樣子,有我自己的態度我的想法。做自己是很大壓力的,但是與它共處,你越願意接受它就越不會被它打倒。

等阿原長大以後,我就有一些責任感。買的人越來越多了,他們給我很多不同的聲音,那是消費者市場給我的壓力;我長大以後我旁邊的人越來越多,剛開始四個人做肥皂賣肥皂,現在海內外加起來將近有近三百個人在幫我們賣肥皂、做肥皂,所以我現在要做的是成全團體,成全別人。在這個過程當中無一不是測試,這個測試只證明了人的容量真的很大。

Image © 阿原肥皂/振神

小的時候我只要學算術學寫字,比較大一點的時候我要去面對考試,再大一點我要去找工作,有了工作以後我要養家,有了公司以後你要養公司。人生哪有這麼多的苦,這不就是天文人鏡嗎?冬天到了衣服穿多一點夏天就盡量脫。

所以我不認為我有很好的抗壓方法,可是我們每個人可以選擇方式,所以我會給處在壓力當中的人的一個建議就是你要去接受,而且是全然的去接受,因為一輩子不管做什麼你是離不開壓力的,既然離不開就與它共處吧!

 

阿原要做的兩件事:土地倫理和勞動力美學

Image © 阿原肥皂/阿原農場月桃收割

TOPYS :我們也有接觸到一些台灣本土的特色品牌,也是做產品的,例如掌生穀粒,可是他們認為自己做的是禮物文化,而不是日常用品。那阿原這邊對肥皂的設定是怎樣的呢?

阿原:我先用繁體字寫一個字給您看(阿原寫了一個「禮」字),因為您剛才提到一個可能在別人面前是很輕描淡寫,但在阿原裡面是很嚴肅的事情。簡體字應該不是這麼寫吧?

 

TOPYS :嗯,不是,簡體字就是這樣——礼。

阿原:噢,是這樣啊,好。

「禮」字在還沒有被簡化之前,是把一種很豐富的東西呈現到眾人的面前,所以它是「示」「豐」這兩個字的組合。

您剛剛用了一個名詞,我就很關心,就是「禮物文化」。如果禮物你要把它當做送禮文化的話,我更關心的是你後面的那一段是不是紮紮實實的足以構成文化。在這個部分掌生穀粒很難得,我認為它做到了。我也很注意這個品牌,它在做的跟阿原在做的很像。

Image © 阿原肥皂/給自己力量

第一,我們會對於要呈現給人家的東西進行後面的人、事、物的探索、記錄再整理。然後我們透過不同的資源,在外在形式(美的視覺形式)上面再把它整理起來,所以掌生穀粒可以說它在做的是送禮文化,因為這裡頭有一塊東西它不用去麻煩——它自己不產出,從購得以後再把你們的故事變成我的表情、我的衣著,消費者從掌聲穀粒身上,可以轉嫁對於鄉土、對於人、對於汗水、或者陽光等等情懷的寄託。

你幫我整理,我買了送出去,掌生穀粒可以在外顯的形式上於人、物之間扮演一個很好的橋樑,這絕對是商業價值裡面很重要的一部分。

Image © 阿原肥皂/文創系列

阿原,不是送禮的文化,而是一個開發禮物的文化。我們公司這十年來的宗旨,是要努力讓兩件事情不要離開阿原:一個是阿原一定要做土地倫理的事,另一個是阿原要做勞動力美學的事

土地倫理,我們用立體的角度來做我們的發展,土地以下我們盡心盡力,而不能只是去宣傳或者去支持。這一塊我認為你要是願意做,你的企業會有一個根,而不是像我以前在做廣告的時候做臉。

因為我做過廣告,所以做臉對我來講不是很困難的事情。可是做根,我倒想試試看,如果我一樣用美、用分析、用整理,它可不可以做根?因此我們花第一份也是最多的力量在做土地以下的事情。我們想要試試看如何去種地、養地、去照顧一塊土地,它會形成一個內在的力量

就像我讀很多書,可能我在講話的時候會很有自信;今天我身上帶了足夠的錢,所以我出國旅行可以很放心。中國有一句成語是說,人是英雄,錢是膽。在我看來,品牌是表象,你的行為會是你的靈魂

Image © 阿原肥皂/位於國家公園內的清水溪

所以土地倫理這一塊我們種地,做肥料,有機種植,所以當我跟你談個中滋味的時候,我給你的不是形容詞,我能夠給你的是動詞跟名詞,因為我們已經做了。

那土地以上的,我就會比較小心地去注意我們跟供應鏈的關係,我們的東西一旦回歸到土地上以後,會不會成為土地的災難跟負擔。我們知道很多人買阿原來送禮,經我們統計這個送禮的比例已經在30% 以上,因此我們的團隊在努力嘗試,希望所有經過我們的身體流到水裡、土裡的東西不但不要變成土地的負擔,更要變成土地上的祝福,這是我們想要守住的。

勞動力美學,我這麼一點,你們就會覺得很簡單了。在傳統的社會,哪怕是現在,白領階級跟藍領階級是分得很清楚的,我希望把這邊的界限打破掉,因為我們自己在做手工肥皂起家,我們靠的是工人。

可是你要做好的手工肥皂,它除了要有做肥皂的技術,還要你有很安靜的心,有足夠的耐性去等待。因為一塊肥皂可能是兩個月、三個月、四個月才會出現的,在這當中的每個階段,它都是軟軟的,很容易毀損,所以你每個動作都要很小心。每一個能夠賣的東西它已經是經過上百天的時間在那裡,因此到最後的環節我們還是要小心處理,要不然會前功盡棄。

Image © 阿原肥皂/用山泉水清洗藥草

在這裡,除了我們能夠做到的外在包裝形式顯學的美之外,我認為每一個過程都代表著人對物的愛惜。勞動力的部分本身就充滿著一種汗水的美跟手工的美

如果我在做的土地倫理別人也可以做到的話,那勞動力美學我應該怎麼做?具體來講,我先改變公司的薪資結構,以及公司對於工人的看法。一個肥皂師大概需要三年的時間養成,我們在這麼漫長的養成過程裡面,給做肥皂的人的薪水,跟在電腦前工作的人的薪水相比是不能更低的,在我看來它事實上代表著肥皂師更要有耐心與責任感。

我們不能去輕忽工人,我覺得如果公司願意這麼做,我們做肥皂的師傅跟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他是有光榮的感覺。在教育上面,我不是只有教你會做肥皂,還會定期再幫我們的肥皂師上職業道德、職業倫理、藥草學、精油學以及油脂跟水應用化學的課,所以基本上我有一半的時間都在金山。

Image © 阿原肥皂/勇敢樹

我們阿原的肥皂師,每一個都可以上台幫你講課,這個有點像我在追求的日本的達人的精神,你很會做壽司,但是你還是有一種哲學的思考跟文化要被養成

但是不見得每個人自動自發就能夠走到達人工匠的這一條路,那公司就有權利在資源的運籌上面給予壓力,在我看來蘿蔔跟棒子都要同時存在,因為當做肥皂的工人的薪水比他在家鄉做其他事的薪水更好的時候,他要不要珍惜?要珍惜的人他會接受多一些的要求跟壓力。被別人尊重的社會觀感跟薪水同時增加的時候,他們在物質跟內在的精神層面同時會上升。

我想我過去做廣告的經驗對我有很大的幫助,就是說所有我看見的美、我聽到的故事、或者我看到的產品的某個角落,我必須要經過被設定過的手段把它推到市場上,因此勞動力美學在我看來它是可以做的,只是你願不願意去做。

Image © 阿原肥皂/夏草

我想很多企業都會知道它是最不靠譜的,因為人有腳隨時會走,你投資在設備等不會走的東西上,可能會覺得比較安全。但還是要做勞動力美學跟人,當我們一年又一年地這樣子做,做久了你就不用再去描繪什麼是企業文化了,工人、勞動力的美它就會一直跳進來。

總的來講,在禮物文化這一塊,我們更多的時間是在構成禮物的內容,而不是禮物的形式包裝。

 

團隊、營銷和產品,都不能貪心

Image © 阿原肥皂/ 肥皂師攪拌-手作肥皂-品質保證章-草藥師教學示範-金山相親包肥皂

TOPYS :剛才您也提到了公司的一些內部構成,那阿原的大概團隊架構是怎樣的呢?

阿原:我們的團隊每到一個階段就必須要打散重來,即使不打散重來它也會改變。阿原從創辦到現在的10年裡,大概有3個很重要的組織結構在發展。

在剛開始的三年,我們做的是藥草的手工肥皂,當時最重要的組織結構,是一些研究應用化學等專業的人員,加上一些鄉下肯吃苦、願意安定來做肥皂的工人(我姑且稱為工人)。

我剛開始組建團隊找的都是技術方面的人,因為我不是要做包裝,而是一個以前在市場上不曾出現的、有健康、有想法、有功能、而且有我們在地材料的肥皂,我一定要用工業家的精神去思考它,所以我第一個階段的團隊都是技術性的團隊,那幾年以後我的肥皂可以做到定性、定樣等這些商品訴求可以跟市場接軌。

Image © 阿原肥皂/淨化

在我們大概第四年到第七年的階段裡,阿原的身體快速長大,公司開始要大量對外,那麼我招募進來的或者我希望可以加入的,都是跟營銷 Marketing 有關的人。所以組織結構的第一階段是技術團隊,然後我靠著營銷的團隊把​​公司逐步往外推。

現在到了第三個階段,我的團隊跟過去都不一樣。因為當我的公司開始在海外銷售、放大,那我需要的是物料的穩定供應、產能的安全產出以及海外社會財產與銷售行為有效的支持與控管,這些東西轉換個數字來看,就是我這裡需要一些在處理社會財產、商標註冊以及公司的大量金錢流動、預備發展的籌備資金的人,所以這個階段我們的組織機構開始在放大管理、行政跟財務、會計這方面的人。

為什麼會分塊地告訴您阿原的每個階段呢?是不能貪心。因為每一次轉換跑道的時候我們需要的是心靈導師,之後要的是新產業的落根,緊接著你要知道落根了它要怎麼出去?所以我會比較客觀地告訴大家的是,千萬不要只聽到一個想法,你就想做一個樣樣都具備的事情,這是不實際的。要根據你現在最需要的去做好你的規劃,自然就會慢慢長大。我們要務實地根據不同階段去打造不同的組織,這樣會比較安全。

Image © 阿原肥皂

TOPYS :阿原現在在海內外已經有越來越多的銷售區域覆蓋,整個銷售渠道的主體思考是什麼?

阿原:因為我們自己一直很專注於剛剛前面提的土地倫理和勞動力美學,也就是說,我自己很專注在做的,事實上是希望把一件產品做到有文化的質地。這是我可以努力、也願意努力的事情。

文化它有幾個構成的要件,第一是它必須能夠反映出當代的價值,第二是在不同的時代它都要是值得的,如果不值得它應該在時代裡面自然消失,就像我們現在的吃飯、穿著,都是經過很長的時間才留下來的習慣。值得的東西你不能去講好跟壞。第三,更重要的是,文化需要具有流動性

兩百年前英國已經叫大英帝國,它統治了地球四分之一左右的人口跟土地,用商業行為、殖民行為去影響幾百個國家、五百多個島嶼。後來工業革命以後,很多國家都上來了,英國再也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可是全世界到現在為止,所有的銀行法、保險法跟金融管理辦法,都是英國在工業革命那個殖民時代留給大家的法典、規矩跟條例,這就是文化!

即便英國不再像以前一樣叫帝國,但是我們在所有的法律、金融跟保險等這些重要的國家管理層面,是依循著那個時候所建立起來的文明。

這就是我思考給自己的定位,如果我能夠專心把阿原做成能夠反映台灣當代價值的東西,其實我已經忙得沒有時間去想它應該到哪裡去外銷。也是因為我這樣子的絕對性與自戀性格,在我做的事情跟商品裡面,它可能散發出了不一樣的氣息去吸引了某一些也喜歡這種氣息的人。所以我常常跟公司裡的同仁們講,一定要先做好自己,盡情在我,無欲則剛。

既然無欲則剛,別人在跟我們發生關係的時候,我都是跟他們做同樣的、尖銳的交流。我們會先聊一聊你找阿原合作的原因,是看到阿原這個產品的差異化與 CP 值,還是因為這個產品跟它所發生的事情讓你有一些心靈的感動。這樣子比較好,因為做朋友會比做合夥人來得更自在一些。過了這個部分,我覺得彼此的價值觀比較接近的,才會決定合作看看。現在和我們合作的代理商真的都是這樣的,我們先不談產品的 CP 值、產品的市場,而是來談共同的感受跟感情

Image © 阿原肥皂

TOPYS :您在大陸實行的是總代理制度,並且也是全面代理,除了銷售,品牌方面的事務也全面由代理商負責,當時是出於怎樣的思考?

阿原:中國大陸的張總,您剛好也見過他,他根本就是一個很典型的生涯轉換的人。他在科技業、電子業上有一些比較工業的背景,也賺到了一些錢。可是他也在反省,因為那不是他要的生活。所以他開始有一些人生方面的學習,比如思想上的心靈閱讀,於是他就參加了讀書會,那裡有很多同學。他們對阿原的觸動是,覺得不能只做閒雲野鶴的生活,也要有一些生意跟物質的收入。而在阿原的產品身上,他看到了一種可以比較不衝突的生意,所以有些關係它自然地就發生了。

但是一旦要合作,還是必須回到買賣東西的主題思考上。我就直接跟建軍(張總)講,感情我們是放在很前面,但是很多因素你我都必須再衡量,例如財力、團隊等等。這些條件他剛好都符合,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也喜歡,所以我們就合作了。

Image © 阿原肥皂/剛好最好

本來還有很多人勸我,說中國大陸市場那麼大,千萬不要做總代理,分成華南、華中、華北什麼的。但阿原在中國大陸並不想求大,我們也做不出那麼大的東西,還不如一步一步慢慢走,你放心我也放心地合作。這裡面我們很看重人文、感情跟市場溝通,你要我快我也快不來。

別人要花錢才能引進你的品牌,對他來說什麼都不可靠,如果你要結束代理,他什麼都沒有了,某個程度我很感恩人家願意花錢用團隊開著店來賣你的東西,你就不要再談太多商業跟現實的考量,因為那不像阿原要跟大家談情說愛的個性,所以我們跟中國大陸這邊的代理初期是惺惺相惜,後來我們就是信而不疑,就這樣走過了這些日子。

TOPYS :在定價和定位甚至店面上,大陸和台灣的阿原肥皂給消費者的觀感也有比較大的不同,對於不同地區的銷售策略是根據什麼來做變化的呢?

阿原:我想有兩個原因導致我們沒有辦法把幾個方面拉平。

首先因為大陸要保護國內大的品牌,對於進口的產品有好幾種稅金,貨物的成本變高了。

另外,我們覺得這個品牌很適合做五感的行銷溝通,所以張總他們不管在深圳、上海、廣州,都會挑質感最好的的商場,當然大陸的商場租金、管理費用也是很驚人的,比香港還高,所以也導致我們的價格變高了。

但是有一個原因我是支持的,那就是中國大陸在現在跟未來很長的時間都會是這個樣子——精英主義會領導市場的價值

這個在全世界都很像,精英主義比較有發言權,而他們的品味、價值觀跟他們的選項往往會變成市場的某一種指標,所以你看像是有機食品、原生態的概念也往往是從紐約、舊金山開始,然後才慢慢在美國其他城市暈染開來而後影響到全世界。公平交易在英國是起於大學生,他們在第三世界從小農的身上直接購買產品,希望大家減少直接購買大企業大財團的產品,因此公平交易也是從英國的知識分子界開始繼而整個燃燒開來。

所以他們會覺得價格可能高一些,但是我還需要再墊高一項,因為這個時候我需要有很多的利潤支出——辦說明會,讀書會以及一些傳播跟教育。

我認為這個是在大陸經營所採取的一個策略面,要因地制宜,所以我接受了精英主義你必須要投以更多的溝通,所以我們兩地的價差大概最少都要差到20%的價錢。但是我們期待將來兩地的價格有更接近的空間,期待將來兩岸貿易政策上的一些稅金的去除,因為那很可觀,這個部分如果掉了之後就可以降下來十幾二十的百分比下來。

 

TOPYS :我們知道阿原主要是源於阿原肥皂這個產品,而後我們看到其實阿原還有茶、牙膏,那麼阿原在產品線上是怎樣計劃的?

Image © 阿原肥皂/產品系列:精油/口腔/肥皂

阿原:這個思路就有太多的無限可能,你看一個「藥」字,我們繁體字的藥是這個樣子。藥是用來治人不是治病的,身心靈有很多地方都需要被醫治,看到鮮花你很快樂,躺到草地上你消除疲勞了,因為植物的離子跟你身體的能量交換了,所以阿原自己的定義是,凡足以使人快樂的植物我們都稱之為藥,所以阿原是做藥草肥皂起家的。

接著我們逐漸把它放大,如果我們認為洗這些東西可以使人好,我們就會發展洗,如果有一些植物讓你看讓你聞你就很好,在我的產品線上我就會讓它進來,所以牙膏、精油也都有出現,但是假設有一些植物它透過水萃取法,能夠讓你覺得比較好,也許不能治你什麼病,但我們何妨嘗試一下?

所以我們沒有去設定阿原應該要做哪一個品類的產品,因為植物的身上還有很大的探索空間,只要它足以讓人在身心靈上感受到愉悅,我們以台灣資源又能夠開發和製造出來,我們就會去做。所以這個自然不限制於洗的、吃的、用的還是看到的,也許它是聽到的。這不是保留商業秘密,真的我們沒有給自己一個定向的內容。

 

從煉沙成丹,​​到返璞歸真

Image © 阿原肥皂/河

TOPYS :大陸有越來越多的廣告人在嘗試轉型,一些回歸在地文化或者樂活相關的產品成為比較受歡迎的選擇,對他們您有怎樣的建議?

阿原:我可以講我的經驗,但是每個人的情況不一樣。從廣告、設計或者相關行業要轉移到自己去從事製造或者品牌,我不知道他們是因為已經行雲流水、游刃有餘所以要來做這件事情,還是來自於早期的誤入歧途到現在要尋找一個新的方向。

我接受道家思想,道家思想講的是自我完成,利己再利他,道家裡面有一個太乙真人,講求一個很高的境界和修行,叫做煉沙成丹,​​透過種種不同的修行、練習,包括生活上面的苦難或者幸福,你必須要經過種種的淬煉展現出你的本我,叫做自我看見。

廣告跟設計在做的是煉沙成丹的事情,你把很複雜的產品轉化成最簡單的溝通,把很複雜的品牌理念透過一個表情一個特寫把它做出去,那都是需要功力的。這個叫入道,入道以後,它更重要的精神就是你什麼時候可以行到水窮處仍然坐看雲起時,那個心境叫做返璞歸真,當你花了很多時間追求健康、財富跟幸福快樂的時候,都是在做煉沙成丹的事情。

但是如果你夠厲害,還可以返璞歸真的時候那才是最高的境界,因此廣告人的最高境界就是你可以用廣告人的想法、行為去做你想要做的任何的事情。我自己就是在這樣的試驗,好像真的沒有那麼難。

Image © 阿原肥皂

多希望你們都能真正認識阿原——採訪手記

阿原的工作場地分為兩部分,一個是金山的農場,毗鄰著名的法鼓山金山寺,阿原大概有一半的時間在那裡。一個是紅樹林的辦公室,辦公室窗外就是美麗的淡水河,因為阿原相信,水是文明產生的地方。

而這一次,我們看到了阿原背後的文明。

阿原一直說他是一個自戀的人,以阿原為名的這家企業自然帶著深刻的創始人烙印。而阿原本人又有著怎樣的烙印呢?

我想我看到了不同時期的經歷給他帶來的不同烙印。他比你想得更愛笑,甚至笑得有點太燦爛了,因為他做過業務,相信伸手不打笑臉人這個道理。

他的演講極富感染力,同時邏輯嚴密,想來這是廣告和競選的職業生涯帶來的烙印。他講求心靈的體驗和學習,某種程度這是信仰帶來的影響。

如果一定要總結,我會說阿原是一個身體和心靈都敏感甚至脆弱的人。他對空氣、對環境敏感,心靈部分,他有虔誠的敬愛,某些來自之前​​夥伴的傷害讓他現在談起,聲音還是有點顫抖。

而阿原以這樣一副敏感的身心,敬天愛人,從土地吸納紮實的力量,也反哺這片他所熱愛的台灣土地。坦白說我是帶著一定的偏見去做這次拜訪的。肥皂很貴,廣告人轉型做的產品,又天然讓人覺得包裝常常大於產品。

還好,當然,我錯了。

所以我也迫切地希望更多人,真正了解阿原,了解每個產品背後的故事。當然,如阿原所說,這其實不是故事,這些都是紮紮實實做過的事,所以,在描述的時候,可以給到的都是動詞和名詞,而不是一堆形容詞。

是所謂紮紮實實

 

文章出處/topys
圖片出處/阿原肥皂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