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的女博物館員 – Andy Freeberg

記得之前申請過台北當代美術館的義工,可是遲遲都沒有回應,等到通知時已經是半年以後,而且當時牙籤正在外島當兵,告訴來電的小姐時,她還一時不知道怎麼回覆,想到就很有意思。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