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忍不住想笑的「無用」設計

「如果詩歌的主題是愛,藝術的主題是愛,戲劇的主題是愛,歌劇的主題是愛,為什麼設計的主題是—功能性?」荷蘭設計界的國寶級人物 Marcel Wanders 曾這樣說到。 近年來,設計界越來越注重「情懷」,工業產品與藝術品的邊界逐漸模糊,設計的語言也變得多元化了,曾經以「理性」著稱的工業設計師們放棄了嚴肅的表情,也玩起了「無用」的藝術創作,將看似平常的物件在他們的手裡變了形,被賦予了性格和秉性。 這些思維跳躍的藝術家...