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封面設計的好或壞,和書本來場盲目約會吧!

Blind Date,盲目約會,意指再不熟識的情況下,由他人代為安排的約會,在有限的資訊下,聽起來充滿不確定性,踩到雷的機率好像不低、但也可能因此遇到超棒的對象,這樣「命運的相會」如果用在選書上,是否也能有同樣的效果呢! (繼續閱讀…)...

一周只賣一款書的微型書店,顛覆你對傳統書店的印象

在電子書大行其道的現在,原本的傳統書店似乎漸漸式微,但在日本繁華的銀座街頭,今年卻有一家名為「Morioka Shoten」微型書店開張了,這家書店的特色是一個禮拜只有販售一款書,店裡永遠只會展示同一本書,創辦人抱持著「一冊、一室」理念悄悄的進駐了熙來攘往的銀座木挽町。 (繼續閱讀…)...

在台北寫小說的美籍軟體設計師

Patrick Whalen 習慣挑一個舒服的咖啡店寫作。 Patrick Whalen writing in the corner of a cafe in Taipei 棒球是我最愛的運動,畢竟我也是個美國人。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台灣人有多瘋棒球。我們美國人是棒球迷?來我給你看,看看我皮夾裡的這張鈔票,你看到了嗎?這上面印的是台灣的世界少棒冠軍隊。台灣人就是這麼熱愛棒球,愛到他們乾脆把球隊印在鈔票上。...

廣場上的微型圖書館 STORY POD

在加拿大安大略省(Ontario)紐馬基特(Newmarket)一個剛剛完成的城市廣場上,Atelier Kastelic Buffey (AKB) 設計了一個免費的圖書借閱亭——故事亭(Story Pod)。 (繼續閱讀…)...

書架與沙發二合一,知識才是你最大的靠山

從小,家長和老師就教導我們說什麼別人都可以偷走,只有腦袋裡的知識是你自己學到別人帶不走的!學習和工作這麼多年後小編才意識到,如果你沒有個優越的環境做靠山,那麼唯有豐富自己的頭腦才是最靠譜的事情。 (繼續閱讀…)...

「重點不在藏書最多!」她用當地語言,在海地災區打造最在地的數位圖書館

編譯:林梅兮 2010年海地遭逢一場慘重的震災,使得當地學校無法正常運作,同時也面臨缺乏教育資源的窘境。災後前往海地的 Rebecca McDonald 在了解當地狀況後決定發起 Library for All 計畫,她提及:「當地根本沒有任何課本,僅有的幾本書也都是以英文撰寫而成。可是當地居民的慣用語言是海地克里奧爾語或法語,這些書籍的作用僅淪為紙鎮,如此而已。」 (繼續閱讀…)...

東瀛散步東京|不止是書店的書店(下)

錯過了的_ 東瀛散步東京|不止是書店的書店(上) ONLY FREE PAPER | Free paper的安心住所 近年來,獨立出版的作品開始慢慢立足於世界,大部分出版都還是以免費的形式呈現。用一句話說,免費報紙,免費宣傳冊這些紙張的價值與那些賣錢的書是一樣一樣的,甚至有些的用心程度是超越書本的。 (繼續閱讀…)...

書本藝術家 Julie Chen

如果你是一口 bite 的小小粉絲 一定會發現,除了愛生活,愛動畫,愛玩具 最重要的,我們也很愛書 我們的工作區域裡 堆滿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書 黑白的彩色的有字的沒字的 有的用翻的有的用拉的 基本上,關於閱讀 我們喜歡多一點的可能性 :) 今天要分享的是一位非常特別的 Book artist 書籍藝術家 Julie Chen 1987年在加州 Berkly 成立了 FLY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