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原住民一直有著神秘的色彩,這幾年在政府大力推廣下,我們對原住民的認識也更多一層,不過有點可惜的是原住民似乎還沒有一個全新的樣貌。來自台灣台南的插畫設計師鍾全斌卻賦予了原住民另一種風貌。

創作者簡介

鍾全斌OB是臺灣臺南人,今年剛從雲林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所畢業,主攻插畫和特效修圖。這組慕夏風格臺灣原住民插畫系列作品是他的碩士畢業製作。

研究所期間,在指導教授的引導下,接觸了臺灣原住民文化,發現各族許多獨具特色的文化內涵,卻鮮為人知,即便是長期居住在臺灣的一般民眾,也很難正確的叫出目前登記的十四族原住民族名。

近年,文化創意產業成為政府力推的產業之一,原住民文化以商品的模式進入到一般民眾的生活之中,提供了一個瞭解各族文化內涵的機會。作者認為所謂的文化創意產業,應該是以「市場喜好的視覺風格」來包裝「文化內涵」,而2011年末與2012年初,台北故宮和高雄高美館的兩場慕夏展吸引了眾多的民眾購票入館參觀,足見這種視覺風格合乎目前臺灣消費市場的品味,遂以慕夏風格包覆臺灣原住民各族的文化內涵進行創作,希冀透過自己的作品提供普羅大眾另一種觀看原住民文化的觀點,以下是他的創作和說明:

 

泰雅族(Atayal),在賽德克族與太魯閣族正名獨立後,人數由臺灣原住民第一大族滑落至第三大族,雄踞於中央山脈北麓和雪山山脈,視大霸尖山為祖先的源起地。

泰雅族以編織技術和貝珠串衣的文化聞名於各原住民族,比鄰的賽夏族深受其文化的影響。背景上即以貝珠、祖靈之眼的菱形編織為裝飾母題構成畫面。

泰雅族的傳統審美觀亦有缺齒的觀念,成年後會將一顆犬齒一顆小臼齒拔除,或者係一顆門齒和一顆犬齒,族人的傳統觀念認為透過缺齒的齒縫看到身體的內部,係一種美感的呈現。這項習俗與黥面都在日治時期為日人禁止,目前已不再實行。缺齒的習俗在背景的圓盤中作為裝飾母題表現;而V型的黥面樣式,因臉部刺青與現今審美觀相違背,故表現在手持圓環上。

鄒族(Tsou)又分為北鄒與南鄒:北鄒居住於目前阿里山一帶;南鄒居住於高雄那瑪夏鄉一帶。

鄒族係臺灣原住民族中唯一具有鞣皮技術的族群,相傳鞣皮技術的來源係一對違反族中規範獵殺白靈鹿的兄弟:有一對兄弟到深林裡去狩獵,看到了一隻大白靈鹿正在湖邊飲水,獵殺大白靈鹿係違反族中規範了,但哥哥 苦於今日沒有任何的收獲,便心一橫,向大白靈鹿放箭。眼看箭要射中大白靈鹿心臟的時侯,祂舉起前肢將箭擋掉,並用後腳站立向兄弟兩人狂奔而來。弟弟見狀拔腿就跑,哥哥由於心虛腿軟倒在原地,當弟弟再回頭時 ,看見大白靈鹿抓著哥哥的頭腳兩側在樹枝上來回磨擦,直到哥哥只剩下一層皮。驚嚇的回到部落後,弟弟向族中耆老告知哥哥慘死的過程,意外的發展出了鞣皮革的技術。將鞣皮帽、鞣皮護肩、鞣皮護服布等鞣皮材質表現在畫面中。

鄒族係多神信仰的民族,而每一位神祉也相當的人格化,有其獨立的個性設定。其中,主神「哈莫天神」居住在長滿木斛草的仙境,最喜歡紅色的衣裳。因此,紅色成為鄒族衣飾的主色,而木斛蘭、木斛草分別成為族人的聖花與聖草,家家戶戶都會在家屋的屋頂插上木斛草,期望天神誤以係自己居住的地方而降臨在該家屋中。將木斛蘭與木斛草作為背景裝飾的母題呈現。

鄒族獨具特色的祭典為每年2月15日舉辦的「戰祭」,對舉辦戰祭的部落規模也有一定的要求。目前僅有「達邦社」、「特富野社」達到大社的定義,可以舉辦戰祭。將參加戰祭時強健勇士所著的服飾和弓箭戴配在柔美的女性身上,以一種視覺的衝突感塑造冷豔的美感。

邵族(Thao)係臺灣原住民族人數最少的一族,登記僅有253人,居住於日月潭湖畔。

相傳遠古時,邵族係居住在嘉南平原。有天,一名勇士為了追逐一隻全身透白發亮的靈鹿,追了三天三夜來到日月潭,發現該處土地肥沃又有豐富的漁產,便請求耆老將族人遷至日月潭湖畔。遷居日月潭後的邵族,依靠著日耳潭豐沛的漁獲,逐漸降低了對農耕的需求,並視日月潭中拉魯島上的茄苳樹為聖樹,族人堅信只有盛樹該年枝葉茂密,族人的人口也會興旺,反之則會因疾病戰禍使族人人口減少。清領時期,清軍一度覬覦日月潭周遭的土地,發起重兵攻打邵族。起初,邵族勇士完全抵擋住了清軍的攻勢,直到清軍登上拉魯島鋸斷聖樹,邵族勇士使開始節節敗退。所幸清軍佔領不久後,便離去,族人再回到日月潭畔時已死傷大半,後來人數也一直未回復到盛期。背景框的整體既以茄苳樹為出發點作為配色借鑑,下方係樹根、樹幹處以棕色呈現,漸次到上方的樹葉部份,以綠色作為呈現。形狀上則以茄苳樹葉和日月潭景緻作為裝飾母題。

邵族部落中樹立了許許多多大小不一的貓頭鷹雕像,與一段淒美的愛情故事有關:曾有一名少女與勇士相戀了,在勇士要出征的當天,少女發現自己懷孕了,勇士開心的允諾回來便和她成婚。然而,勇士意外戰死,少女未婚懷孕的情況,不被族人所接受,並將她趕入森林中不得返回部落。少女後來生死無人得知,但不久後,族人發現,每每在森林中迷失方向時,便會有一隻貓頭鷹領著他們回到部落,而當這頭貓頭鷹在特定的家屋上盤旋時,該家屋的女主人不久便會傳出懷孕的喜訊。族人相信這隻貓頭鷹便係少女的化身,對她感到萬分的抱歉,使在部落中樹立起貓頭鷹的雕像來緬懷她。畫面中將貓頭鷹作為背景圓盤的裝飾母題。

布農族(Bunun)係最早進入現南投縣信義鄉、仁愛鄉居住的原住民族,文化上以射耳祭、八部合音、石板、畫曆、百步蛇菱形紋等為特色。

布農族對百步蛇紋的借鑑與魯凱族、排灣族的表現不太相同:後者,係出次對百步蛇的信仰與崇拜,將完整的百步蛇作為裝飾母題;前者,出於對百步蛇上鱗紋的喜好與欣賞,僅表現出菱形的紋路。相傳遠古時,有一位布農婦人為了該替族人的衣服綉上何種紋路大傷腦筋,獨自一人在深山中思考時,看到了路過的百步蛇母子,深深的被百步蛇身上菱形的鱗紋吸引,於係和蛇母商借蛇子7日,以便在織布時能參考牠們的鱗紋。不料,婦人參照蛇子身上紋路織出的服飾太漂亮了,迅速在族人間傳開,大家紛紛前來商借蛇子,7日後,當蛇母來接蛇子返回森林時,蛇子早已在族人爭奪中死去。蛇母傷心之餘,糾結了所有的百步蛇對布農族進行大規模的進攻,族人死傷不計其數,最後由頭目出面向百步蛇道歉,並立約雙方結為好友(Kaviaz),百步蛇不再攻擊族人,而族人往後在深山中遇見百步蛇都必須禮遇蛇族先行。畫面中,將百步蛇的菱形紋表現在服飾和背景的石板裝飾上。

布農族的八部合音來自對山溪自高處落下成為瀑布衝擊下方湖水與巨石,在山谷中形成的洪亮聲響,族人認為用這樣悅耳的天籟給生長中的小米聽,小米便成長得碩大甜美。後由日人黑澤隆朝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寄送其錄製的八部合音片段,當時設於歐洲日內瓦的國際總部播放後大為震驚,更使得歐洲的聲樂家改變了原本音樂發展必定由單音向複音發展的樂禮基礎。在背景的圓盤中,表現八部合音的文化活動與布農畫曆的符號。

背景上下方裝飾有被族人稱為小祖宗的「蟾蜍」圖像。傳說遠古時布農部落遭受大洪水侵襲,族人被水截斷成南北兩部。在洪水北岸的族人有火種,但南岸卻沒有,眼看族人就要因為無法生火煮食食物而餓死時,蟾蜍自告憤勇要游到北岸啣一把火把回南岸,不料啣著火把時,火苗一直掉在牠的背部,因為太燙被迫放掉火把,蟾蜍的背上留下了燙傷的凸疣,雖然遇送火把失敗了,但族人為了感謝蟾蜍仍以「老祖宗」敬呼牠。最終,火把在紅嘴黑鵯的幫助下遇到了南岸,因為啣著火把,嘴部才燒紅成火紅色的紅嘴黑鵯則被奉為布農族的盛鳥。

每年4月份舉辦的射耳祭係布農族每年中最重要的祭典,由於居住於深山中,大部份的食物來源來自狩獵,所以特別重視男性族人的狩獵能力。射耳祭儀式為期一天,當天一大早,男性族人會組成狩獵隊進入深山尋找獵物,而女性族人則在居住地準備豐盛的晚餐。傍晚,男性族人會將當日獵物的耳朵割下掛在數十公尺之外,並依序向耳朵放箭,射中者才能享用當日的晚餐,而未射中者會被族人所恥笑。

達悟族(Tao)族係臺灣原住民族中唯一的海洋民族,與南方的菲屬巴丹島在文化與歷史上有非常密切的往來。

蘭嶼本身不產銀和山羊,全數由巴丹島進口,也許正係因為這個原因,達悟族人非常的珍視這兩物品,不但在各項祭祀與裝飾中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甚至被編成了民謠,世世代代傳唱著:
 Perak!Perak!Vavakush.
 銀!銀!女人。
 Olong!Olong!Magakel.
 山羊角!山羊角!男人。     
 將銀製與山羊角概念延伸的禮器作為裝飾母題在畫面中呈現。

達悟族的拼板舟不但係獨步全球的創造,更係維繫達悟社會的繩索。世界各地原住民族的獨木舟,多由一塊巨木挖空而成,工法簡單;然而,達悟族的拼板舟大船由27塊、小船由21塊形狀不一的木板拼成,每一塊木板屬於不同的血親家族,而每一艘拼板舟的漁獲,將由每一塊木板所屬的血親家族平分。一旦家族與家族相處不融洽,單一家族要退出時,可取回自己的木板,再與其他家族組成新的共生團體,而原有的共生團體則必須儘快找到新的家族加入,拼板舟才能下水運作。拼板舟的頭尾都會畫上被稱為「達悟之眼」的圖騰,族人視其為拼扳舟的眼睛,若沒有畫上的拼板舟會在海上迷航。遂將拼板舟和達悟之眼在背景與圓盤上表現出。

而每年的3-5月係飛魚的汛期,大量的飛魚隨黑潮北上,族人舉辦為期3個月的飛魚祭,係全年最重要的慶典。將飛魚的形象表現在背景的裝飾中。

阿美族(Amis)係目前臺灣原住民族人數最多的一族,居住在花蓮至台東一帶,原名為「邦咤」,在和平向南擴張領土時,卑南族人以卑南族語「阿美斯」(來自北方的人)稱呼她們,而族人也樂意接受這樣的稱呼,進而成為正式的族名。

阿美族由於分布地區狹長,在各式文化發展有所分支,現居於花蓮的南勢阿美保留了較多傳統的文化原素,服飾上以紅、黑、白為主;而分布於台東至屏東一帶的卑南阿美與恆春阿美,吸收了較多卑南族、魯凱族、排灣族的文化特色,呈現較為豐富的面貌。創作中的人物服飾以較為傳統的南勢阿美為主,配帶了成年女子才能穿戴的大花帽,肩上斜背的情人袋,裡頭裝有檳榔,當每天豐年祭最後一晚的情人之夜,阿美女性可以將檳榔遞給喜歡的男性,如果男性接受這份感情就立刻吃掉檳榔,反之則收入自己的情人袋中。女性主動追求的習俗,也係阿美母性社會的一個特色。

阿美族文化中沒有對特定的動物崇拜,但對象徵冬去春來的刺桐花情有獨鐘,將盛開的刺桐花稱為天堂鳥,圓盤中即以天堂鳥的形象作為裝飾母題。

阿美族另一項獨具特色的文化-海祭,來自「巨人族阿里嘎蓋」的神話傳說。傳說遠古時,有一個名叫阿里嘎蓋的巨人居住在阿美族旁,他具有變身的能力,可以隨心變成任何的生物,所以時常變成族人的形象或動物,不停的騷擾著族人的生活。族人氣不過,組織了勇士隊去討伐他,但一般的武器則對他沒有殺傷力。祭祀向祖靈請願的結果,知道了必須利用蘆葦作成箭,才對阿里嘎蓋具有攻擊性。頭目卡讓召擊了配帶蘆葦箭的勇士隊再次前往討伐阿里嘎蓋,身中數箭的巨人倉惶向海上逃去,卡讓的勇士隊緊追再後死咬不放。最終,兩方達成協議,阿里嘎蓋對過去傷害阿美族人的行為感到抱歉,願意搬離到海的另一邊去居住,但如果阿美族人願意在每年的6月在海邊用他喜歡的食物遙祭他,他便會在海上將魚蝦蟹趕向岸邊,讓阿美族人能有享用不盡的漁貨。背景上便以蘆葦箭與阿里嘎蓋作為裝飾。

撒奇萊雅族係臺灣原住民族人數最少的第二名,人數僅487人,居住在花蓮奇萊平原一帶,西元2007年登記成為臺灣原住民族第13族。

撒奇萊雅族最著名的文化活動為帕拉瑪火神祭,為了紀念西元1878年,清軍入侵部落焚燒並虐殺頭目古穆‧巴力克的加禮宛歷史事件。事件過後,殘存的族人為了躲避追兵,褪去族服,化身阿美族藏在阿美部落之中,一藏就係百餘年,到了近年才推動正名復族的運動。透過火神祭的舉辦,還原當時清軍火攻族人竹籓籬的慘狀,提醒族人要憤發向上發展,才能免除再次遭遇滅族之惑。

前景以穿著撒奇萊雅族傳統服飾的婦人作為表現,然而因為經過百餘年的傳承斷層,許多族人的規範、衣服型制都係近年重新整理歸納,也許與百年前有所出入,但也添入了新時代的原素,不失為一種民族自然的演進。

魯凱族(Rukai)與排灣族、卑南族地理上比鄰而居,在服飾與器物裝飾上有所互相借鑑。

巴冷公主係魯凱族最著名的神話傳說,相傳遠古時,一名頭目最深愛的小女孩,長得亭亭王立,最喜歡獨自跑到大鬼湖畔遊玩。大鬼湖的湖神相當愛慕巴冷公主,於係化作人形開始與之相往,很快的互相被對方深深吸引。直到湖神到頭目提親的那一天,湖神才袒誠自己原身係一隻百步蛇的事實,但巴冷公主並不畏懼,仍堅持嫁予湖神。後來,族人為了表示對巴冷忠貞愛情的崇敬,將她所愛的百合花視為盛花,僅有貞潔的少女才可以佩帶,而族人在經過鬼湖時,不能穿著華麗的禮服,必需穿著素色綉有百步蛇紋的常服。遂在背景的圖框中表現深山老林中,鬼湖的意象。

而對陶壺的崇敬也係魯凱族獨有的,有一說族人的遠祖係誕生於一只陶壺之中,因此族人對壺的使用與尊敬都有別於鄰近的其他原住民族。刻有百步蛇紋的陶壺更只有貴族階級才可以使用。在背景中呈現陶壺的信仰。

魯凱與排灣族皆有使用連杯的習俗,而連杯的杯口形狀相當特別,即係從百步蛇頭部的鱗紋所形式化而來。

前方的人物即表現穿著常服的巴冷公主意象,凝視著她所珍愛的百合花束。

賽夏族(Saisiat)世居於新竹縣與苗栗縣交界向天湖處,以10月15日的矮靈祭為族人最重要的祭典。

相傳遠古時,山谷的另一側居住著矮黑人族,後來矮黑人通過枇杷樹搭建的樹橋來到賽夏族居住地,教導了族人小米種植的方法,使得賽夏族人得以溫飽。族人為了感謝矮黑人,遂以酒舞款待他們,不料矮黑人卻在酒後對族中婦女性騷擾。氣不過的族人在枇杷樹橋上作了陷阱,當矮黑人通過樹橋要回到他們的居住地時,樹橋應聲斷裂、矮黑人跌入谷中,幾乎滅族。後來賽夏族似乎被矮靈詛咒一般,連年穀物不豐、獵無所獲,族人也餓死了大半,最後由祭司出面向矮靈達成協定,每年的10月15日會舉辦矮靈祭,以酒舞向告祭祂們,希望祂們安息不要再侵擾族人。背景遂以矮靈、枇杷樹、舞蹈用的臀鈴作為裝飾的母題。

賽德克族(Sedek / Seediq)在日治時期被歸為泰雅族的一支,於西元2008年登記為臺灣原住民族第十四族。

源起神話與太魯閣族相近都視長白山上的牡丹岩為族人的源起地,故在背景圓盤上以形式程度不一的牡丹作為裝飾母題。

服飾上的裝飾手法則和泰雅族較為近似,菱形紋、平織紋、斜織紋、挑織等,而女生唯有能織出合乎族中規範(GAGA)者才能獲得黥面的資格;男生以出草獵首的戰功來取得黥面的資格。菱形織紋、獵首、黥面等文化活動作為裝飾母題在背景中出現。

卑南族(Pinuyumayan)發源於台東縣太麻里臨海地區,後向內陸遷移,一支向北走來到現初鹿農場處成立初鹿社;一支向南走來到太麻里溪以南處。清領時,由於協助清軍平定朱一貴的餘黨有功而被冊封為台東王。

背景上表現卑南族因地制宜的石板文化,從住的石板屋到亡者的石棺,卑南族與臨近的排灣族、魯凱族都離不開當地盛產的石板。
在新月型裝飾帶的底層以石的材質呈現,上置有鹿角,象徵卑南族石生系統最北的初鹿社。初鹿社的舊址也正是目前東部觀光勝地初鹿農場的位置。

卑南族對於男女和年齡有一套嚴謹的穿衣系統:男生在少年時期基本上上身是赤搏不穿衣,到了青年乃至從青年會所結訓時,才可以穿上鮮豔的上衣和後敞褲,用來吸引女生的注意;而女生在少女時期,僅穿白色上衣,到了17歲才開始穿上綉有八角花等華麗圖騰的黑背心與及膝短裙。

卑南族最有特色的祭典莫過於每年12月舉辦的刺猴祭。祭典中,11.12歲即將進入少年會所的少年,必須用自己製作的禮器殺死自己眷養的猴子,以表示將來在戰場殺敵時能無所畏懼與顧忌。

太魯閣族在日治時期,為學者伊能嘉矩與島居龍藏劃分為泰雅族下的一支部落,雖在服飾與部份習俗上相近,但語言與源起神話則大為不同,於西 元2004年正名為太魯閣族(Truku),居住於花東縱谷一帶,人數約3萬人。

相傳太魯閣族的祖先從長白山上一顆巨石誕生,巨石形似盛開的牡丹,而被族人稱為牡丹岩。遂在背景上以呈度不一的形式化後的牡丹形象作為裝飾。

太魯閣與泰雅族、賽德克族同有在面部黥面的傳統,一旦違反了族人的規範(GAGA),黥面的部位就會發炎腫痛,必須誠心的向祖靈讖悔。傳統上,泰雅族面部的黥面呈「V」字型;賽德克族角度較大接近「一」字型;太魯閣族則依顴骨的起伏呈現「U」字型。由於黥面與當代的審美觀相左,所以將黥面表現在背景圓盤的頭像上,非直接刻畫在前景的女性臉部。

服飾上,太魯閣以白色系為主,裝點有藍、綠、紅、黃等的菱形圖案,與泛泰雅族其他部落一般,太魯閣族人也將菱形視為祖靈的眼睛,透過將祖靈之眼綉在服飾上,象徵祖靈時時刻刻關注族人係否有按照規範(GAGA)行事,作為死後能否通過彩虹橋的依據。太魯閣族的服飾菱形紋樣,又比其他族更具眼睛的意象。

其實這是個很不錯的創作題材,台灣擁有許多豐富的人文資源可以發揮,雖然政府這幾年來大力推動文化創意,但是卻少有突破性的創作出現。鍾全斌這次能夠以我們相當重要的原住民文化為主題,創作出這些讓人耳目一新的作品,讓台灣更增添了不少魅力。除此之外,他個人還獲得了「TIDCA中拿到了國際平面設計協會獎」並入圍了「中國寧夏動漫 第二階段」,這讓台灣能夠在國際當中有更多展露頭角的機會。

如果你對鍾全斌有興趣的話,歡迎到下面的連結追蹤他的訊息: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onezuka
無名小站  http://www.wretch.cc/blog/onezuka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ㄇㄞˋ點子特搜編輯

藉由靈感的蒐集,並結合你與身俱來的創意,可以變得更美好也充滿趣味!! 麥點子將資訊整合,並透過編輯夥伴的創意,為大家挖掘、淘選、遞送來自世界的創意與設計訊息,在你的心田上種下一顆顆充滿靈感的「麥子」。 設計雖說是門專業技能,但設計感與美感是可以透過每天一點一滴累積而成的,藉由麥點子每天的文章傳遞,相信大家都都能夠從中獲得靈感,提升生活品味並讓處處充滿樂趣與希望! 因為麥點子夥伴們就是這樣子的一群人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